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一十六章 符纸之分
    “莫非沈公子不知这符纸上的区别?”马掌柜闻言显得有些意外。

    “这个还真不清楚,请掌柜指点一二。”沈落说道。

    “那咱就献丑了……这符箓有高下等级之分,符纸同样也有。其中以寻常可见的黄符纸,也就是黄表纸最为普通,也最为低劣。”马掌柜讪笑了两声,说道。

    “这个我倒清楚,黄符纸上所能承受的法力和天地灵气有限,故而只能绘制低阶符箓,若是强行绘制高阶符箓,符纸便会承受不住,自行燃烧起来。可那青霜纸又有何不同?”沈落虽然知道青霜纸优于黄符纸,却不知道优在何处。

    “不知沈道友可曾听说过‘青词绿章’一词?”马掌柜反问道。

    “自然是听过,青词绿章指的是道家举行斋醮时,献给上天的奏章祝文。掌柜问这个做什么?”沈落点了点头,说道。

    “这青霜纸还有一个别名,就叫做青词纸。”马掌柜抚须笑道。

    “这么说来,这青词纸便是用来写祝文的符纸?”沈落恍然道。

    “不错,此类符纸制作之初,本就是用来撰写青词绿章,用以上表天听,沟通天地的。只是因制作时混入了一种名为祈灵香的灵材,故而以此纸画符,容易引动天地灵气,成符机率自然更高一些。”马掌柜说道。

    “那紫云符纸,又有什么说道?”沈落问道。

    “此类符纸之所以命名为‘紫云’,是因其制作主材便是一种名为紫灵绛草的灵材,其生长环境苛刻,存量十分稀少。可偏偏此草擅长纳灵藏气,制成符纸之后,也保留了这一特性,比青词符纸能够承受更加庞大的力量,所以常被用来绘制高阶符箓。”马掌柜说道。

    “受教了。不知这两种符纸怎么卖?”沈落立马问道。

    “青词纸还不算太贵,一枚仙玉可买十张,而换成紫云纸的话,就只能买一张了。”马掌柜轻抚了一下唇上胡须,说道。

    “只能用仙玉,金银不可以吗?”沈落眉头一皱,忍不住问道。

    “沈公子,这两样东西可不同于寻常灵材,只能以仙玉购买。”马掌柜摇摇头,说道。

    沈落眼下自然是没有仙玉的,当然也不能再跟白霄天去借,所以想要尝试绘制其他几种高阶符箓的事,也只能先搁置下来。

    “眼下我能绘制的符箓,用黄符纸也就够用了,这等高级符纸用起来,就有些暴殄天物了。“沈落神色不变,笑着说道。

    “无妨,无妨。这些符纸就在这里,长不了翅膀飞走。等到沈道友早日习得符箓精髓,能够绘制高阶符箓,再来咱这儿购买不迟。”马掌柜不动声色地收回木匣,笑呵呵说道。

    之后,沈落又刻意看了些灵材,发现也就只有“雷击木”这一样,适合用来炼制纯阳符剑,可惜同样需要仙玉购买,也只能作罢。

    白霄天掏钱帮他买下浮影玉等物后,两人便离开了录宝堂。

    “你说这仙玉,从何处才能得来?”回去的路上,沈落问道。

    “仙玉不同金银,寻常人是接触不到的。不过,家中有时候接受降妖请求时,对方也会以仙玉作为报酬,至于别处的,去个什么宗门当当供奉,或许能得到吧。”白霄天如此说道。

    “先前那马掌柜说,绘制好的符箓,他们那里也收购,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仙玉结算?”沈落揉着下巴,又问道。

    “想什么呢,别做梦了!除非是高阶符箓才有可能吧?寻常低阶符箓,也只能以金银结算,况且还得是攻伐类的符箓,才值些钱。”白霄天白了沈落一眼,立即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沈落嘿嘿一笑,心中盘算着落雷符和飞行符这些符箓的等级皆是不低,若是真能拿出来售卖的话,定然得以仙玉结算,只可惜他现在根本没有余钱,去买画符所需的符纸和材料。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马车又经过了那座镇淮桥。

    沈落挑开了一角车帘,朝外面望去,就见桥上围观看热闹的人们已经都散去,水暖阁后院水岸边的尸首,似乎也已经被其家人领走了。

    他缓缓收回目光,正欲放下手中轿帘,突然心中一惊。

    因为他看到桥头那座镇河水兽的脊背上,竟有一个颇为眼熟的花朵图案。

    “彼岸花……”

    沈落心中暗道一声,再想看清楚时,马车已经过了桥,往右边的街道拐走了。

    “怎么了?”白霄天见他神情有异,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那头镇河水兽样子有些奇特,多看了两眼。”沈落略一迟疑,还是没有如实相告。

    “那东西有些年头了,建邺城沿河有不少。说是当年建邺城初建之时,秦淮河发过两次水灾,淹没了小半座城。后来有阴阳仙师勘验过后,说是水脉过盛,煞气猖獗所致,所以官府才下令,建了不少镇河水兽,用以镇压水脉。你还别说,自那以后秦淮河真就老实了下来,再没有闹过大的水灾。”白霄天不疑有他,向沈落解释道。

    “如此说来,那仙师也是真正的高人。”沈落若有所思的说道。

    马车行进了一段后,沈落忽然记起一事,复又问道:“你可知春秋观一事,调查得如何了?”

    “暂时还没什么进展。父亲传书给弱水门等几个修仙宗门后,就立即派人加紧前往那边协同调查,结果到了之后就发现,整个春秋观都被付之一炬,所有痕迹都已磨灭,什么也查不出来了。”白霄天叹息一声,说道。

    “古化灵和王青松呢,有没有调查过这两人的消息?”沈落皱眉道。

    “王青松入门极早,又鲜与外人交集,知道他底细的人大概也只有罗师,风阳真人以及师叔祖了,只可惜他们都生死不明,也就断了线索。至于那古化灵,也是王青松带入山门的,不管当时身份有没有作假,现在也都查无可查了。”白霄天想了一下,说道。

    “这么说来,春秋观那么多弟子,就这么白死了?”沈落面色微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