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一十一章 危局
    沈钰双手在身前结了个法印,抬手一招,虚空当中立即有水汽凝结,化作数十道水箭穿梭而出,射向冲在最前面的几头尸鬼。

    “砰砰砰……”

    一阵雨打芭蕉般的清脆声音响起,冲在最前方的数头尸鬼身形纷纷一顿,栽倒在了地上。

    然而,紧接着,其中两头尸鬼,却又晃悠悠地爬了起来,再次朝着这边冲了上来。

    沈钰目光一凝,手掌再次一甩,又是两道水箭迸射而出。

    虚空当中,两道蓝光一闪而过,那两头尸鬼头上应声破开两道孔洞,双眼幽绿光芒一熄,颓然倒在了地上,不复再起。

    “它们的要害在头上,只有将其头颅斩掉或是打穿,才能彻底灭杀。”沈钰再次大声喝道。

    说罢,她抬手在腰间一扯,那条围在腰袢的水蓝色长纱就被她自行解了下来,手腕一抖之下,就如一道水浪直扑而出,冲向了尸鬼队伍。

    沈家其他人见状,有的从身侧解下兵器握在手里,有的从怀中取出符器驱动而起,等到尸鬼再靠近些许,纷纷冲了上去,与之厮杀在了一起。

    古宅废墟内,沈华元将沈家其余众人聚集在一座保存还算完好的房屋内,将所有马匹也都解了车驾,集中赶在了屋外的院落内。

    他则与另一位修士沈铨,一前一后将众人夹在中央,警戒护卫着。

    就在这时,他忽然记起,方才只顾着将沈家这些不通术法修行的族人集中过来,匆忙之下却忘了还有个远离众人的沈落。

    “沈铨,你单独守候片刻,我去将那沈落也接过来。”沈华元略一犹豫后,说道。

    “家主,我一个人,恐难护住大家啊,他既然是修行中人,应该是有自保之力的。”沈铨心有余而力不足道。

    “那人虽说也是修行之人,可毕竟身负重伤,修为尚未恢复,单独留在外面实在危险,我们沈家人不能见死不救。”沈华元皱眉道。

    “大小姐已经救过他一次了,我们,我们做的足够了……”沈铨神色急切道。

    沈华元闻言,神色犹疑,心中却是在想女儿先前所说的话,若是这沈落真的是凝魂期修士,那等他恢复了修为,对沈家来说可就意义重大了。

    眼见沈华元还在犹豫,沈铨忍不住再次劝道:“家主,你先看看这屋里的状况……”

    沈华元闻声,缓缓低头,扫视了一眼屋内。

    只见地面上,拥挤地蹲坐着数十人,当中有男有女,全都是年富力强的青壮和年纪尚小的孩童,他们不过是沈氏家族中很少的一部分人。

    而族中更多的人,更多的老弱之人,早在城破之时,就已经或主动或被动地留了下来,将生存的希望让给了眼前这些人。

    护住了这些人,也就是护住了沈家的未来。

    沈华元看着他们脸上惊恐的神色,和眼中仅剩的希冀,只能重重叹息一声,默然走回了墙边,负手而立。

    沈铨见状,刚松了一口气,头顶上方的屋顶就“轰”的一声,破开了一只大洞。

    一头身形高于寻常两倍的狰狞尸鬼从天而降,与破碎的瓦砾烟尘一起,直接砸在了沈铨的身上,当即就将其砸得昏厥了过去。

    屋内众人顿时大惊,全都惊慌站了起来,眉头苍蝇一般乱跑起来。

    沈华元心中一紧,一掌挥出,将早已腐朽的屋门大成齑粉,对众人喝道:

    “往门外跑。”

    沈家众人尖叫连连,一时间根本止不了乱。

    “不要乱!”

    沈华元无奈大喝,只得一步上前,将两个失了分寸乱闯的族人单手抓起,双臂一抡率先扔了出去。

    其他众人见状,这才忙朝着门口的方向跑了出去。

    落入屋中的尸鬼,哪肯让这些送到嘴边儿的血食跑掉,长满又长又尖指甲的大手顺势一捞,就朝着一个沈家幼童身上抓了过去。

    那幼童踉跄着几乎要跌倒,眼看着就要落入尸鬼手中。

    这时,大殿内忽然闪过一道雪白亮光,一声“轰隆”雷鸣骤然炸响,一道雷光从虚空落下,猛地劈打在那尸鬼手臂上。

    尸鬼手臂上“嗤”的一声响,被炸开一道触目惊心的口子,里面冒出一股青烟,散发出阵阵恶臭的同时,更有大量黑色腐液流淌而出。

    其本就属于阴鬼之物,对雷电之属最为畏惧,口中狂吼一声,幽绿眼眸里满是愤恨之色,却没敢继续攻击,而是转头望向了沈华元。

    沈家一名弱冠青年趁机俯身,一把抱起那名幼童,冲到了院外。

    沈华元在扔出那张小雷符后,又从怀中取出一柄手掌来长的赤红小剑,将一张黄濛濛的符纸贴在了上面,随即抬手一抛。

    只见那赤红小剑上光芒一亮,瞬间涨大到两尺来长,浑身闪着灼热光芒,径直朝着尸鬼头颅疾射而去。

    尸鬼见状,口中一声厉啸,抬起仅剩的独臂,五指如钩般一抓,就将赤红符剑死死抓在了手上。

    赤红符剑上顿时红芒大作,当中散发出的炽热光芒越来越盛,剑锋与尸鬼枯爪剧烈摩擦,一时间僵持不下,谁也奈何不得谁。

    沈华元眉头深锁,心中期盼着沈钰他们早点发现这边的异状,能赶紧回援。

    可天不遂人愿,还没等到沈钰等人回来,屋内墙壁却轰的一声裂开,从中撞出一头体型更加庞大的尸鬼,满身尘土地撞向了沈华元。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

    沈华元只觉得被一座小山砸中一般,身子猛地横飞了出去,直接撞断了一根房柱,如破麻袋一般摔在了院子当中。

    他强撑着站起身,却是忍不住“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来。

    刚刚逃到院子里的沈家众人,眼见沈铨生死不知,家主又被打得口吐鲜血,皆是惊惧万分,年幼的孩子们更是忍不住哇哇大哭,加之院中马匹受惊嘶鸣不已,一时间乱做一团。

    这时,两头尸鬼也横冲直撞地冲了出来,丝毫不给沈华元喘息之机,一个朝着他冲了过去,一个则扑向了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