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金塔(第一更)
    “将我们吞掉的那只鲲鹏,莫非也是那些妖魔的一员?”沈落定了定神后,问道。

    “那只鲲鹏乃是妖师鲲鹏老祖后裔,神通广大,吞天食地都是小事,魔化之后神通更加大增,若非此妖出手,我东海龙宫岂会败于那些妖魔之手!”敖弘愤恨的说道。

    “此处莫非是那鲲鹏的肚子?”沈落迟疑了一下,问出了目前最关心的问题

    “只怕是的,我对那鲲鹏妖物也不甚了解,不过我们既然被其吞掉,应该是在其腹中,只是想不到此妖的肚内竟然另有乾坤。”敖弘四下望了一眼,说道。

    沈落闻言,虽然早有预感,心中仍旧咯噔了一下。

    “沈兄也不用担心,我们既然还活着,你的那些朋友,还有我的水兵们定然也无事,只要我等齐心合力,定然能够平安脱离此地。”敖弘似乎看出了沈落的担心,劝说道。

    “当是如此。”沈落听闻此话,精神也是一振,点了点头。

    “其他人暂且不说,我们先探查一下这座金塔吧,此物出现在这里,颇为蹊跷,说不定里面有逃生之路也未可知。”敖弘看向眼前的金塔,说道。

    沈落本就有探查此塔的想法,自然不会反对。

    二人纵身上了塔底的金色莲台,来到金塔入口前。

    结果这入口大门竟然是敞开的,里面黑漆漆看不到任何东西。

    两人彼此互望了一眼,一边警戒周围的动静,小心的朝着入口走去。

    可距离入口还有丈许距离的时候,前方虚空突然“嗤啦”一声,凭空浮现出一道白色光罩,将入口笼罩在其中。

    两人脚步一停,定睛望去,见光罩上缭绕着无数火花般的白光,发出轻微的噼啪之声,一看便知是极其厉害的禁制。

    沈落眉头一皱。

    白色光罩的光芒闪动间迸发出一股股宏大的灵力波动,远超他目前的境界。

    “果然,这金塔不是那么好进的,沈兄你退后一些。”敖弘嘿嘿一声,却并无丝毫退缩之意,右手一挥,掌心电光一闪,取出那杆梨花金枪。

    “敖兄,你在外面似乎受伤不轻,贸然调动法力,可会引发伤势?”沈落忙问道。

    敖弘出身高贵,修为亦高,人却很和善,甚至有些天真的感觉,沈落虽然和其初次相见,也不由得好感大起。

    “之前受创并不深,且我龙宫有疗伤秘术,已经没事了。”敖弘摇头说道。

    沈落这才安心,纵身退到了远处。

    敖弘两手持枪,上面金色电光骤然大盛,发出无数霹雳震响,沈落虽然退到了十几丈外,仍旧感觉心惊肉跳,急忙又退了一段距离。

    “龙战于野!”敖弘挽了一个枪花,身体半躬,一枪洞穿而出。

    这一枪没有任何花哨,唯一的特点就是快,以沈落目前的修为,也只看到了一道金色寒光闪过,战枪便刺在了光罩上。

    敖弘身周金光也一凝,形成一条五爪金龙虚影,顶端便是那柄战枪枪头。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无数金色电弧从战枪上爆发而出,将前面的白色光罩一下淹没其中,让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见此情形,沈落眼睛微眯,散发出神识,探查其中的情况,面上露出一丝喜色。

    无数金色电弧内,金枪枪头已经扎入了白色光罩内。

    敖弘嘴角也露出一丝喜色,身上金光越发浓郁,身周的金龙虚影摇头摆尾,奋力朝前面钻去。

    然而就在此刻,白色光罩上突然白光大放,一道碗口粗的炙白闪电飞射而出,劈在金枪身上。

    金枪上的金色电弧被轻易绞碎,然后轰隆一声巨响,金枪也被击飞了出去。

    敖弘双手虎口开裂,金色鲜血蜂拥而出,人也被震得踉跄后退。

    他体内的伤势似乎被牵动,“哇”的一声,吐出一小口金色血液。

    “敖兄,你没事吧?”沈落身形一晃出现在敖弘身后,扶住其的身体。

    敖弘的金色血液有两滴溅落在他身上,没有一丝腥气,反而散发出阵阵清香,让人闻之便觉得心旷神怡。

    “传闻中龙血乃极具滋补功效之灵物,果然如此。”沈落心中暗道,虽然有心收集,但当着敖弘的面却不太方便。

    “想不到这禁制竟然如此厉害,我破解不了,看沈兄你的了。”敖弘站稳身体,苦笑的说道。

    “敖兄修为远胜在下,你都破不了的禁制,我怕是更没希望……”沈落摇头说道。

    结果其话未说完,体内法力突然自动运转起来,绽放出耀眼金光,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还未等他做出什么举动,便觉手脚变得完全不听使唤,自己竟开始迈步朝着白色光罩走去,几步便到了光罩之前,抬手按在了上面。

    “嗡”的一声,白色光罩再次爆发出耀眼白光,一下淹没了沈落的身体,等白光消退,沈落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敖弘看到此幕,不觉瞪大了眼睛,愣在了那里。

    ……

    沈落只觉眼前一花,而后便出现在一处金色台阶上。

    他对于四肢身体及体内法力的掌控权回到他的手中,急忙收敛身上的金光,朝着周围打量而去,面色为之一变。

    他此刻不是在别处,正在那九层金塔最顶层的塔门外的台阶上。

    金塔周围的情况尽收眼底,下面的敖弘也看得清清楚楚。

    只是敖弘似乎没有看到他,还在入口前一脸焦急的来回踱步,时而驻足苦思冥想。

    沈落大声呼喊了几声,见没有作用,便向台阶下走去,想走到塔边,好让敖弘注意到自己,可刚走两步,一道环形白色光罩出现在前面,挡住了去路。

    这和在下面遇到的光罩一模一样,他只好停了下来,运起黄庭经,身上冲起耀眼金光,并且闪耀不已,试图引起敖弘的注意。

    可任凭他使尽浑身解数,下面的敖弘都毫无动静,更没有抬头向上看一眼。

    “看来这里的禁制将里面的情况彻底隔绝了。”沈落心中暗道,便也没有在徒然费力。

    白色光罩将金塔第九层整个笼罩在内,无法向下,他只得转身朝台阶上面走去,来到第九层的金塔大门前。

    塔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