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再遇二少爷
    柜台外面则摆着两把太师椅,白霄云正大咧咧地坐在其中一张椅上,身旁还坐着一个身着圆领长袍,体型魁梧,满脸横肉的中年大汉。

    听到沈落的声音,四人的视线齐刷刷地移到了他的身上。

    “怎么又是你?”白霄云见到来人正是沈落,顿时生出厌烦之感。

    壮硕大汉则目光微微一凝,神色有些不善起来。

    马掌柜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神里满是希冀,至于他的女儿马秀秀,目光里则闪着些许光芒,望向沈落的视线,微微有些模糊。

    “你如此行事,当真不怕你父亲知晓?”沈落声音微沉的问道。

    “父亲大人事务繁忙,哪有时间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白霄云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即无所谓道。

    “那你哥呢?”沈落又问道。

    “他知道了又能如何?一时半会儿根本回不来,等他回来,说不定连侄子都会喊叔叔了。”白霄云冲马掌柜身后的少女咧嘴一笑,颇有一种恶作剧得逞般的嬉笑神色。

    “白霄天这家伙,上次也不知道怎么教训你的?这完全不记性啊!”沈落见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忍不住低声自语道。

    谁成想白霄云听到此话,顿时一拍椅子扶手,站了起来,勃然怒道: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也敢指摘我哥?”

    听闻此言,沈落不觉微微一愣,没料到白霄云这家伙明明很是畏惧白霄天,此刻却表现得如此维护于他。

    “别以为你仗着和我哥有几分交情,就能对我多嘴置喙。告诉你,除了我哥,我谁的面子都不给!记住,你不过是个靠我哥关系才当上的客卿,还是个末等的,也别拿自己太当回事。”白霄云火气不减,抬手指着沈落的鼻子骂道。

    “正因为我跟白霄天有交情,我才对你好言相劝,若是旁人如此横行霸道,我早将他打出店门去了。”沈落声音也是一冷。

    “一个末等客卿,不过炼气五层修为,也敢在二公子面前如此无礼,看来不好好教训一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不等白霄云说话,壮硕大汉却突然开口说道。

    “吴道友,说的好。”白霄云闻言,立即竖起了大拇指。

    “吴道友?敢问是吴青尘道友,还是吴童道友?”沈落眉头一挑,问道。

    白家客卿里有两人姓吴,前者是炼气八层修为,后者则只有六层。

    “吴童。”壮硕大汉蹙了蹙眉,自报姓名道。

    沈落一听是后者,心中便有数了,揉了揉下巴说道:“赐教倒不敢说,只是你我不能凭空较量,总该有些添头才行。”

    “你想要什么添头?”白霄云问道。

    “是不是我跟他打上一场,只要我赢了,你以后就不再来骚扰马掌柜父女?”沈落笑了笑,问道。

    “没错!只要你能赢得了吴童,我就再也不来打扰他们了。只不过,依我来看,你连三成胜算都没有。”白霄云闻言,立即笑道。

    “二公子,他连一成胜算都没有!”壮硕大汉头颅微微抬起,一字一顿的说道。

    “口说无凭,手下见真章吧。”沈落笑了笑,说道。

    “沈公子,莫要冲动,为了小老儿父女不值当。”马掌柜见状,忙出言劝说道。

    “沈公子,不要和他打……”马秀秀眼眶微红,眼神里满是担忧神色,声音低若蚊蝇的劝阻说道。

    沈落没有说话,冲着两人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们不用担心。

    “姓沈的,这场比斗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我可没逼你。提前说好,若是吴童道友一不小心出手重,将你给打伤了,可不许跟家里说,更不许告诉我哥。”白霄云见状,目光微闪,补充说道。

    “你放心,我沈落不是输不起的人,记住你的承诺就行。这里地方太小,施展不开拳脚,咱们出去过手吧。”沈落说了一句,当先走出店铺外。

    吴童和白霄云对视一眼,眼中满是自信神色,马上跟了出来,

    在门外,白霄天看到倒在门口的两名扈从,皱了皱眉,却没有说话。

    马掌柜父女犹豫片刻,也走出了店铺。

    街道上倒是没有什么行人,沈落与吴童随即摆开架势,相对而立。

    吴童望着沈落,眉头向上微微一挑,眼中满是轻视神色。

    只见他伸出一只手,冲着沈落勾了勾手指,颇有些挑衅的架势。

    沈落笑了笑,不以为意,袖中藏着的一只手里,暗暗夹住了一张小雷符。

    吴童见他不肯主动来攻,双臂陡然一振,体内法力发散于外,在周身形成了一层黄色亮光,如同穿上了一层护甲,朝着沈落直冲了过去。

    其两步跨出后,人就已经到了沈落身前,抬起一拳,朝着沈落面门狠狠砸了过来,速度快得惊人,瞧这架势,要被其正面击中面门,怕是不死也得重伤。

    沈落似有些没反应过来,直至拳头距离自己面门不足半尺之时,身形才向后一仰,有些险之又险的避让了开来。

    吴童那一拳的威势刚猛,拳罡震动之际带起一道劲风,扫过沈落脸侧,“嗖”的一下,将他鬓角几根发丝给扫断了下来。

    “好!”白霄云见状,立即抚掌,叫了一声好。

    “姓沈的,你不过炼气五层,凭什么就有仙玉可以拿?我看你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算你倒霉,自己撞上来了。”吴童也是嘴角一咧,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沈落闻言,总算明白过来,他这个不合规矩的客卿,无形中已碍了不少人的眼。

    思量间,吴童再次抢攻过来,速度比方才更快几分,一步来到沈落身侧,拳头颇为刁钻地自下往上,朝着沈落斜肋处砸了过来。

    沈落一个沉肘往下一压,看起来刚好与吴童的拳头撞在了一起,实际却借势身形微微一侧,一个踉跄的倒退开去数步,跳着脚,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白霄云见沈落这般狼狈模样,不由的笑逐颜开。

    反倒是吴童有些意外,他这一拳在所修土属性功法加持下,无论速度还是角度都经过精确计算,料想沈落根本不可能避开,只要击中,必可让对方碎骨重伤,结果却不知怎么的与之身体擦身而过,击在了空气中。

    疑惑归疑惑,他手上的动作却不含糊,追了上去一拳紧过一拳,一拳重过一拳,招招朝着沈落的额头,腋下以及后腰等要害位置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