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惨烈
    “鹿前辈,我跟你走。”虬髯大汉率先响应。

    “我们也走。”果不其然,先前那几名散修,也都纷纷应声道。

    一时间,在场众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不少人甚至向沈落投来责怪愤怒的眼神。

    “鹿前辈,诸位道友,莫要说气话。”那名耄耋老者讪笑着,想充和事佬。

    他哪里知道,这些人早就去意已定。

    鹿雍也只是瞥了他一眼,根本没有说话缓和的意思。

    这时,白霄云忽然向前走了一步,鹿雍几人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

    “人各有志,诸位既然要走,我们也不便强留,就请离开吧。”白霄云目光微凝,说道。

    说话间,一股无形气势散发开来,顿时令在场所有修士心中狂跳。

    他的态度与沈落一致,甚至更加强硬,竟是直接下了逐客令。

    原本不少起了其他心思的修士们,碍于沈落先前言语,不敢直接抛弃亲族,跟鹿雍他们走,眼下再一看白霄云的样子,顿时收起了所有不该有的心思。

    毕竟,比起一个出窍期修士,还是大乘期修士更可靠些。

    鹿雍环视四周,见除了先前跟着他的几人外,再无其他人站队跟随,心中暗骂一声,嘴上却只能恭敬道:“那晚辈就告辞了。”

    说罢,略微抱了抱拳,就带着那几人转身离开了。

    沈落看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并不觉得有什么损失,心底暗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他们……真的走了,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等到那些人走远了,陈川才开口问道。

    “待我修养几日,伤势恢复一些后,独自潜入巫山,寻找一条可以通行的路径。”白霄云沉吟片刻后,说道。

    “巫山内大妖巨魔不在少数,你一人潜入,风险实在太大了。”沈落闻言,立即蹙眉道。

    “不错,此举实在太过冒险,不妥,不妥……”其余人也纷纷劝阻道。

    “除此之外,恐怕也没有别的方法了。”白霄云沉吟道。

    “我这里倒是还有个办法,可以试一试。”沈落先前已经有了思量,随即说道。

    “什么办法?”众人忙问道。

    “一路向东绕行,将整个巫山山脉绕过去,到时候从镇海关过去,再向西北绕回长安,如何?”沈落说道。

    众人听罢,纷纷陷入沉思。

    “这样虽然绕路极远……但似乎是要安全更多。”一人沉吟道。

    “倒是暂时还没收到镇海关陷落的消息……”陈川面露犹豫之色,迟疑道。

    “如今各地联络早已断绝,谁知道那边有没有攻破,我们贸然赶过去,只怕还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另一人也担忧道。

    “关于这一点,其实无妨。诸位有所不知,镇海关那边地质特殊,地下有许多入海暗河侵蚀出来的地窟通道,我们到时候可以从地下水道偷偷潜行过去。”沈落解释道。

    镇海关位于禹州境内,临近东海,沈落其实从未去过。

    关于这些暗河水道的消息,他也只是过往从一些古籍上看到过,眼下说出来更多是为了稳定人心。

    “若是如此,倒当真是个良策。”陈川略一思量,点头道。

    其余人也觉得此法可行,纷纷点头附和。

    “既然大家没有异议,再休整半日后,继续出发。”白霄云盖棺定论道。

    没了鹿雍等人,加上先前在剑门关损失的人手,整个队伍里的修仙者,也剩下了不过二十来人,普通百姓更是损失惨重,只余下了百余人。

    这支士气低落到了极点的队伍,在白霄云的带领下,艰难地踏上了向东迂回之路。

    ……

    时间一晃,已是数月以后。

    禹州地界,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中,数百头体型巨大的青色蟾蜍,在林间此起彼伏的跳跃奔腾,将密集的山林成片成片地压倒,不断激起阵阵烟尘。

    这些青色蟾蜍浑身肤色犹如青铜,上面密密麻麻地生着毒腺疙瘩,上面结着一层好似铜锈般的粉末结晶,随风飘洒一地。

    粉末落地之处,无论花草还是树木,皆是瞬间枯萎变黄,就连地上泥土也难以幸免,染上一层墨绿痕迹,就此变为废土。

    然而,在为首的一只巨型蟾蜍的脊背上,却盘膝坐着一个身形低矮的老者,身上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绿袍,却仍是被其肥硕的身材撑得鼓鼓胀胀。

    老者面容颇为丑陋,额头又宽又平,鼻子又扁又塌,两只眼睛倒是出奇的大,配上一张宽大肥厚的蛤蟆嘴,怎么看都像是老蛤蟆成精的模样。

    老者双手抱元在身前,似乎是在打坐,下巴连到脖子的地方鼓着两个大包,随着其呼吸节奏一伸一缩,嘴角边便有两缕墨绿色的毒气一下一下地冒出。

    就在这时,老者头顶上方忽然传来一声尖锐啸鸣,紧接着,便有一道巨大阴影在半空中盘旋而至,朝着这边落了下来。

    蛤蟆老者收起抱元架势,仰头望去,就见一头丈许来长的巨大金雕,正舒展双翼滑行而至,在即将落下的时候,双翼一收,浑身金灿灿的羽毛顿时被流光覆盖,化作了一个头戴攒珠黄金冠的中年男子。

    这男子容貌颇为俊朗,眉毛斜飞入鬓,双眼锐利含光,一只鹰钩鼻子弯折的弧度刚刚好,看起来没有半点阴鸷之感,只是其神情却是十分冷漠。

    “隼支道友如此神情,看样子是没能找到那些丧家犬了?”蛤蟆老者当先开口,笑问道。

    “哼,老蛤蟆,你也别笑话我,你的那些徒子徒孙们,不是一样被人家耍得团团转,找了那么久,也一样没能找到那些人。”名为隼支的鹰鼻男子,冷哼一声道。

    “算了,咱们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找那些人,不过是些苟延残喘的蝼蚁罢了,咱们得速去东海支援,若是耽搁了功夫,可真就得不偿失了。”蛤蟆老者闻言也不生气,只是摆了摆手,劝说道。

    “不行,从这些人的行迹来看,他们很明显是向着东边来的,说不定就是去东海掺和的,我必须找到他们。”隼支眉头紧皱,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