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二十章 小雷符立功
    接着数道黑色雾气从混沌黑雾中飞出,如藤蔓一般不断朝沈落身上缠绕过来,却都被他精妙的步法看似惊险的一一闪避开来。

    马面浑身也早已亮起红光,催动护体白雾试图挣脱束缚。

    眼看沈落就要到其身侧,混沌黑雾一个翻滚散开,镇河水兽真身重新出现在了马面身后,猛然张开血盆大口,当中黑色漩涡浮现,竟是要直接将其吞掉。

    沈落暗道一声“不妙”,立即猛地抬手一挥,一道水箭从袖中爆射而出,尖端钉着三四张小雷符,“嗖”的一下,射到了水兽头顶。

    “轰”的一声雷鸣!

    数道雪白雷光再次闪亮夜空,直接劈打在了镇河水兽身上。

    “吼……”

    其口中顿时发出一声嘶吼,吞食的动作也为之一滞。

    沈落趁此机会,闪身来到马面身侧,将勾魂铁笔递入了他的手中。

    此时马面身上的红光也已经涨至顶点,勾魂笔刚一落入手中,其身上便有一股强横气势炸裂开来。

    沈落被这股力量一冲,直接倒飞了出去,好不容易以斜月步法扭转去势,一个翻身后,才稳住了身形。

    他连忙朝那边望去,就见马面已经彻底脱身,一手掐诀,一手持笔,开始在虚空中书写起来。

    “既然没带化煞瓶,那就算你倒霉,只好直接灭杀了!”勾魂马面一声怒喝。

    其手上速度越来越快,一篇密集文字很快书写完成,在半空中化作一幅血色篇章,如天罗地网一般从四面八方包绕而至,将镇河水兽压制在了其中。

    红光映照之下,血色篇章开始快速收缩,镇河水兽身上的雾气便也随之不断收回体内,其原本真身也随之重新浮现而出。

    “引魂摄灵,镇杀百煞!”马面身形暴起,一声大喝。

    其手中勾魂笔上符纹骤亮,笔身涨大十倍,如一杆长矛直刺而出,直接刺透了水兽的前额,笔尖从后脑穿出。

    “嗷……”

    镇河水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嘶吼,浑身雾气剧烈翻涌,却是被那杆勾魂笔尽数吸纳,一身血肉白骨也逐渐显露而出。

    不过很快,那白骨血肉便也腐败成灰,最终飘散开来。

    就在这时,看着明明已经消散的镇河水兽灰烬中,忽然有一道气息升起,化作了一团浓郁的黑色雾球冲天而起,骤然朝着城西方向疾射而去。

    勾魂马面显然事先也未能察觉到异样,想要阻拦之时,已经来不及了,追出两步后,脚步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便也只好放弃。

    沈落本想上前查看,略一犹豫后,还是站在了原地,没有立即上前。

    这时,勾魂马面重新站直了身子,转身朝他这边望来。

    沈落遥遥抱拳,冲其施了一礼。

    马面目光犹疑一阵后,忽然一挥袖袍,身上一阵光芒闪过,竟是重新化作了白面书生的模样。

    “你跟我来。”他大步从沈落身边走过,说了这么一句。

    沈落略一思量,便立即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过了那座损毁不轻的镇淮桥,身影消失在了街道尽头。

    过了约莫一炷香后,昏死良久的白水道长被人救醒,茫然看向四周,才发现自己身旁赫然围着三四个人影。

    “三长老!”他目光一聚,立马看清了其中一人面容,立马叫道。

    那人身形矮小,脸颊干瘦,头发有些灰白,但目光十分锐利,赫然是白江风。

    在他身旁的三人,分别是一名短髯老者,一名紫眉老妪和一个弓背驼子,全都是建邺城里有头有脸的几个修行世家的长老,并且辈分还都不轻。

    “白水道友,这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那名身着锦袍的短髯老者,率先问道。

    其名唤林山果,乃是建邺林家的本家长老,家族实力稍逊白家一筹,他自己的修为却不在白江风之下。

    那名紫眉老妪和弓背驼子则分别是城内杜家和王家的本家长老,听林山果这么一问,互相对视了一眼,也都将目光集中在了白水道长身上。

    白水道长刚想开口,却忽然微微一窒,抬眼看了白江风一下,随即才说道:“城内确有邪祟,方才我见后院有异,出门查看时被水鬼偷袭,昏死了过去……”

    “就这样?“林山果听到这个简单的答案,显然很是不满。

    “不是这样,还能是怎么样?”不等白水道长说话,白江风眉头一皱,反问道。

    “还请白水道友尽量说得详细些,这也是为了咱们建邺城好。”紫眉老妪说道。

    “杜道友所言有理,值此城中动荡之际,大家还是要通力合作的好,若有什么发现,可不要各自藏私才是。”弓背驼子嗓音沙哑道。

    白江风略一犹豫后,徐徐说道:“详尽说些吧,无妨。”

    白水道长听闻此言,这才将自己昏迷前所见所历之事,一五一十讲了出来。

    不过,他昏死得太早,本身知道的东西就很少,几人听完之后,也都很是失望,一个个暗自猜测那白面书生的身份,却都没什么结果。

    另一边,沈落已经跟随马面来到了一处僻静凉亭。

    两人当面对坐下后,白面书生盯着他打量了良久,才开口问道:

    “年轻人,你为何会认得我?”

    沈落心里一叹,先前自己那声“勾魂马面”喊的实在是太唐突了。

    他们梦中那次相遇,乃是梦中千年以后的事情,很显然,眼下的马面并不认识他。

    不过,沈落心中还是有些疑惑,他依昔记得,当时在那阴冥祭坛上初见时,是马面先叫出了他的名字,而那时的他也如当下的马面一样,满是疑惑。

    “在下沈落,以前听过关于前辈的一些传说,万万没想到今日竟然真的能够遇上。”沈落只好临时编了一个缘由,说道。

    勾魂马面闻言,也不知信了几分,开口说道:“不管如何,先前若是没有你出手相助,今日想要击败这水煞,定还得费一番功夫。”

    说话间,他从袖中取出了一个泛着黑色油光的酒葫芦,似乎想起了自己粗心忘带化煞瓶的事,眉宇间不禁闪过了一丝尴尬神色。

    “不知前辈所说的水煞,是为何物?”沈落疑惑道。

    “水中阴祟邪气,经年积攒,形成具有一定灵识的阴寒煞气,便是水煞。只是这种东西想要成形并不容易,往往是浮尸漂杵的血河当中才会孕育。”勾魂马面自顾自喝了口酒,这才缓缓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