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白发老妇
    聂彩珠到了观音殿前,没有入殿,而是从大殿旁的廊道绕了过去,径直到了后院。

    沈落跟过去一看,发现其竟然停了下来,此刻正背对着他,站在那口水井旁。

    “果然有古怪!”沈落看到这一幕,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就在这时,聂彩珠突然转回身,仍是双目紧闭地朝沈落这边“看”了过来。

    沈落心头一紧,立即侧身躲在一根廊柱后,遮掩住了身形。

    只是不等他去看时,后院那边就传来了“咕咚”一声响动,似是有什么东西落水了一般。

    沈落心中一凛,连忙追了出来,却看到聂彩珠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他立马追到井边,俯身一看,就看到井里水花荡漾,隐约能够看到一道人影正朝着水底沉了下去。

    沈落大惊,立即双手掐出一个古怪法印,口中念念有词。

    话音落处,其周身泛起阵阵蓝光,很快在体表形成了一层十分模糊的半透明蓝芒,上面隐约可以看到一层细微的水波纹理,仿佛身周穿了一层水衣,赫然正是避水诀。

    只是这避水诀与他在梦境初学之时,相差实在太多,有无防御之力都难说。

    沈落眼下也顾不得许多,只能身形一纵,直接越过井口护栏,落入了水中。

    落入水中的瞬间,他心中微微一喜,这避水诀不管防御如何,入水无声的属性倒是没有丝毫折损,甚至连水波涟漪都未激起多少。

    他在水下呼吸自如,甚至还有些如鱼得水般的畅快感,便立即将身形向下一沉,朝着水底追寻而去。

    这水井比他预想的要深了许多,沈落入水数十丈后,才到达了井底。

    然而,那水底除了陈年积累的淤泥外,哪里有聂彩珠的身影?

    他正疑惑间,忽然发觉身后有水浪横向打来,忙转身查看过去,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后幽黑的井壁上,赫然有一个半人高的洞口。

    沈落没有迟疑,立即进入横井当中,一路前行而去。

    往前一小段距离后,横向的通道突然开始逐渐抬升,并出现了几道弯折。

    随着地势越来越高,通道中的水位开始逐渐下降,直至最后彻底露出了水面。

    沈落借着身上的光亮,看到地面上有一列湿漉漉的脚印,一直延伸向了通道深处,便也继续追了上去。

    走了半柱香的样子,他忽然鼻头一皱,在通道空气中,闻到了一股不太寻常的香气。

    那味道他并不陌生,当日随聂彩珠前来圆珠寺中敬香的时候,他就曾在“佛光”现世的时候闻到过,只是当时没等他查到来源,那香气就消失了。

    沈落当时并未太在意,眼下才明白,那味道竟然与这井中古怪大有关联。

    他越往前追去,就发现那股气味越是浓郁,一时间就连识海竟也有些迷幻起来。

    沈落连忙运转无名功法,一股清凉之气直冲脑海,才将方才那股迷幻之感冲淡几分。

    他定了定神,袖中捻住了几张小雷符,向前赶了几步,略一犹豫后,又立马换成了一张落雷符,这才继续追了上去。

    前面不远的地方,通道突然开始变宽,并有一片亮光从中透了出来。

    沈落收起避水诀,小心跟了上去,走到近前一看,才发现前面竟然有一座石室。

    石室敞着门,里面可以看到一张石桌陈设,一道倩影此刻正侧身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正是聂彩珠。

    在她的对面,则坐着一个身形佝偻的白发老妇,其身上穿着一件粉色长袍,耳边插着一支绛色珠钗,脸上全是深深的褶子,看着好像有耄耋之龄。

    只是老妇此刻脸上却堆满了笑意,一双眸子紧盯着聂彩珠的脸颊,仿佛在欣赏一件绝美的瓷器,神情专注到了极点,好似眼中再容不得半点他物。

    甚至对于沈落的窥探,也没有丝毫察觉。

    沈落同样打量着老妇,却未在其身上发现丝毫阴煞之气,他悄悄捻出袖中藏着的那张“过山符”,想要一探究竟。

    结果,符纸在出袖的瞬间,竟是“呼”的一下,直接燃烧了起来。

    “好强的妖气!”沈落连忙闪身躲避,心中却是一惊。

    过山符品级有限,所能探查的妖气同样有限,一旦妖物强过辟谷后期,符纸便无法承受,会自行燃烧起来。

    沈落身子贴在石壁上,心中震惊不已,那屋中老妇至少也是一个辟谷后期妖物。

    好在方才的慌乱,并未引起屋中老妇在意,沈落便又悄悄朝着屋内打量过去,结果就看到那老妇正手捧着一株血红色的九叶草,往聂彩珠口中送去。

    沈落心头一紧,本想立即阻止,但察觉到那九叶草上有灵气氤氲,并非是毒物,才强忍了下来,没有草率出手。

    只见聂彩珠双目依旧紧闭,嘴巴机械地一张一合着,将那株血红色的灵草,一点一点地嚼服了下去。

    随着其喉头一阵滚动,那株灵草也完整落入了她的腹中。

    紧接着,其身上竟然升起了一层肉眼可见的黄色妖气,并且变得越来越浓郁。

    沈落见状,顿时有些后悔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聂彩珠的口中忽然发出一声痛苦闷哼,双眼也在这一瞬间睁了开来,一股无形气息从其身上荡涤开来,她的背后顿时有黄色光芒亮起。

    沈落正惊讶间,就突然嗅到了一股更加浓郁的百花香气,从其身上飘散了出来,直接遮蔽了原本充斥四周的异样香气。

    这时,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聂彩珠身后,黄色光芒剧烈喷涌,一对恍如蝶翼的黄色翅膀扇动而出,上面不时有晶莹光粉洒下,若隐若现。

    “成了,成了……这血脉终于成熟了,哈哈……”那老妇见状,忽然如陷癫狂,肆意大笑起来。

    聂彩珠虽然已经睁开了双眼,双目中却看不到多少神采,仍是纹丝不动地坐在原地,仿佛对身前种种变化,没有丝毫感知。

    就在这时,白发老妇忽然笑声一止,浑身上下开始生出一阵粉红色的雾气,很快氤氲开来充斥满了整间石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