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只可智取
    沈落一眼就看到,那蚌妖竟然再次现出了真身,正左右合着蚌壳,要吞食聂彩珠。

    在其蚌壳之上,能够看到一道寸许来长的裂痕,四周有明显的黑色焦痕,显然是被先前那道落雷符所击中时,留下的痕迹。

    “住手!”沈落口中爆喝一声,袖中一道落雷符已经再次投了出去。

    蚌妖吃过一次亏后,早已经有防备,眼见符光亮起之时,张开的蚌壳当中突然透出一道浓郁的紫色光芒,透入高空映出一片紫霞,竟恍如佛光一般。

    落雷符方一炸裂,那白色雷光就被这片紫霞挡住,所有威势全消,再无法伤及蚌妖分毫。

    随着雷光逐渐消失,那紫霞也开始一点点消散。

    然而,就在所有光芒收敛的瞬间,一道人影却突然从光芒余烬中跳了出来,手中两柄铜锤同时朝着蚌壳上的裂痕处,猛砸了下去。

    蚌妖显然没有预料到浪生的突袭,那紫色霞光虽然再次亮起,却没能全力施展开来,就被浪生两锤砸了下去。

    “砰”“砰”

    随着两声巨响传来,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弹起,浪生倒飞而出,跌落在了一旁。

    蚌妖也被打得蚌壳一合,传来一阵巨震之声。

    沈落趁机欺身而上,脚下斜月步法施展,带起一片月光碎影,身如魅影一般冲到了巨蚌身前,一手揽住聂彩珠纤腰,一掌拍向蚌身。

    青阳手的力道透体而出,打在蚌身上后,同样激起一阵反震之力。

    沈落便借着这股力道,带着聂彩珠向后一退,以斜月步法与蚌妖拉开了距离,被他揽在怀中的聂彩珠,却是直接被震晕了过去。

    “你们找死……”

    蚌妖终于怒极,身上粉光收敛,紫光大盛。

    只见其身形极速缩小,竟是直接幻化成了一名身段玲珑的紫裙少女,其前胸后背和手脚四肢上,都覆盖着一块块巴掌大小的粉白铠甲,似乎是蚌壳所化。

    在其手上,还拎着一根三尺来长的白色苗刀,看起来好像也是以蚌壳所化。

    沈落不敢大意,将聂彩珠放在身后墙边,一手按着鬼啸环,一手夹着一张落雷符,满眼警惕地盯着蚌妖。

    这辟谷后期的蚌妖,防御之力实在强悍,恐怕至少得四张落雷符同时激发,才有可能强行破开她的蚌壳防御,可惜他身上也就仅剩下两张落雷符。

    不过,即便他有足够多的落雷符对敌,以他如今辟谷初期修为,也无法同时激发,毕竟现实中的他,丹田法脉都与梦中相差太远,体内法力更是如此。

    而想要绕开她的蚌壳,直接攻击其要害,却同样是难上加难。

    沈落有些后悔,先前追出来的时候太过着急,没有带着那张地府的通灵契约,否则眼下就可以尝试召唤勾魂马面过来帮忙了。

    他倒也不是没有想过,直接以飞行符带着聂彩珠逃跑,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那蚌妖既然能够控制聂彩珠梦游,想必对他家里的状况,也就一清二楚。

    若是他带着聂彩珠一走了之,那蚌妖寻找不到,难保不会对他的家人出手。

    所以,沈落当下左右为难,却也只能迎头硬上,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便不能遁逃而走。

    正思量间,那蚌妖所化的紫衣少女突然身形一动,朝着沈落直冲而来。

    其速度之快远超先前,只是人影一闪,手中尖刀就已经递到了沈落胸口,刀锋之上闪过一点寒芒,竟是直接将沈落刺了个透心凉。

    化作紫衣少女之后,其速度竟赫然增快了一倍!

    不过,刀锋入体的瞬间,紫衣少女就察觉到了不对,眼中闪过一抹惊疑之色。

    果不其然,那个被刺中的“沈落”身影突然涣散开来,从旁滑出一道道模糊的人形残影,而残影脚下的地面上也好似有月光碎裂,幻化出一片片明暗交替的月影,向着一旁横移开来。

    沈落的身形便从残影中重新显现,身上完好无损,根本没受半点伤。

    他如今的斜月步已臻大成,虽然距离施展乙木仙遁还有极大距离,实战当中却已经能够自由发挥,助益实在良多。

    沈落影再次划出一串残影,这次却是直接绕到了蚌妖身侧,手中鬼啸环发出一阵尖啸,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音波汹涌而出,直奔蚌妖腋下而去。

    化身少女的蚌妖,手肘向下一沉,附着在臂膀上的蚌壳甲片,直接挡住了鬼啸音波,稍稍一震,就将所有音波打散。

    其随即一甩手,一柄白色飞刀,就从掌心疾射而出,直刺沈落心口。

    沈落只得连忙运转斜月步,闪避开来。

    这时,浪生也已经重新站了起来,冲到了沈落身边。

    “此獠修为远在你我之上,只能智取,不可力敌……”沈落压低声音,对浪生说了一番安排。

    “全听主人的。”浪生连连点头。

    其话音刚落,紫衣少女就已经朝着两人冲了过来,其手中白色苗刀骤然一挥之下,突然生出一连串刀刃虚影,连续不断,朝着沈落笼罩过来。

    沈落这一次没有再以斜月步逃离,而是手腕一抖,十数支水箭同时从袖中疾射而出,打向四面八方笼罩而来的刀刃虚影。

    两者相撞之际,水箭尖端忽然雷声大作,十数道小雷符同时闪亮,引来十数道雪白雷光从天而降,瞬间将四周房屋院墙炸得砖石乱飞,烟尘四起。

    烟雾当中,紫衣少女视线受阻,前冲之势一止,忽听得耳畔风声大作,连忙向后一背身,竟是使出了一记铁板桥,倒背了下去。

    两道锤影当即从其身体上方横扫过去,带起两道呼啸旋风,将烟尘也扫断开来。

    紫衣少女双手一撑地面,身形猛然上冲而起,手中白刃蓦地横扫而出,作势就要将虾兵浪生拦腰斩断。

    可这时,虾兵身躯却是被一根水绳缠绕着,猛然扯向了后方,堪堪避开了紫衣少女的刀刃,退入了烟尘中,消失不见。

    紫衣少女冷哼一声,身形骤然前蹿,朝着浪生退去的地方追了上去。

    可才追了两步,她脚下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看去时,却是一根挂着数丈小雷符的水绳横亘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