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二十九章 名声不佳
    随着大量的练习之后,他运笔的手法变得越来越娴熟,在心眼相合以及手眼相合一事上,已经做得相当出色,心手合一就变成了需要持之以恒的水磨功夫。

    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沈落除了雷打不动的打坐修炼之外,每天都会练习绘制三四十道落雷符和飞行符。

    这倒不是他偷懒,不肯练习更多,而是每次绘制完这么多符箓后,他的法力和神识之力就都会消耗殆尽,当中甚至有几次,直接昏厥了过去。

    直到有一次,他以朱砂绘制飞行符,符文刚刚成形,符纸上便亮起一道青光,但也只是隐隐闪动了一下,便“腾”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沈落见状心中一喜,心知这是符文成功,符上神气相通的表现。

    只因符纸和符墨都不合格,根本无法承载高阶符箓内蕴的神气,所以才会自燃起来。

    于是,沈落便着手炼制符墨,打算开始正式绘制这两种符箓。

    好不容易等到了雷雨天气,尽管他前面准备已经十分充分,到了真正开始炼制起来,还是吃了不少苦头。

    平日里,他绘制的落雷符更多,相对来说经验也更充足一些,可这第一次尝试,就让他倍感受挫,一连用去了三十八张青霜纸后,才在雨过天晴之前,勉强画成了一张。

    之后的半个月里,他没敢停手,继续用黄符纸练习画符,让自己保持着画符的手感。

    好不容易等来了下一场雷雨,他又连着画了二十一张,结果也只成了一张。

    剩下的十三张青霜纸,沈落用了其中十二张继续绘制落雷符,结果全都成了失败品,而仅留下了最后一张,用来尝试绘制飞行符了。

    沈落符纸虽然没用紫云纸,符墨却用的是绘制飞行符专属的符墨。

    原本,沈落对于这个试验,并不抱有多大期望,更多的是想在用紫云纸绘制之前,更加贴近地体会一下成符的感觉。

    然而,出乎意料地是,这一次尝试时,他的手感非常之好,符文竟是一气呵成,直接绘制成功了。

    可惜还不等他高兴片刻,符纸中心便冒起了白烟,直接燃烧了起来。

    “用青霜纸果然不行……”

    沈落顾不上可惜,立马乘胜追击,取来紫云符纸,点上符墨,继续绘制起飞行符来。

    只是提笔之后,他先前的那种手感却没有了,一连绘制了三张符纸,却无一张成符,令他懊悔不已,若是之前就用紫云纸的话,眼下他就应该已经有一张真正的飞行符了。

    不过后悔也无用,沈落索性便停了下来。

    他缓过几日之后,再次尝试画符,结果用光了剩余的紫云符纸,还是一无所获,令他郁闷了好一阵。

    而在这段时日里,沈落从白家接了两次驱鬼任务,执行之时才发现都是些邪气侵染和阴煞冲撞的小事,处理起来倒是很容易,只是报酬也都不高,只有一些银两。

    沈落倒无所谓,他自知修行境界一事急不来,只想着渐次登高就好,从没想过要争人先,可这等“不争”的样子,落在白府其他一些客卿,特别是实力稍稍高过他一些的客卿眼里,就成了不思进取混日子的典范。

    白府一些偏房子弟,对他也是颇多微词,认为他是借白霄天之名,才赖在白家不走的。

    沈落对此心知肚明,同样并不怎么在意。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一次竟撞见白霄云与偏房子弟争执,言语间称赞他实力不弱,并称能和自己大哥白霄天称兄道弟的人,怎么可能是废物?

    不过,白霄云在所有人眼中,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他的话别人会听,却没有几个人会真的在意。

    白家人中倒也有个例外,那位三长老白江风就对沈落颇为看好,并且在知道他修习符箓之术后,还时不时会与他讨论一些制符心得。

    沈落不管炼符如何,在理论心得上确实有独到见解,有时候令白江风也惊讶不已。

    后来,马禄忽然传来消息,称镇魂金笏的价值估的低了,让沈落再去一趟录宝堂,又给他补了十枚仙玉。

    沈落心中欣喜之余,又买了不少符纸和灵材,回去继续在落雷符和飞行符上死磕,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后,还真让他又画成了两张落雷符,和一张飞行符。

    这一日,沈落修行间隙,又来到了白江风的院落。

    两人像是一对忘年交一样,对坐在院中一张石桌旁,中间隔着一壶发散着袅袅烟气的茶壶,彼此谈论着各自在符箓一道上的心得。

    “天下雷法正宗,皆出自张天师,这小雷符虽然为雷属性符箓,却不在五雷正法之列,属于旁系偏支,即便改换更好符纸符墨,威力增长亦不会太多。”沈落指着身前桌上摆放的一张小雷符,说道。

    “此符虽然威力不足,但胜在用材普通,绘制简便,对于普通鬼魅一类,还有天然压制作用,优点也是良多。你能将绘制之法悉数相传,我已经很感谢了。”白江风笑道。

    “我从前辈这里习得清心符,日后再遇迷障的话,也多了一分保障,不也同样是获益良多么?况且前辈还为我解了不少修行困惑,晚辈正觉得无以为报呢。”沈落说道。

    “唉,霄天那小子若是有你一半勤奋就好了,过往对他还是太过宽松了。”白江风想到白霄天,不禁叹息一声,说道。

    “前辈这话可着实是打我的脸了,若是我有白霄天那家伙一半天赋,我也不用这么辛苦,还没什么进境了。”沈落半开玩笑地自嘲道。

    “话虽如此,我却更看好你的心性,只要能守住本心,不为外物所扰,日后成就必定不俗。”白江风神色微肃,说道。

    两人正说话间,一个不速之客却突然跑进了院中。

    沈落扭头望去,就看到是白霄云那家伙,怀里抱着一只紫檀方盒走了进来。

    “见过三爷爷,咦,沈大哥也在啊?”他一看到两人,立即惊奇叫道。

    “你这小子,今天是搭错哪根儿筋了?我可从没听你叫霄天以外的人大哥的?”白江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笑骂道。

    白霄云则是讪讪笑了笑,也没解释什么。

    “你这小子比你哥还能野,今天怎么想起来跑到我这边来了?”白江风冲他招了招手,示意其坐到自己身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