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百零七章 沈家后人
    “沈道友,听你的口音,倒像是本地人士,只是不知先前居于何处,为何会受伤,又为何会落在那峦水河畔?”沈华元目光微凝,落在沈落脸上,问道。

    沈落一时不知该如何描述自己从何而来,只好将其忽略,含糊答道:

    “昨日在登平城,遇到妖兽巨虫围城攻击,一时没忍住,出手与之交战,结果被云中藏匿的强大妖兽出手重创,后又被巨虫击伤,跌入了河中,不知不觉间竟然漂流到了此处。”

    听闻此言,沈华元脸色微变,目光也沉了下来。

    沈钰也是眉头蹙起,眼中闪过一丝怀疑神色。

    周围众人,看向沈落的目光也都发生了变化,有的甚至低声交谈了起来。

    “沈钰道友,你们为何有此反应,是觉得沈某所言不实吗?”沈落皱眉道。

    “沈道友,你口中的登平城十数年前就已经被妖魔攻破,早已经城破人亡,不复存在了。这个谎言,说得实在有些粗陋。”沈华元冷哼一声,说道。

    “什么?那个不是登平城吗?”沈落诧异道。

    “家主,我看他多半是妖魔的奸细,故意混进我们族中,想跟着混入下一座城池,咱们还是先把他捆起来再说。”一名客卿模样的人,开口喊道。

    其余众人闻言,也都觉得有理,毕竟这种事情,在大唐国境幸存的城池中,发生了不止一次。

    “你说昨日见到巨虫攻城,云上还有强大妖魔隐匿?”沈钰沉吟片刻,问道。

    “不错,那云中之人似乎……似乎叫做千阎老祖。”沈落仔细回忆了一阵,想起一个名字,连忙说道。

    他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的目光,全都直勾勾地看了过来,神色愈发古怪。

    “沈道友,你昨日看到的那座城池,不是登平城,而是春华城!”不等他发问,沈钰已经给出了答案。

    “什么?那里是春华县城?”沈落忍不住说道。

    在他的印象里,春华城不过是个人口不过十万的小小县城,怎么可能是昨日那等城墙高耸的巨大城池?

    “县城?看来你是很久不曾来过登州了吧?”沈钰皱眉问道。

    “自灾变以来,就从未来过了。”沈落收起惊讶,顺水推舟地说道。

    “那就怪不得了,当年登平城被攻破以后,城中逃难出来的百姓,就涌到了春华城,在城中留了下来,将整座城池扩建成了现在的规模。想来你是匆忙当中,认错了。”沈钰松了口气,说道。

    沈落闻言,不禁呆在了原地。

    昨日那座城池竟然真的是春华城,是自己实实在在的故乡。

    其余众人听罢,这才互望了几眼,稍稍打消了疑虑。

    “那现在春华城如何了?”沈落脑中犹记得城内血流成河的凄惨景象,半晌之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们逃出来的时候,城门已经被攻破。而城门一旦被攻破,就基本上再没有可能守住了。之后妖魔不但会大肆屠戮百姓,更会摧毁城池和房屋,想来那里也已经是一片焦土了。”沈钰神色一黯,有些苦涩地说道。

    沈落听罢,心中一沉,脸上不禁闪过一抹哀伤神色。

    片刻后,他收敛了一下心情,抬起头向外望去,忽看到前面停着的一辆马车上,绑着一块硕大的暗红匾额,上面书写着“沈济堂”三个大字。

    沈落不禁一愣,那“沈济堂”的名字,不正是他们沈家药铺的名字么,怎么会绑在这一队人马的车驾上?难不成……

    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瞳孔也不禁涨大了一分。

    “敢问沈家主,你们族中经营的什么生意?”沈落试探问道。

    沈华元闻言,有些不解沈落为何突然会有此问,但还是开口答道:“我们自先祖元阁公时起,就世代经营草药生意,一直开着沈济堂,悬壶济世。”

    沈落听罢,心中一震,终于明白过来,眼前这支沈氏族人,多半就是千年前自己弟弟沈辞那一脉的后人,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相聚。

    眼见沈落再次陷入沉默,沈华元与沈钰也都觉得奇怪,互相对视了一眼后,问道:

    “沈道友在想什么,如此出神?”

    “没什么,只是觉得缘份一事实在奇妙,我家祖上也是行医之人,不过只是赤脚游医,没留下什么家业。”沈落笑了笑,说道。

    “如此说来倒真是奇妙,你我祖上同为一行,你还与我们家族先祖同名,看来能够相逢,也是冥冥中注定之事。”沈华元点了点头,道。

    沈落听罢,心中忽然一动,开口问道:“这么一说,我倒是对你们祖上那位沈落前辈十分感兴趣,不知其生平可有何事迹,能否讲解一二?”

    他面上看似平静如水,心中却是颇有波澜。

    若是能够从这些后辈口中得知自己的生平事迹,不就意味着等他回到现实,所得知的事情就会全都变成未发生的,岂不等同于知晓了未来。

    沈华元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迟疑之色,并未立即答话。

    “那位沈落老祖的生平事迹,家族中鲜有记载,只知道他很早就离开了家族,踏上了修行之路。之后极少返回,也只为家族留下了传世功法,所以我等后辈虽然对其尊崇有加,更神往万分,却也不清楚在其身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样的事迹。”沈钰倒是大方开口,答道。

    “那真是可惜了,听道友这么一说,倒觉得贵族那位先祖也是个了不起的人,能与之同名,也是与有荣焉。”沈落听罢,笑着说道。

    他心中虽然有些惋惜,却也没有继续再问,否则此等举动,难免惹人怀疑。

    “沈道友,不知道你接下来有何打算,是要去往何处?”沈钰也笑了笑,问道。

    “唉,实不相瞒,我这些年一直隐居在山林之中,避世不出。前些日子所居的山谷中出现了大量妖物踪迹,无奈之下才前往的登平城……哦,是春华城,没想到到了城内没多久,就遇到了妖魔攻城,眼下也是无处可去。”沈落长叹一声,说道。

    “自灾变以来,如今整个大唐境内还存有的人族聚居之城已经所剩无几,前不久众多妖魔部族更是开始大举进犯各城,春华城已经是整个登州仅剩的最后一城了。如今城池被攻破,我们打算直接投奔建邺城去,那里是附近残存的最大的人族城市了。道友既然无处可去,眼下也伤势未愈,不如同我们一起吧。”沈钰略一犹豫,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