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亲事
    沈元阁坐在主位,沈落陪坐一旁,沈沐沐非要贴着他坐在一起,她知道沈落离家修道,所以有很多话想要询问沈落,只是眼下父母都在侧,不好开口。

    二夫人带着沈辞坐在他们对侧,脸上洋溢着喜悦之色,一直看着沈落。

    沈落难得见二娘脸上笑意如此真诚,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落儿,说起来有些奇怪,我半月前才寄信去的建邺,按说再怎么快,你也应该刚收到信才对,怎么今天就回来了?”沈元阁开口问道。

    “孩儿一个月前就已经启程离开建邺了,并未收到父亲的家信。”沈落诧异道。

    “原来你并未收到信啊,那就怪不得了。”沈元阁笑道。

    “父亲突然寄信给孩儿,可是家中有什么急事?”沈落眉头微皱,开口问道。

    “落哥儿,不是有什么急事,而是有一门亲事。”不等沈元阁开口,二娘当先说道。

    其说话时,眉眼飞舞,显得很是开心。

    沈落闻言,更觉得一头雾水,问道:“什么亲事?沈辞和沐沐年纪都还小,总不至于现在就要婚嫁吧?”

    “不是他们的亲事,是你的。”二娘抬手一指沈落,说道。

    “我的亲事?二娘莫要玩笑,我入山修道,哪里来的什么亲事?”沈落摆了摆手。

    “落儿,你二娘没有开玩笑,的确是你的婚事,而且是自小就定下的娃娃亲,只不过你之前为阴气所扰,命途堪忧,我便没想过要与你提及此事。”沈元阁也说道。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落皱眉道。

    “你的未婚妻名唤聂彩珠,是你一个远房姨母的女儿,小你两岁,算起来是你的表妹。你这个姨母虽不是你娘亲的亲生姊妹,两人关系却是极好,当年你们的婚事,也是由她们一起指腹约定的。”

    “父亲,既然我们还有这么一门远亲,为何从小就没见彼此来往过?”沈落微微蹙眉,问道。

    他对于这一桩突然冒出来的婚事,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但心中下意识里便有些抗拒。

    “这个说来话长,你表妹一家,很多年前就搬迁去了云州,在那边经营酒楼和典当行的生意,据说早已经扎稳了跟脚,家境相当富足。只是后来,你母亲病故之后,那边表妹的母亲也同样离世,咱们两家就几乎断绝了联系。”沈元阁缓缓说道。

    “既然已经断了联系,为何又突然提及这婚事?”沈落又问道。

    “本来两家断了联系以后,双方都没有再提过履约一事,我便也只当没有这回事,可是就在半月前,你的那个表妹,突然不远万里,从云州找了过来。”沈元阁顿了顿后,说道。

    “是聂家主动要来履约了?”沈落有些意外道。

    “事情怪就怪在,来得不是聂家的主事长辈,而是你这表妹自己一人,带着一名贴身婢女,就这么到了咱们这里。”沈元阁脸上也浮现出一抹奇怪神色,说道。

    “还有这等事?父亲可问过这位聂姑娘为何会孤身一人来此?”沈落心中疑惑更深,皱眉道。

    “落哥儿,其实不用去管她别的,总之有婚约在身,咱们怎么都吃不了亏,况且你是没见那聂家小姐,那姿容生得真是天上难觅,地上难寻,真真儿是仙女下凡呢。”二娘忽然开口,言语间尽是溢美之词。

    “哥哥,彩珠姐姐真的可漂亮了,人又温柔,对沐沐也好,要是她能做沐沐的嫂嫂,那可真的太好了。”沈沐沐两眼弯弯,开口帮腔道。

    “听说这聂家就只有彩珠一个独女,那还不得是当着掌上明珠供起来的?咱落哥儿若是娶了她,怎么都该是件稳赚不赔的美事。”不等沈落开口,二娘又笑盈盈地补充道。

    “咳咳”

    一旁的沈元阁轻声咳嗽了一下,她才止住了言语,小心打量起沈落。

    沈落闻言,沉吟不语,片刻后才问道:“既然这位聂姑娘就在府上,怎么不见人?”

    “彩珠姐姐一大早就去圆珠寺进香去了,可能中午才回来。”沈沐沐立即答道。

    沈落点了点头,终究还是没有对婚约一事表态。

    他对那位突然出现的未婚妻,虽然没有什么成见,可是听着二娘那好似要他攀龙附凤,去占聂家便宜的话语,心中终究是有些不舒服,连带着对这门亲事也有些反感起来。

    更不用说,如今他已经涉足修仙一道,对于世俗间的儿女情长也当真没什么兴致。

    正在这时,厅外忽然传来一阵嘈杂之声,沈元阁正欲出声呵斥,就看到一名沈家仆从慌慌张张从外面跑了进来,一个没注意还绊倒在了地上。

    “老爷,不……不好了,出事了……”那人不等爬起来,就急忙喊道。

    厅内众人闻言,神色纷纷一变。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沈落走上前去,将其扶了起来,问道。

    那仆从盯着沈落的脸看了一会儿,才认出了出来,连忙答道:“大公子,城外出了乱子,先前去圆珠寺进香的人们,遭到了流寇土匪的袭击,聂小姐走散了……”

    “什么?”沈元阁闻言,神色骤然一变。

    “哎呦,那还等什么,赶紧去报官呐。”二娘脸色难看的站起身,有些慌乱地说道。

    “已经有人报官了,府衙那边也差人去抓捕流寇了,还向附近的守备军请求了支援。只是,我们怎么都找不到聂小姐……”仆从几乎带着哭腔说道。

    “召集府上所有人,立马出城去找!”沈元阁面色一沉,大喝一声。

    “不用了,我去看看。你们走散的地方在哪里?聂小姐今日穿了什么服饰?都跟我仔细说说。”沈落眉头紧蹙,说道。

    那仆从闻言,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一一与沈落说了一遍。

    “父亲,你们家中稍待,我这就去看看。”说罢,沈落就往厅外走去。

    “还不快去备马?”沈元阁瞪着那名仆从,怒斥了一声。

    仆从慌忙应了一声,拔腿就往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