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是你吗?
    后方传来一声厉喝,沈落扭头望了一眼,就看到一道金光急追而至,当中那金色人影就如同一杆箭矢,笔直追射了过来。

    他神色不禁一变,眼中闪过一抹焦急之色,只能全力催动丹田和法脉中的法力,浑身蓝光暴涨,毫无保留地倾力催动着水浪。

    其身下水浪连同前方的数十条水蟒身上,也同时亮起水蓝光芒,其奔涌速度顿时暴涨一倍,立即拉开了与身后隼支的距离。

    然而,还不等他稍稍松一口气,身后呼啸之声再次响起,那金光中的男子速度也随之暴涨,其与沈落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缩短,反而更拉近了许多,眼看就要追上来了。

    “说,那大乘期修士在哪儿?”隼支单掌朝前探出,口中一声厉喝。

    其掌心金光喷涌,在虚空中凝出一只硕大的金光巨爪,朝着沈落抓了过来,爪尖距离他飘飞的衣袂不过寸许距离。

    沈落心中一沉,身形向后一扭,手腕骤然一甩,衣袖之间顿时有数道华光亮起,身上仅剩的七张落雷符全无保留,一股脑地都扔了出去。

    七张符纸上下错落,在飞出的瞬间,表面符纹顿时亮起,一道白光同时闪耀。

    “轰隆隆”

    七声狂暴雷鸣叠加而起,七道粗壮雷柱交错而出,彼此之间相互碰撞,顿时炸裂出七团硕大无比的球形闪电,其上更有道道电光奔涌而出,如神祇雷鞭肆意扫向四周。

    “噼里啪啦……”

    阵阵电光炸响,隼支身形一纵,就欲从电光空隙当中穿身而过,然而他才刚一近前,就发现那一团团球形闪电之间看似留有空隙,实则彼此间有一股无形力量相互牵引着。

    他身子刚入空隙,衣袖便给一道肉眼难辨的电弧扫中,发出“啪”的一声响。

    下一瞬,一连串密集无比的电弧如鞭炮炸响一般,在隼支身侧连响不断,一股无形的拉扯之力竟如胶似漆一般粘在了他的身上。

    更令他有些意外的是,在这股力量缠上他的同时,周围那七团球形闪电便像是得了什么指令一般,瞬间收缩集中,朝着他的身躯冲撞而来。

    “轰”的一声爆鸣!

    七团球形闪电骤然合一,轰然炸裂,一股巨大无比的冲击气浪,裹挟着丝丝缕缕犹不消失的电丝,席卷向四面八方。

    沈落感受到身后冲击而来的气浪,根本不做任何抵抗,只是运转起黄庭经功法,用后背硬生生接下这气浪冲击,并在这股力道的推动下,加速朝暗河下游逃离而去。

    这时,在他身后不断传来轰隆隆的崩塌声,却是暗河上方的穹顶,在雷暴力量的冲击下,开始寸寸崩塌了下来。

    不断砸落的巨石土块,很快阻断了后面的河道,也几乎隔开了整个暗河通道。

    沈落浑身大汗淋漓,直到这时,才重重地吐出了一口长气。

    只是,他心里清楚,眼下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便继续驾驭着水流朝着下游疾冲而去。

    约莫一个时辰后。

    一座山崖下的涵洞口处,数十条水蟒齐头并出,涌进了一片占地面积极广的碧蓝湖泊中。

    湖泊正中,有一座方圆不过百丈的湖心小岛,上面葱郁一片,生着茂密而低矮的灌木丛,只在岛中央高高隆起的地方,长着一棵数十来丈高的大榕树。

    榕树主干挺拔,树冠茂盛,如同一把绿色大伞,撑在了岛中央。

    沈落瞥了一眼极远处的湖岸,视线却开始有些模糊,一身法力即将耗尽不说,一直紧绷着不敢松懈半点的心神,也终于到了极限。

    他催动着水蟒游向湖心小岛,速度变得越来越慢,水蟒身上的光泽也越来越暗,身形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直到临近岛边时,水蟒身形终于无法维持,重新化为了水浪,在将众人送上岸边的一瞬间,“哗啦”一声,彻底消散开来。

    沈落自己则是直接眼皮一翻,直接昏倒过去,落入了湖中。

    沈钰几人见状,连忙七手八脚将他抬上了岸。

    “前辈他……”沈钰询问道。

    “法力和心神消耗过剧,昏死过去了,应该无碍。”白壁查看过后,说道。

    “白前辈探路迟迟未返,沈前辈又昏死过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沈钰看了一眼横七竖八躺倒在岸边的众人,忧心忡忡道。

    白壁略一犹豫,在沈落袖中翻找了一下,重新取出隐踪幡。

    此宝催持的法门他也会,只是法力不如沈落浑厚,能够维持的时间不长罢了。

    “先带大家去岛中央的树下,我张开屏障隐藏踪迹,等沈前辈醒来之后再做打算。”白壁眉头紧皱,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沈钰叹道。

    于是,众人七手八脚将沈落抬到了岛中央的榕树下,暂时休息了下来。

    ……

    沈落一连睡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有转醒过来。

    昏昏沉沉之际,他似乎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连续响起:“是你吗……是你吗……”

    骤然间,他猛的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喊道:“是谁?”

    他这一声叫喊,将周围沈钰等人全都吓了一跳,白壁更是手上一颤,连催动隐踪幡都中断了下来。

    “前辈?”沈钰马上来到近前,急忙问道。

    沈落视线有些茫然,看向沈钰,开口问道:“方才是谁在我耳畔说话?”

    “说话?没人在你耳边说话啊。”沈钰神色古怪,惊奇道。

    白壁等人也都围了上来,一脸疑惑地看向沈落,似乎都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难道是做梦了?也不像啊……”沈落自顾自地暗自沉吟道。

    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是你吗?”

    沈落这才惊觉,那声音不是响在他耳边,而是响在他的心间,有人在与他心神传音!

    “方才发梦了,你们不必在意。”他面上神情不变,只是向后挪动了一下身躯,靠在了背后的榕树上,与众人说道。

    “前辈,你真的没事吗?”众人见状,将信将疑。

    “没事,我要打坐调息片刻。”说罢,他便自顾自盘膝坐好,抱元在怀中。

    …………

    友情推荐朋友的新书《冒牌兵王》^^

    怕死不当兵,当兵不怕死

    吴缺很怕死

    却一不小心成了兵王

    踩着变异兽的尸骨怒吼

    是你们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