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手下留情
    尚未消散的烟尘当中,忽然有一道黄濛濛的光芒闪过,当中现出一柄只有剑身,却无剑柄的古怪飞剑,朝着沈落面门直刺而来。

    剑身似是石质,上面隐约可见岩石花纹,尾部贴着一张黄纸符箓,赫然是一柄符器。

    “符器……”霍昆见状,一声轻呼。

    其看向沈落的眼神中,不禁多了一丝同情,龙婆婆才一动手,就直接用出了符器,显然是没打算轻易放过沈落,甚至动了杀心也未可知。

    沈落却是不慌不忙地一侧身,避开了剑锋,手掌朝着剑尾虚空一抓。

    呼啦一声!

    水缸中顿时有一股水流涌动而出,化作一只泛着蓝色光芒的大手,五指一分一拢,就一把抓住了那古怪符剑。

    龙婆婆眼中闪过一抹意外之色,手掌随即向后猛地一扯。

    古怪符剑立即剧烈一震,表面一层黄光震荡而起,“砰”的一声,将水液大手冲撞开来。

    剑身刚一脱困,便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圆弧,再次朝着沈落疾射而来。

    这一次,飞剑所化黄芒的角度更加刁钻,竟是直接自上而下,朝着沈落颠顶刺下,速度也更加迅疾。

    “小心……”聂彩珠忍不住惊呼一声。

    沈元阁等人也都是面色一紧。

    只见沈落从容地抬起一掌,向着头顶平推而去,掌心前方水液凝聚,化作了一面亮着蓝色光芒的水盾。

    黄芒落在水盾之上,发出“�”的一声脆响,被生生挡了下来。

    黄芒稍敛,露出了符剑本体,剑尖冒着黄色炫光,不断冲击着下方的盾牌,却始终无法将之破开。

    “竟然仅凭控水之术,就挡住了符器进攻……”霍昆脸上闪过惊讶神色,喃喃道。

    一旁其他人暂时还看不出端倪,但同样为修行中人的霍昆,却已经明白了过来,眼前的这个看似清秀孱弱的削瘦青年,似乎并不简单。

    就在这时,沈落忽然发现,头顶上方符器的压力骤然一松,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随即猛地低头看去。

    只见其脚下青砖骤然碎裂,一根根藤蔓状的紫色枝条忽然从中猛然蹿出,朝着他的心口处猛然穿刺了过来。

    沈落目光骤然一缩,身下忽然亮起三片月影般的光斑,身形随即闪现出一道残影,竟是恰好避开了枝条突袭,闪在了一遍。

    只听“嘭嘭”的几声响,那只黄铜水缸顿时被紫色枝条贯穿,里面的水“哗啦啦”的流淌了一地。

    此刻,任谁都能看出来,这龙婆婆对沈落绝对起了杀念,否则出手不会这么狠辣。

    “表哥,不要再打了!”聂彩珠眼中满是担忧,大声叫道。

    沈落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只是目光转向那老妪,眼神瞬间冷了下来。

    龙婆婆见沈落神情发生变化,心中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了一丝惧意。

    不过,她却并未退缩,抓着紫色拐杖的手猛地一提,从杖尾处生出的紫色枝条,顿时被她从地下扯了出来,将好好一座庭院犁开一道深深沟壑。

    地面砖石破碎,四散飞射,竟是波及到了远处众人。

    霍昆身形向前,挡在聂仁北的身前,飞石砸在他身上,就像是砸中了一堵高墙。

    沈元阁几人距他稍远,根本庇护不上,若是被这砖石砸中,后果不堪设想。

    就在这时,又是一片模糊光影闪烁,一连串模糊身影在沈元阁几人身前来回闪动,竟是将所有打向他们的飞石,全都精准地拦截了下来。

    那人自然正是沈落,经过几次战斗和不断修行后,他的斜月步如今已经小有所成。

    “这次,该你小心了。”沈落眼中怒气一闪,厉声喝道。

    说罢,他不再刻意控制身上法力流转,一股强大气息顿时释放开来。

    龙婆婆见状,神色骤变,拐杖连忙往身前一收,从杖尾中延伸出来的藤蔓枝条,立即在半空中编织出一张紫色大网,将其整个人都笼罩在了其中。

    然而,方才大缸破碎后流了满地的水,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汇集到了她的脚下,此刻突然水浪上涌,钻进了藤条大网的空隙当中,化作一条条水绳缠绕在了其身上。

    龙婆婆顿觉不妙,双手快速掐诀,身上亮起一层光芒,试图将水绳撑开。

    “去吧。”就在这时,一声厉喝突然从其头顶上方传来。

    紧接着,就见三张黄纸符箓从天而落,分别从三个方位处亮起光芒。

    “轰隆隆……”

    伴随三声雷鸣响起,三道白色电光猛然劈出,全都落在了龙婆婆身上。

    “滋啦啦……”

    白色电芒顺着水绳,瞬间就流窜到了龙婆婆全身,其口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呼,旋即声音又戛然而止。

    众人看得皆是目瞪口呆,一个个愣在当场。

    只见龙婆婆放出的紫色大网缓缓收缩了回去,其身形重新显露而出,却是浑身焦痕,眼睛上翻,赫然已经昏死了过去。

    聂仁北见状大惊,连忙跑上前去查看,霍昆也立即跟了上去,帮他将龙婆婆搀扶了起来。

    “放心吧,没有伤及要害,只是昏死过去了而已。”沈落瞥了一眼,冷声说道。

    “多谢手下留情。”霍昆虽然境界不高,却也看得出沈落方才一击的确是留了手,随即抱拳说道。

    “胜负已分,你们若是还想做客,我们沈家这就备下宴席,若是不想,那便自行离开,恕不远送了。”沈落负手而立,淡然说道。

    聂仁北闻言,神色变得越发难看,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若是你败了还好,可你偏偏胜了,还伤了龙婆婆,只怕是很难善了,这下你们沈家和我们聂家,都有麻烦了。”他深深叹了口气,如此说道。

    “龙婆婆先前杀招频出,怎么不见你开口。若是我技不如人,真的被龙婆婆打死,你大概也只会说一句‘年纪轻轻,可惜了’吧?”沈落不觉有些好笑地反问道。

    聂仁北闻言一窒,竟是不知如何反驳。

    沈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走回了沈元阁等人身边,冲他们露出了一抹笑意。

    沈元阁看着这个有些不太一样的儿子,满眼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