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四十八章 山鼋老祖
    众人见状,不敢打扰,这才各自散开。

    然而,沈落却并未真的运转功法调息,而是闭上双眼,放开神识,朝着四周探查而去。

    只是片刻之后,他就收回了神念,四周除了沈钰等人外,就再探查不到其他法力波动了。

    对于这个结果,沈落不喜反忧。

    不管传音给他的是什么,其要么是能够在他神识探查范围之外传音过来,要么就是潜藏在他身侧,令他神识无法察觉。

    不论是哪一种状况,对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真的是你吗?沈落……”就在这时,那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听闻此言,沈落双目骤然睁开,满脸的难以置信之色。

    “你是谁?你在哪儿?”他压抑着心中惊疑,同样以神识传音回应道。

    “是啊,分别了太久太久,你不记得我了,也是正常。”那声音再次响起,沈落依旧觉得陌生。

    “你到底是谁?为何认识我?”沈落再次问道。

    “想知道我是谁,不妨来湖底一叙。”那声音竟是主动暴露位置,邀请了他。

    沈落略一犹豫,还是站起了身。

    “沈钰,白壁,你们在此稍待,我去湖底修炼片刻。”他与众人交待一声,便大步来到湖边,身形一跃落入了水中。

    沈落进入湖中,当即身形一沉,朝着水底而去。

    他手掐了一个避水诀,身上蓝光亮起,一层光膜随即覆盖而上。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看似碧蓝的湖泊,竟然有近百丈深,只潜入了一半,四周的光线就变得幽暗起来。

    等来到湖底深处,四周已经是幽黑一片,只有沈落身外蓝光,如一盏孤灯亮在其中。

    他双目一凝,借着幽暗蓝光朝着四周打量而去,但见湖底空空荡荡,连游鱼都不见几只,只有一些泥龟老鳖被他惊扰,从湖底淤泥里爬起,朝四周游弋而去。

    在其身前不远处,湖底横着一块十来丈长的巨石,上面生满了水垢青苔。

    沈落翻过巨石,来到另一侧,视线一扫后,依旧不见任何人影。

    正在他打算去往更远处寻找时,那个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只是这一次却不是传音,而是就在他身边响起:

    “看来真的是你……”

    沈落悚然一惊,猛然回头,朝着身后横亘的那块巨石看去。

    那看似岿然不动的巨石,忽然剧烈震动,一端忽然抬了起来,并朝着他这边弯折过来,其上更是忽然有两团金色光芒亮起,如两个巨大灯笼亮在了前方。

    沈落这才惊觉,眼前的“石头”并非死物,而是什么异兽的头颅,而那两盏灯笼便赫然是它的两只眼睛。

    一只头颅已经如此庞大,那它的身躯……岂不是该有那座小岛那么大?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沈落忍不住喝道。

    “后辈水裔皆称我山鼋老祖,不过我还有个它们都不知道的名字,叫做小归。”那异兽头颅缓缓开口,说道。

    “山鼋老祖,小归……你是小归!”沈落反应了许久,才终于记起这个名字。

    那是他在现实当中通灵出来的第一只水裔妖族,在古化灵追杀他时,还曾于他并肩而战,帮助过他,只是后来通灵出浪生之后,就与小归解除了契约。

    “你真的是小归?”沈落仍是有些难以置信。

    当年他初见小归时,后者还是一个连人言都不能吐的水族小妖,与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哪有半点相似之处?

    “一别千年,总归是有些变化的,我修行虽慢,胜在寿元绵长,也跌跌撞撞到了如今的出窍期,身形长大了不少,你们所处的那座小岛,便是驮负在我的脊背上的。”自称小归的妖物说道。

    “你身躯如此庞大,为何先前我丝毫察觉不到你的气息,就连神识探查也一无所获。”沈落闻言,暗暗心惊,又忍不住问道。

    “这个嘛,算是我的一个本命神通了,你可以称之为‘龟息术’,其能助我掩藏身形,一旦催动到极致,大乘期修士都未必能发现我的踪迹。”小归缓缓说道,语气里竟隐隐有些自得之意。

    沈落见此,终于相信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小归了。

    “实在没想到,竟然还能再次见到你,更没想到你还能记得我。”沈落有些怅然道。

    “你我虽然相交时日不长,但正是那段经历开阔了我的视野,也令我获益良多,我自然不会忘怀。对了,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小归问道。

    “被一头大乘期妖物追杀,逃到了这里。”沈落目光微凝,说道。

    “大乘期……你们能够逃出来,还真是不容易。”小归说道。

    其一语说罢,硕大的脑袋忽然向上一抬,两只金色眼眸凝望向了水面方向。

    “怎么了?”沈落有些不安道。

    “有一股强大气息正在靠近,速度很快。”小归说道。

    “是那金隼大妖追来了!我得马上走了……”沈落神色严峻,说道。

    说罢,他便身形一纵,极速朝着湖面上冲而去。

    湖水当中激起一道水浪,在湖面骤然分开,沈落的身影从中一穿而出,落在了水面上。

    他仰头望去,就看到一道金光如流星一般骤然划过,朝着水面落了下来。

    在其落下的瞬间,身上金光消散,沈落看清里面的人影,这才松了口气,露出些许笑意。

    “霄云!”他扬声叫道。

    白霄云目光扫过沈落和其身后小岛,见众人纷纷在岛上向这边张望,也终于松了口气。

    “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我回去的时候,整个峡谷都被夷为了平地。要不是靠着白壁身上的印信标记,我都不知道去哪里找你们。”白霄云走上前来,急切问道。

    “唉,你走了没多久,那头金隼大妖就找上了门,我们只得逃入峡谷下的地底暗河,才一路逃到了这里。”沈落叹了口气,说道。

    “镇海关那边也已经失守,甚至比剑门关陷落得还要更早,里面早已经被妖魔盘踞。我去探查的时候,被一头极其敏锐的听山妖发现,缠斗在了那里。一时间脱不开身,给耽误了功夫,还好大家都没事。”白霄云闻言,神色凝重地说道。

    “那头金隼大妖看样子是盯上我们了,得尽快找到暗河通道,穿过镇海关才行。”沈落沉吟片刻,说道。

    “暗河水道错综复杂,恐怕不是短时间内能够找得到的。”白霄云有些忧心道。

    “这个……正好有个朋友可以问问看。”沈落闻言,眉头微微一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