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叛逃
    之后,婢女们纷纷离去,只有白霄云留了下来,他给沈落带来了一枚高等客卿的令牌,和二十枚仙玉的贺礼。

    “父亲说,令牌老早就想给你了,只是不合府上规矩,怕给你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眼下沈大哥你已经是辟谷期修士,也就合情又合理了。这二十枚仙玉是父亲个人给你贺礼,另外还有白府为高等客卿统一准备的贺礼,也是二十枚仙玉,只不过要走府上账目,会晚些送来。”白霄云看着沈落,眼中满是崇拜神色,说道。

    “回去先代我谢过家主,过两日我会自己再去道谢的。”沈落笑了笑,说道。

    “这个之后再说,嘿嘿,沈大哥,你先和我说说,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修炼到辟谷期的?我这一年来,也才堪堪修炼到炼气期三层而已。”白霄云眼中闪着好奇的光芒,问道。

    “唯勤奋尔。”沈落闻言,不置可否地说道。

    “没了?”白霄云眉头一挑,问道。

    “没了。”沈落肯定道。

    “就这个啊?沈大哥,你这也太糊弄事儿了……”白霄云失望道。

    只是说完之后,他的神色微微一黯,显得颇有些心事。

    “怎么了?”沈落见状,皱眉问道。

    “沈大哥,不瞒你说,你闭关这段时间,家里的确是出了些事情。”白霄云说道。

    “怎么?可是又出了什么麻烦?”沈落问道。

    “谢雨欣叛逃了。”白霄云略一迟疑,说道。

    “叛逃?她为何如此?”沈落神情微变,惊讶道。

    “不清楚,谁也没有料到,她会盗取我们白家的降神术秘籍,或许从一开始进入我们白家,动机就不纯吧。之后她就逃出了建邺城,至今没有半点踪迹。”白霄云摇了摇头道。

    “怪不得,今日我出关之时,见众位客卿神色都有些古怪。”沈落沉默片刻,点头道。

    “沈大哥,如今你便取代了她,成了我们白家客卿中,唯一一个辟谷期修士了。”白霄云神色郑重,开口说道。

    沈落闻言,默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

    时间一晃,又过去一月有余。

    沈落的身体大致已经恢复如初,便打算离开白家,返乡看看。

    在他离乡的这一年多时间以来,春华县城那边一直安然无恙,再未听说有什么妖魔踪迹,而他自己也已经突破瓶颈,迈入了辟谷初期境界,也算有了几分自保之力。

    返回春华县的时机,已然成熟。

    在向白鹤城辞行之后,他便背着石枕,打算踏上返回家乡的路程。

    临别之时,白鹤城与白江风一起,亲自来送。

    他们给沈落准备好了车驾,甚至安排了一名婢女路上侍奉,结果他只要了一匹快马,其余的就全都婉拒了。

    “此去归家,代我向令堂问好。”白鹤城笑着说道。

    “一定。”沈落抱拳道。

    “沈小子,家中无事,早点回来,老夫还有些关于符箓的想法,想和你好好说道说道。”白江风也露出笑意,说道。

    “既然踏入修行之路,料想在家中也不可能久住。”沈落笑道。

    “那就好,哈哈……”白江风洒然笑道。

    “今日,怎么不见霄云?莫不是又闭关了?”沈落见门口四周都没有白霄云的身影,有些意外道。

    “那小子,也是个倔脾气,嫌弃在家修行太慢,留了一封书信,说是要前往长安自寻机缘去,想来也是去了化生寺。我已经差人送信给那边的故交,让帮忙留意一下。”白鹤城揉了揉眉心,倍感不省心地说道。

    沈落闻言,想起那日白霄云询问他修行之事,才发现早有先兆,不过心中却是有些欣慰。

    “看样子,他是真的立志修行,当刮目相看了。”沈落笑道。

    听闻此言,白鹤城倒是没有反驳,只是笑了笑,眼中同样闪过了些赞许之色。

    而后,沈落便告辞一声,牵马出城,往春华县而去。

    时至深夜,大雪纷飞。

    松藩县城过了时辰,早已经关闭了城门,城外门洞下方,却有一人一马立于雪中。

    此人头戴斗笠,身披雪白大氅,正满脸郁闷神情地坐在马背上,正是沈落。

    “早知道就不该绕路过来,这松藩县城当真是与我相克……”他叹息一声,调转马头往城东方向而去。

    沈落从建邺赶回来,已经奔波了大半个月,之所以要绕道松藩县,是为了看看那于大胆夫妇,他们如今应该也已经诞下麟儿,也不知过得如何了?

    只是没想到,那边渡口的茅草屋早已经人去屋空了,经过一番打听后,沈落才知道那夫妇俩先前突然发了财,做了别的生意,已经搬走去了别的地方。

    沈落不知道人们口中说的突然发财,是不是自己让家里送的银子,不过得知他们的日子过好了,也就放心了下来。

    不多时,他就来到了城东的那座繁华小镇,隔着老远就能看到镇子里亮着的灯火,和映出的红光,在雪夜当中竟然还透着几分暖意。

    到了镇上,沈落牵马步行在街道,马蹄磕在青石板上,传来阵阵清脆声响。

    他左右打量着镇上的酒肆和客栈,发现其中大部分都已经关了店门休息了,少有还营业的,门前也都挂上了厚厚的门帘抵御寒气,外面再无小二招揽生意。

    沈落一路向镇内而行,打算继续投宿在侯掌柜的那间客栈。

    然而,当他依照记忆找到那个不起眼的角落时,却没能看到那个装饰朴素的客栈,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门楼高耸,雕饰华美的全新客栈。

    沈落仰头望去,就在门头上挂着一块全新的金字匾额,上面书写着“神仙居”三个大字。

    “莫非侯掌柜的铺子给人盘了去,已经改换门庭了?”沈落心中思忖道。

    既然已经找不到那间熟悉的客栈,接下来住在哪里也就都无所谓了,沈落拴好了马匹,一把揭开客栈门帘,一股食物香气扑面而来。

    他当即觉得食指大动,迈步走入了其中。

    客栈内的环境,与之前也已经大相径庭,看起来整体都翻新过了。

    虽然已是深夜,客栈大堂内食客却是不少,里面声音略显嘈杂,却暖意融融,很有人间烟火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