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未婚妻
    聂彩珠看着这一幕,双眼瞪得滚圆,满脸难以置信的神色。

    “都说了我自幼练武,偏不信……”沈落见状,对着自己的手掌吹了口气,自语道。

    说罢,他又抬起脚尖,在刀疤脸的太阳穴处轻轻一点,方才还疼得满地打滚的刀疤脸,立即双眼一黑,也昏死了过去。

    “聂姑娘,走吧。”沈落走上前去,轻声说道。

    “他们……”聂彩珠看向地上躺着的两人,迟疑道。

    “昏死过去了,没有七八个时辰醒不来,跑不了的。”沈落笑了笑,说道。

    聂彩珠这才放下心来,跟着沈落出了圆珠寺,往县城方向去了。

    经过方才一事,两人间的关系,不知不觉间拉近了些,也从刚开始一前一后,变成了两个人并肩而行。

    “聂姑娘,云州距此何止千里之遥,你这么远跑到这春华县是为了何事?”沈落随意的问道。

    “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千里迢迢到此,只是为了见一个人。”聂彩珠说道。

    “如此说来,一定是对姑娘极其重要的人。”沈落眉头上挑,说道。

    “重要……好像也算不上,他是我的未婚夫,只是我之前却从未见过他。”聂彩珠略一沉吟,说道。

    “这是为何?”沈落明知故问。

    “此事说来有些荒唐,我那未婚夫是我一个远房表哥,与我是自幼定下的娃娃亲……”聂彩珠思量片刻后,开始缓缓讲述起来。

    原来,自从聂彩珠的母亲去世后,聂家便与沈家断了联系,聂府上下也丝毫没将财富地位远不及自己的沈家当回事,只当那个婚约不存在。而沈家似乎也很有自知之明,没有主动联系聂家履约,让聂家很是满意。

    后来,聂家见聂彩珠已经到了婚嫁年纪,便有心与云州太守府联姻,想要将其嫁给太守次子,以壮大家族势力。

    哪知聂彩珠根本瞧不上那个在云州颇有恶名的纨绔子弟,便声称自己早已有婚约在身,坚决不肯答应。

    聂府从上到下对她苦口婆心的劝说,让她要识大体,要为家族考虑,可谁知这个平日里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在此事上却出人意料地强硬,不管家人如何循循善诱,如何巧言逼迫,全都不为所动。

    聂家人见她油盐不进,只好将其禁足,打算把她强行嫁入太守府,来个生米煮成熟饭。

    可是没过多久,聂彩珠就收拾好了些金银细软,带着婢女悄悄从家中逃了出来,一路上女扮男装,来到了春华县。

    这一过程听起来,简直和话本小说中的故事一样,令沈落这么个辟谷期修士,都听得心惊不已。

    要知道,当下整个大唐国境并不安全,四处都有妖邪作祟,聂彩珠一介女流,能够平安到达沈家,是得有多么不易?

    “婚姻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聂姑娘这般的女子,倒是十分少见。”沈落轻叹了口气,对这个心思单纯,却又敢于抗争的女子有了不少好感。

    “别的事或许可以妥协,我自己的婚姻大事,别人不能替我做主。”聂彩珠目光微微一亮,说道。

    “可是聂姑娘,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未婚夫很有可能同样是个纨绔子弟,甚至还样貌奇丑,品行不端呢?”沈落看了聂彩珠一眼,又问道。

    “若真是如此,那我同样不会嫁他,来这里履约也就变成了解约。”聂彩珠毫不犹豫地说道。

    只是说完之后,她嘴角又多了一分笑意,面容便好似白云舒展,令人望之心醉,令沈落也不由看得微微一呆。

    “不过,见过了未婚夫的家人后,我相信他肯定不是什么纨绔子弟。”聂彩珠又补充道。

    “这如何见得?”沈落回过神来,好奇道。

    “一家之中自有风气,我看得出来。况且从伯父那里,我也听到了些关于未婚夫的事情,可以看得出来,他是心有抱负的上进之人。”聂彩珠答道。

    沈落闻言,心中不免自得,脸上也不禁露出一抹笑意。

    “我在说我的未婚夫,怎么公子也如此高兴?”聂彩珠刚好看在眼里,觉得有些古怪,忍不住问道。

    “哦,同为乡里,与有荣焉。只是不知道是哪家的青年才俊?”沈落忙讪笑道。

    “他是城中沈家药铺的大公子,看起来应该与你同龄,不知你们可认识?”聂彩珠问道。

    “未能相识,颇感遗憾。”沈落摇了摇头说道。

    “缘份一事,实在飘渺,我今日来这圆珠寺,也正是为了祈求神佛保佑,惟愿未婚夫他是一个心思纯善之人,是一个能让我真心喜欢的人。”聂彩珠思量良久,自顾说道。

    她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眼中仿佛有星辰亮起,闪着光芒。

    沈落在一旁看着,心中某个部分像是被突然撞击了一下,嘴角也不禁微微上扬了起来。

    之后,两人一路步行返回县城,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了起来。

    半路上,沈元阁带着几名家仆驾着马车,出城来寻沈落两人,远远就看到他们并肩而还。

    来到近前,车夫勒马停下,车上立马有一名青衣小婢跳了下来,带着哭腔跑向聂彩珠,嘴里喊道:“小姐,你可吓死小春了,呜呜……”

    说着,她就一下扑进聂彩珠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这小婢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年纪,身材颇为瘦小,五官尚未长开,看起来稚气未脱,哭起来更是梨花带雨。

    聂彩珠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沈落一眼,抬手抚着她的头发,轻声安慰道:“小春,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名为小春的婢女却是怎么都停不下来,哭了好一阵才终于抽泣着抬起了头。

    “小姐,他是谁?”她瞥了一眼站在自家小姐身旁的沈落,有些警惕地问道。

    “这位是……救了我的人。”聂彩珠本想介绍一下沈落,张了口才记起从开始到现在,眼前的这位青年公子,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名字。

    “原来是恩公啊,多谢公子救了我们家小姐。”小春听闻此言,神情立即起了变化,连忙很正式地跟沈落施了一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