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二十七章 买符纸
    “哪里的话,今天承蒙沈公子解围,已经十分感激了。”马掌柜连忙施礼道。

    两人说着话,重新走进了商铺。

    “马掌柜,今日前来,是为了再买点符纸和灵材。”沈落坐下后,表明了来意。

    这时,马秀秀给他端上了一杯上好香茗,就脸颊微红地又退入了内堂,全程只敢以眼角余光低低地扫了沈落一眼。

    沈落倒是没注意这小女儿家的细微动作,目光一直在扫视百宝格上的标签。

    “沈公子今日是要买些什么符纸和灵材?”马掌柜问道。

    “灵材和上次一样,符纸的话……我想买些青霜纸。”沈落收回目光,说道。

    “按说起来,沈公子于咱有恩,浮影玉和金扇贝这些灵材,不收一文钱送给沈公子都无不可,只是这青霜纸……需要以仙玉购买,可就不是咱能做主私赠的了。”马掌柜闻言,面露难色,说道。

    “马掌柜说得哪里的话,不管灵材还是符纸,都按原本价格来算便可。”说罢,沈落起身掏出了一枚金锭和那枚仙玉,摆在了柜台上。

    马掌柜看到金锭倒也没什么,只是一瞥见仙玉,眼睛里就放出光来了。

    “上次掌柜的怎么说的来着,一枚仙玉可买十张青霜符纸,可对?”沈落问道。

    “十张?那是给别人的价格。既然沈公子能拿得出仙玉来,咱可以出售十二张给你。”马掌柜立即说道。

    “那就多谢马掌柜了。”沈落听闻此言,顿时大喜道。

    “这枚金锭沈公子收起来吧。浮影玉等物就都算是符纸的添头,咱做主送给你了。”马掌柜大手一挥,豪气道。

    说罢,他也不等沈落开口,就自顾自的转身就去百宝格上,取出符纸和灵材,送到了沈落手边。

    沈落忽然记起一事,忙从袖中取出那片錾刻有符文的金箔,放在了柜台上。

    “掌柜见多识广,可否帮忙掌掌眼,看看此物究竟是什么?”沈落开口说道。

    “没问题,待咱瞧瞧。”马掌柜笑着说道。

    说话间,就已经探过了手去,可就在要拿起那金箔的时候,他的动作却突然僵住了。

    “这是……”马掌柜眼中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迟疑道。

    “怎么了?可有什么不对?”沈落问道。

    马掌柜满脸凝重神色,转身去了内堂,将双手洗濯一遍之后,才捧着一块干净布帛,小心翼翼将那片金箔捧了起来。

    他双眼凑到近前,从上到下仔细查看了一遍金箔上的符文,后又翻过身,仔细查看了一遍金箔背面,脸上神情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没错,这纹路,这质地,没错了,一定是……”马掌柜手微微有些颤抖,喃喃说道。

    “马掌柜,可否先说说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沈落在一旁看得一脸迷惑,却也知道这金箔多半不是俗物。

    “沈公子,实在抱歉,突然见到这镇魂金笏,一时太过激动,有些失态了。”马掌柜这才稍稍回过神来,说道。

    “镇魂金笏?”沈落诧异道。

    “笏板一物,原是道家修行之人,行罗天大醮或道场法事之时,用来进行道家科仪的一种专用之物,上面常记载一些祈祷祭祀之词,用以上表天听的。因为功用不同,亦有不同种类。这种镇魂金笏又十分特殊,是以特殊金精所铸,由得道高人亲自錾刻符文,专门用来镇压恶灵怨魂的。”马掌柜解释道。

    沈落听闻此言,想起发现这金笏时,其正是挂在那藏尸袋上,现在看来多半便是为了压制那尸骨亡魂的。

    “原来此物还有如此来历,却不知贵店收不收此物?”沈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问道。

    “沈公子,想要出售此物?”马掌柜闻言一喜,忙问道。

    “售与不售……这个还要看它价值几何了?”沈落略一迟疑,说道。

    “实不相瞒,录宝堂这么些年来,也收了不少东西,只是这镇魂金笏,我却是第一次见。沈公子于咱有恩,也不能瞎说糊弄你,你这金笏品相极好,其上錾刻的符文似乎也不一般,和寻常所见的镇魂符文不太一样。只是具体是什么,我也瞧不出来。”马掌柜郑重说道。

    “掌柜的直言,这金笏你愿出多少钱?”沈落皱了皱眉,问道。

    马掌柜听罢,又拿起金笏仔细打量起来,看了许久,脸上神情却越发纠结起来。

    “沈公子,这金笏的价值,我暂时实在无法确定。你看这样如何?咱先以三十仙玉将其抵押在此,之后便传信给这录宝堂真正的老板,让他来确定价值。若是给少了,我后面自会说服老板添补,若是给多了,就算是还了公子这份恩情。”马掌柜思量了片刻,这才开口说道。

    “三十仙玉?”沈落听闻此言,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在白家每三个月,才能领取一枚仙玉,还是其他末等客卿全然没有的待遇,这一片空手捡来的金箔,竟然就能换来三十仙玉?

    “就依马掌柜所言,换了!”沈落没再犹豫,立即说道。

    这镇魂金笏对他而言,起码当下是没有半点用处的,其上符文他早已记在心中,眼下将其换成实实在在的仙玉,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沈公子真是爽快人!”马掌柜也一抚掌,笑道。

    “马掌柜,这买卖已经定下了,我能不能再多问一句,为何这金笏是否还有什么别的特别之处,为何会如此值钱?”沈落疑惑道。

    “沈公子,不瞒你说,咱愿意赌上这一把,的确是因为看出了点不一样的地方。”马掌柜略一迟疑,还是说道。

    “愿闻其详。”沈落说道。

    “镇魂金笏其实与镇魂符功效类似,只是其蕴含灵力更强,作用持续时间更久,不过毕竟是消耗性的东西,能用个十数年已经殊为不易了。而你的这块金笏,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其上符文字迹神气犹存,根本看不出被恶灵侵染过。所以咱猜测,其若非本身材质极佳,就一定是这刻符之人修为极高,其本身意义就不同凡响了。”马掌柜解释道。

    沈落这么一听,就马上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