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人妖殊途(第二更)
    “轰”的一声巨响!

    整座岛屿重重一沉,明王法相肩头被巨斧嵌入,而身处阵中的白霄云,肩头几乎同时有血光迸现,露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恐怖伤痕。

    很显然,这座大阵的阵枢不是别的,正是他的血肉之躯。

    白霄云肩头传来阵阵刮骨般的“咯咯”声响,听着就令人牙酸,他自己却好似浑然不觉一般,另一手虚空一握。

    那明王法相手中便有金光涌现,竟是再次凝成了一柄金刚伏魔剑,被他一手挥下,朝着那巨力神猿身上一斩而落。

    巨力神猿见状,立即收手一扯,想要将巨斧拉回。

    然而,那明王法相肩头却有一团金光漩涡盘踞,硬生生扯住了巨力神猿的巨斧。

    巨力神猿巨斧被禁锢,此刻想收手逃离已经来不及了,他的眼中终于露出一抹惊慌神色,忙大声喊道:“山鼋老弟,你再不出手,老哥今日就要交待在这里了。”

    其话音刚落,异变陡生!

    沈落众人所处的小岛猛然间剧烈一震,岛身竟是凌空而起,朝着一侧翻覆而去。

    不动明王大阵五极尽乱,石台尽毁,凝成的虚光法相也瞬间崩塌,其所斩落的那一剑在落下的瞬间,崩裂成无数碎片,消散开来。

    岛上众人,全都跌落水中,先前就已昏死的普通百姓死伤殆尽,仅余下十余名修士们遁逃而出,站立在波涛起伏的湖面上,心如死灰。

    白霄云一手捂着肩头伤口,眼中闪过一抹不解神色。

    残存的众人,纷纷聚集到了他的身侧,目光皆是望向了那个从水下缓缓浮上来的墨袍身影,自然正是小归。

    此刻,巨力神猿已经恢复了本来体量,低头看向身旁的小归,熟络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道:

    “山鼋老弟,下次可不能开这种玩笑了,吓死老哥了。”

    “大哥慌什么,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小归脸上浮现一抹笑意,随意说道。

    “山鼋,巨力神猿……看来你早就已经是妖魔的一员了。”沈落心中郁怒难平,咬牙道。

    “不错,我们两百年前就已是结义兄弟了。”小归大方承认道。

    “所以你一开始就在骗我,我们的位置也是你告知给他们的?”沈落拳头紧攥,问道。

    “原本我还以为需要费些功夫,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取信于你,还真是……呵呵,让人感动得很呢。”小归笑吟吟道。

    “小归,为什么?”沈落终究还是没忍住,问出了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叫我山鼋老祖!自古人妖殊途,势不两立,当年你与我结缘,本就是你强行拘押我过去,做那供你驱使的奴役,用过之后就随意舍弃,我如今反杀于你,不也是合情合理?”小归冷哼一声,说道。

    正说话间,高空中一道金光垂落,却是那金隼大妖重新掠回,也落在了巨力神猿身侧。

    两名大乘期妖物,一名出窍后期妖物,外加数百大小妖众包围,沈落等人已经完全深陷死局了。

    “好了,叙旧完毕,就由我亲自送你一程吧。”山鼋冷笑一声,说道。

    其话音刚落,单手虚空一招,一柄墨绿色巨锤就浮现而出,其上遍布龟甲纹路,一看就是以力量和坚固见长的宝物。

    只见其身形一跃,脚下便有层层水浪升腾,将其身躯托高至十数丈,手中墨绿巨锤上亮起一层朦胧绿光,朝着沈落等人当头砸落下来。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湖面上突然响起一阵佛语吟诵之声,一层金色光幕瞬间从沈落等人身外亮起,将他们全都笼罩在了当中。

    沈落听着那不动明王咒的声音,猛然回身,就无比惊讶地看到,白霄云盘膝坐在正中,身前横着那根锡杖,上面亮着明亮光芒。

    而在光幕东南西北四个正位上,正有四道模糊身影盘膝而坐,身前同样摆放着珊瑚佛珠和古旧佛经等物,竟是再次撑起了不动明王阵。

    就在这时,头顶上方顿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那层金色光幕猛然一震,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道顿时被倾泄下来,在下方湖泊上激起一阵排空巨浪。

    只有金色光幕庇护着的十数丈范围里风平浪静,丝毫不受外界影响。

    不等沈落出声询问,识海里就响起了白霄云的传音之声:“沈大哥,情况紧急,我长话短说。我以降神秘术请来四位虚幻神祇,助我布下不动明王阵,能够支撑的时间不长,你要抓紧时间,用遁术将剩余这些人带出去。”

    “我的乙木仙遁尚不纯熟,在陌生区域暂时还无法准确控制方向,只怕……”

    沈落眉头紧皱,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已经顾不上这些了,一旦不动明王阵被攻破,这些人连最后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也就都没有了。你最多可以带走多少人?”白霄云急切传音道。

    “若是早刻阵纹,我便可一次将所有人都带走,可眼下只能直接施展遁术,一次最多只能带走三人,想要将他们全都带离,至少得往返六次,而且每次施展遁术,都需要耗费些时间才行。”沈落连忙回答。

    “时间你不用管,全力施为即可,我绝计不会让他们打断你施法。”白霄云咬牙道。

    沈落闻言,便也不再迟疑,立即单手在胸前一掐诀,口中低吟起口诀来。

    “还在做垂死挣扎吗?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顽强。”山鼋一击不成,冷声笑道。

    “这次的大阵似乎不如上次坚固,我再试试。”隼支轻笑一声,身形一展,再次冲入高空,重新化作了百丈金隼。

    伴随着一声嘹亮鸣叫,其身形从云端骤然坠落,尖喙之上金光聚涌,带着锋锐无匹之势直刺而下,猛地撞击在了金色光幕上。

    “轰”的一声巨震!

    金色光幕上荡漾开一层强烈涟漪,连同其笼罩着的这片水域,重重向下一沉。

    盘坐正当中的白霄天顿时浑身巨震,身子猛然前倾,“噗”的一声,喷出一大口鲜血,而镇守四方的降神虚影也同样身形前扑,动作与白霄云如出一辙。

    很显然,所有的冲击除了被大阵阻隔一部分外,其余都被白霄云一人承受了。

    沈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隐隐作痛,却也无法替白霄云分担,只能全力催动乙木仙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