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两百零一章 救治英洛
    沈落与噬天虎的一连串交手说起来复杂,其实前后不过十几个呼吸,远处的村民,还有那些妖族还没有看得怎么明白,一切便已经结束。

    远处的村民中,陈关保等拥护沈落的人面露喜色,欢呼不已。

    但之前主张将沈落交给妖兽的人,面上隐现恐慌之色。

    剩余妖兽纷纷面色惊恐,不知哪只妖兽呐喊一声,村里村外的小妖尽数朝方寸山逃去,很快跑了个精光。

    沈落也没有理会那些小妖,抬手一挥,地面轰隆一声裂开,一道水流从地下蹿出,在村里村外迅疾转了一圈,落在他身前。

    水流上托着一白,一蓝两颗晶球,正是噬天虎和蛤蟆精的妖丹。

    除了妖丹,水流上还有羊头怪的尸体,以及那柄骨叉。

    沈落掐诀一挥,水流化为一柄水剑,斩在了羊头怪的身上,将其劈成了两半,一颗乳白色的妖丹滚落而出。

    “好宝贝。”他眼睛扫过这三颗妖丹和骨叉,眸中闪过一丝喜色,翻手收了起来。

    “沈仙师!不好了!英仙师情况不妙,马婆婆让我来请您去看看。”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青牛的身影出现在屋外,满脸焦急之色。

    沈落闻言一怔,走出屋子,朝着村头掠去。

    英洛此刻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如纸,一丝一毫的血色也没有,甚至连呼吸也微乎其微,看起来几乎和一个死人无异。

    村中众人围在周围,但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能干着急。

    唯一对情况了解一些的马婆婆,此刻正蹲在英洛身旁,取出一块红色的圆形玉石,放在英洛胸口。

    玉石散发出淡淡红光,透出一股旭日般的暖意,不知有何用处。

    “沈仙师来了,都让开!”青牛紧随在沈落身后,离得老远便扬声喝道。

    看到沈落过来,周围众人大都露出讪讪之色,急忙让开一条道。

    沈落快步走到英洛身旁,低头看了红色玉石一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

    “火魂玉!”

    他在《仙灵百草》中看过此玉的记载,乃是一种稀有的火属性矿石,诞生于炙热的火山熔岩之地,质地坚硬,内蕴强大火力,是炼制火属性法器绝佳材料。

    不过现在不是研究玉石的时候,沈落抓住英洛的手臂度入一股法力,同时神识探入其体内,面色为之一变。

    “英洛情况如何?”马婆婆看到沈落的神情,问道。

    “体内多处经脉碎裂,更有寒气侵袭五脏六腑,还好有这块火魂玉护住了心脉,需要马上救治!”沈落面色凝重的说道。

    “沈道友,你可一定要救救她!”马婆婆忙问道。

    “道友放心,我虽没有十分把握,但会尽力一试。”沈落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那就有劳了!”马婆婆面色微松,说道。

    沈落没再说话,伸手抱起英若,朝自己的住处飞快掠去,身形只是几个起落,便消失在远处。

    大战的正主纷纷离开,村头只剩下长寿村一干村民,面面相觑。

    “今日若没有沈仙师,长寿村早已覆灭。从今往后,所有人见到沈仙师,都要恭恭敬敬的,听到了吗?”马婆婆环视众人,尤其看了主张放弃沈落的许大娘,灰衣少妇等人一眼,沉声说道。

    许大娘几人面露愧色,急忙答应下来。

    其他人哪里会有二话,纷纷点头。

    “青牛,你带人妥善安置伤员,虎子,你负责带人修好村头栅栏。妖兽虽退,难保不会再卷土重来。其余人,散了吧。”马婆婆松了口气,开口说道。

    青牛与虎子应了一声,各自召集了一些青壮开始安置伤员,修缮围栏,其余人则纷纷散去。

    马婆婆却没有离开,踌躇片刻,朝沈落的住处走去。

    ……

    此时此刻,沈落已抱着英洛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前。

    他踏入院门之前,回首朝村头方向望了一眼,神色平静。

    这里距离村口虽然远,但他耳力惊人,村头的动静仍旧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不仅仅是此刻村头的对话,之前村人和噬天虎等妖兽说的话,他返回时也隐约听到了一些,自然知道有不少村民主张将自己交出去以换取村子的平安。

    只是村中那些人都是些升斗小民,为人处世皆以自身利益为先,凡事斤斤计较,不值得自己为他们生气,更何况英洛,陈关保等人的表现,让他心中颇为欣慰。

    沈落进屋后,小心的将英洛放在床上,屈指连弹几下,虚空发劲,封住了此女周身几处主要经脉。

    他看了一眼此女胸口的火魂玉,两手一抬,一只手点中英洛胸口膻中穴,另一只手按住其小腹,催动体内法力滚滚注入此女体内。

    英洛如今的伤势可谓极重,换做以前的他,根本救治不了,好在他修为踏入出窍期后,法力雄厚,加上他久病成医通晓一些医理,至少有把握让此女免去性命之虞。

    随着法力源源不断的注入,英洛身子先是微微一颤,接着脸上若有若无的多了一丝血色,原本微弱的呼吸也有了些许改观。

    沈落心中稍稍一松,依旧催动法力不断注入,并试图驱除藏于其五脏六腑中的寒气。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直至天色变黑,他才缓缓收回双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

    床上英洛呼吸已经恢复顺畅,面色也没有之前那么苍白,泛起了一丝红润,总算是救了过来。

    只是其体内元气亏损太多,仍旧处于昏迷之中。

    沈落望着英洛,目光微微闪动。

    先前疗伤之时,他发现英洛不仅已进阶辟谷期,体内诞生法脉足有十条之多,虽然比不上他,但在寻常修士之中,天资也堪称绝顶了。

    此女此番重伤之下,法脉也受到了不小影响,但在他反复用法力滋养之下,不仅修复了那些原本碎裂的法脉,并使之开阔了不少。换言之,此女伤愈之后,修为境界应该可以再进一步,倒也算是因祸得福。

    到时候,他再传授从女一些功法手段,应该足以保护村子了。

    沈落收回目光,起身朝大门方向走去。

    虽然他不是恪守礼节的老夫子,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其中女的还处于昏迷之中,仍是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