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零八章 一夜噩梦
    若按照他之前的打算,既然还无法回到现实,那便去宝象国各处游历一番,增加一些异国的见闻。

    可最近的诸多经历,令他又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根据前几次的经历,他在这梦境中提升的修为也好,宝物也罢,都无法带回现实,但获得的知识,感悟还有修炼经验等精神层次的收获,却可带回现实。

    若能妥善利用这一点,他在现实中纵然天资很差,未必不能有所成就。

    而在这梦境世界,其纵然天资绝顶,修为高深,总归只是过客,自己的根本仍是在现实中。

    与其四处游玩,不如抓紧时间静心修炼,将各种经验带回现实。

    想到这里,沈落心中豁然开朗,盘膝在床上坐下,默运起了黄庭经。

    他没有试图冲击更高的境界,而是仔细参悟起了黄庭经炼气期的修炼,反复总结修炼心得。

    住处外面,马婆婆缓步走了过来,看到沈落大门紧闭,停下了脚步,没有上前敲门。

    “沈仙师一直都在里面吗?”她向附近一个正在修缮屋子的村民问道。

    “是的,沈仙师刚刚出来看了看,之后又回屋了。”村民答道。

    马婆婆心中暗自一松,她原本还担心如今离开了长寿村,沈落会选择离开,现在看来,他似乎还没有这个的打算。

    “你莫要去别处干活,就守在这里,沈仙师有任何吩咐,立刻过来告诉我。”马婆婆对那个村民说道。

    “是!”那人答应了一声。

    就这样,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半年后。

    双沙村已经彻底大变样,各处残破的房屋都已经尽数修缮,村中的道路也重新开辟了一番,铺上了一层的青石,而在村子周围,村民仿照长寿村的情况,修建了一层坚固的栅栏。

    村子旁的几块荒田也被重新开垦出来,种植上了庄稼,到处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村中最大的一处屋子内,沈落盘膝而坐,身上金光罩身,形成数尺厚的一层光罩,三龙三象的虚影在身周快速游走。

    他两手飞快掐诀,身周金光突然剧烈闪动起来,并且忽涨忽缩,仿佛一颗跳动的心脏。

    如此连续闪动了三十六次后,金光骤然爆发而开,形成一片金浪朝四面八方冲去,四面的墙壁和金浪一碰,立刻豆腐般碎裂,整栋房屋轰然坍塌。

    不过沈落此刻金光罩身,那些碎砖烂瓦距离他数尺远,便被一弹而开,没能碰到他一根毫毛。

    附近的长寿村村民听到这里的巨大动静,远远的望了过来,看到沈落的身影后眼中满是敬畏,却没人敢靠近。

    如今的沈落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早已超然,甚至已超过了久远传闻中方寸山上的那些仙人先辈们。

    沈落闭目片刻,身上金光这才缓缓敛去。

    他此刻散发出的气息比之前庞大了许多,却是黄庭经又有所精进,达到了出窍中期的境界。

    他睁开双目,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却不是为了精进的修为。

    其实这段时间里,他花在修行上的时间并不多,否则以这具身体的资质,也不至于半年才突破一个小境界了。

    他主要的精力,是细细重温和总结炼气期直至辟谷期修炼的一些感悟,并试图从一个资质低下者的角度去考虑一些瓶颈问题,如今总算悟透了个七七八八,若是返回现实,修炼起来应该会顺畅很多。

    沈落看了一眼周围狼藉景象,眉头微皱,微微摇头。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从远处朝着这边飞快靠近,正是英洛,她脚下踏的步法正是斜月步。

    这半年里,沈落已抽空将落雷符等五种方寸山的高阶符箓,以及斜月步,乙木仙遁这些秘术尽数传授给了英洛。

    英洛本就悟性颇高,之前所修功法也本是方寸山所流传下来的,对于沈落传授的这些自然也较为容易接受,实力自然突飞猛进,已数次轻而易举的击退了来犯妖兽,甚至不止一次出手协助附近几处村庄,被附近村民尊称为了“英女侠”。

    她还将附近几个村子中,包括陈关保在内的一些颇有资质的孩子们聚在一起,开始传授他们一些修炼法门,效果显著。

    此外,沈落还曾经试图将黄庭经口诀诵念给英洛听,但英洛却完全无法领悟。

    沈落奇怪之余,苦思之后才明白是黄庭经太过玄妙,并非可以随意口口传授的神通,当初他若非附体在那金色猿猴身上,亲自聆听方寸山祖师传道,恐怕也无法有此领悟了。

    既然英洛无法领悟,他便也没有强求,传授给英洛的其他手段,已经足够使用了。

    沈落见英洛已到了身前,正要起身,眼前视野突然变得模糊起来,接着脑海突然一沉,陷入了昏迷。

    ……

    “砰砰砰……”

    清晨,一阵急促敲的门声,在白霄天的小院中响起。

    “沈落,起床了没?”紧接着,就有一个急吼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屋内床榻上,沈落双眼陡然睁开,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眼中随即倒映出牙床帐幔的影子,身子先是蓦地一紧,随即缓缓放松下来。

    “可算是回来了。”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用手撑着身子缓缓坐了起来,感受了一下丹田内的法力变化,随即露出一抹无奈神色。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梦境中的境界就只能是梦中的。

    听着白霄天在外面叫喊,沈落应了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随手将不知怎么出现在床上的玉枕收回石匣中,这才起身去给他开了门。

    白霄天一看到沈落神情倦怠,有些没睡醒的样子,便带着一丝揶揄的说道:

    “你小子昨晚不是睡的挺早的么,怎么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该不会,是昨晚偷偷溜出去秦淮河上了吧?”

    “若真是这样倒好了,昨晚做了一夜噩梦,刚才你喊我的时候,我还以为又是什么恶鬼妖孽来索命了。”沈落打了个哈欠,随口说道。

    只是说完之后,他的眉头就微微蹙了起来。

    在梦中明明已经度过了一年多,可在现实当中却仍不过是一夜光阴,这种时空错位带来的反差,令他也不禁有些无法适应。

    也不知道他返回之后,英洛和陈关保那些孩子们会怎样?村子离开了迷雾封锁和妖兽侵袭,他们应该都能好好活下去,成为修行者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