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三十一章 加大赌注
    “白二公子,可算是找到你了,这几日为何一直要躲着我?”林壁秋满脸笑意,主动开口道。

    “躲你?你又不是臭狗屎,有什么好躲的?”白霄云故作惊奇道。

    “你……”林壁秋一时气结,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白少,你是不是忘了,先前和林少打过赌,说要拿飞遁符给我们看来着?”杜安呵呵一笑,问道。

    “谁说我忘了?我记得清楚得很,说要带出来亮瞎你们的狗眼,怎么会忘?”白霄云见他哪壶不开提哪壶,心里暗骂一声,说道。

    “哼,没忘就最好。杜安,上一次见着白霄云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来着?”林壁秋一挺胸,明知故问道。

    “白少说,等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让我们好好见识一下。”杜安立即说道,尤其是“见识”二字加重了语气。

    “白霄云,咱们这算是‘下次’见面了吧?你的飞遁符呢?拿出来瞧瞧吧。”林壁秋冲白霄云摊出一只手,说道。

    白霄云面露犹豫之色,脑海里飞速想着应对之策。

    眼见他半天不说话,林壁秋冷笑一声,说道:“白霄云,是你家里根本没有这高阶符箓呢?还是你自己在白家压根儿连个屁都不算,根本拿不出来那飞遁符?”

    他这一句话出口,如一柄钢刀一样,插在了白霄云的心口。

    白霄云的脸色霎时变得铁青,双眸骤然一寒,瞪向林壁秋。

    “你,你今天要是拿不出飞遁符来,就是输了。要么赔偿我五枚仙玉,要么,就给我乖乖跪下叫一声‘大哥’,我对自家小弟,向来是很宽厚的。”林壁秋被他这突然变化的眼神给吓了一跳,却仍是故作镇定道。

    “大哥,就凭你也配?”白霄云一听此言,更是怒道。

    “白少你这可就不对了,林少说的本就是之前与你之间的赌注。只要你能拿出飞遁符,林少自然也是愿赌服输的。”杜安见状,笑着说道。

    他这言语看似公道,实则还是在配合着林壁秋,逼迫白霄云认输。

    白霄云瞪了他一眼,心中有些懊悔,先前实在不该受他们言语刺激,打下这赌约。

    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借口脱身时,不远处一座屋脊上忽然有人影跳跃,在周围七八名扈从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跳落在地,站在了白霄云身侧。

    那几名扈从大惊,连忙一边护住林壁秋和杜安,一便将来人围在了中央。

    白霄云扭头望去,见到来人一身青衫,面容清秀,竟是沈落。

    “不用害怕,是我们白家客卿。”白霄云心中没来由的安定了一些,冲林壁秋等人一摆手,向沈落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二公子,你这走的也太快了,我都没跟上。”沈落则是冲白霄云眨眨眼,笑着说道。

    事实上,白霄云离开后不久,他就跟了出来,一路上尾随着到了这边,所有的一切经过,他都看在了眼里。

    “我只是随便逛逛,这不是正打算回去呢。”白霄云有些不明所以,含糊其辞的说道。

    “白霄云,你该不是想就这么糊弄过去?赌咒的时候立的誓约,眼下都要当狗屁了吗?行吧,反正你有客卿撑腰,我也拿你没办法。”林壁秋眉头一挑,冷嘲热讽的说道。

    “白少,要是舍不得仙玉的话,叫一声‘大哥’也没什么嘛。”杜安也起哄道。

    沈落眼见白霄云正要发怒,上前几步与白霄云并肩而立,压低声音道:“别怕,他们要玩,就陪他们玩。”

    白霄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色,却犹豫着没有开口。

    “相信我,不会输的。”沈落再次说道。

    白霄云看了他一眼,心中莫名觉得安稳起来,让他忽然记起了一些过往旧事,陷入了沉思。

    “我们二公子不是舍不得仙玉,只是觉得原先的赌注实在有点小了,不然咱们玩儿把大的?”沈落转头看向林杜二人,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莫非还要加码不成?”林壁秋皱眉道。

    杜安看了沉吟不语的白霄云一眼,也是一脸疑惑。

    “二公子要是赢了,林少爷要么拿出二十仙玉作为补偿,要么以后每次见到二公子,都要尊称一声‘大哥’,反之也是一样,如何?”沈落伸出手掌,竖起了两指。

    听闻此言,白霄云才恍然醒悟过来,随后就被沈落话里的内容,吓了一大跳。

    五枚仙玉虽然不是一笔小数目,但他咬咬牙东拼西凑也就拿出来了,但是二十枚仙玉,根本不是如今的他可以拿出来的。

    “沈大哥,你……”他话说了一半,就连忙停了下来。

    在林壁秋两人面前,可不能露怯,只是心中暗暗叫苦不迭,神色间微微有些不自然。

    “二十仙玉?”林壁秋也是惊呼出口,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沈落。

    “不错。如果林少爷不敢赌,我们也不会强迫。”沈落认真的点点头。

    “笑话!谁说我不敢了,不过先前白二公子是五枚仙玉和喊一声大哥二选一,如今赌注加到了二十仙玉,输了若交不出仙玉的话,可不能只是喊我一声大哥这么简单,同时还要喊杜安一声二哥!若是赢了,二十仙玉,我和杜安各出一半。”林壁秋瞥了一眼白霄云,大声道。

    “林少,我……我可没十枚仙玉……”杜安心头一跳,忙小声冲林壁秋道。

    “你小子有点骨气行不?这还看不出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什么客卿想替那白霄云打马虎眼,想要吓唬我们。”林壁秋瞪了杜安一眼,低声斥道。

    “好!既然白二公子抢着给我们送仙玉,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杜安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笑着应道。

    “既然赌约已成,还请白二公子赶紧取出飞遁符,让我们长长眼吧。”林壁秋冲着白霄云大咧咧的说道。

    沈落见此情形,嘴角一勾,露出些许笑意。

    “你真从父亲那里借来了飞遁符?”白霄云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走到他身边小声问道。

    他是怎么都不相信,父亲会将那宝贝符箓放心交给一个外人。

    沈落没有答话,而是探手入袖,从中取出了一张紫色符箓,展示给在场众人。

    “看到了吗?这就是白家的飞遁符,我奉家主之命,特地给二公子送过来的。”沈落一边说着,一边恭敬地将符箓双手递给白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