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古怪黑白子
    紧邻定身符的,是一张名为“碎甲符”的攻击类符箓,此符以“破军”二字起笔,符文整体看起来,就像是一杆锋锐长枪,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气息。

    再往右跳过飞行符,是一张通体闪烁着金色电丝的符箓。

    其看起来与小雷符类似,都属于雷属性符箓,可其起笔处却并非异形的“雷”字,而是以“敕令”起笔,中间夹杂五道雷纹,末端则以一个“封”字收笔,显得很是特别。

    至于最后一张符箓,就更加古怪了,其名唤“失忆符”,能够令受符之人失去一段短暂记忆,对其神识具有一定损伤。

    不过此符使用的限制较大,一般只能对修为低于施符者的人使用,而且对方若是本就神识强大,则可能会无法奏效。

    按照玉简内所述,这五张符箓大都是方寸山独有的密门符箓,其绘制方法和所需要的材料也都各有不同,皆是不可轻传的隐秘。

    沈落眼下莫说是特殊材料,就连最寻常的黄符纸和朱砂都没有,自然是无法尝试,便也只是快速扫过了一眼后,便没有再细看了。

    这一查看,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时辰,他揉揉有些发酸的眉心,将玉简收了起来。

    “看来这方寸山真如山下村民信奉的那样,是有真正神仙大能坐镇的修仙宗门,我能进得此间来,也算是一桩机缘。”沈落心中暗喜,稍事休息了片刻后,便再次出发,继续朝着林中深处搜寻而去。

    然而,接下来再往内寻找了近两个时辰,沿途所见的全都是破败不堪的废墟,再无任何收获。

    等他走出那片密林,眼前却是一条死路,来到了另一面山壁前。

    这座山壁不如他之前待的那面山壁高耸,只有不过百丈来高,上面有一丛溪流蜿蜒而下,水势不大,只是顺着山壁漫了下来,将大片山壁浸湿。

    溪水蔓延过的地方,有四个以古篆文镌刻的大字,笔力遒劲,颇有气势。

    “神秀开天……”

    沈落站在山壁下,仰头远望那几个字,眉头忽然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神色。

    他心念一动,单手一挑,那顺着山壁流淌的溪水,立即汇集在一起,拧成了一股水绳。

    沈落手攀水绳,身形朝着山壁上方而去,很快就来到了刻字的地方。

    “果然内有乾坤!”沈落暗叹一声。

    只见“神秀开天”四字正中处,有一块岩石微微凸起,如同一道遮雨帘,将山顶流下的溪水分流到了两边,岩石下方则露出一个不怎么显眼的洞口。

    沈落身形一跃而下,从狭窄洞口中落下。

    他站稳身形后,向内走进去数丈距离,只见里面空间豁然开朗,却是一个方圆十数丈的石室空间。

    沈落单手一抬,掌心亮起蓝光,映照在四周,这才发现石室里内陈设十分简单。

    只在靠里的一面墙壁上,镌刻着一个颇为醒目的“禅”字,其下方则摆着一张小小的案几和一个藤草编织的蒲团,除此之外就再无他物了。

    不过有意思的是,那案几是临墙摆着的,而那蒲团却在外面,若有人在此打坐,便不是背对墙壁,而应该是面壁而坐。

    “只有这么点东西,莫非这里的主人还是个参枯禅的?”沈落心中疑惑。

    他蹲下身,在案几上敲打了几下,发现只是寻常檀木,虽历经数百年依旧没有腐朽,倒也当真不是什么法宝器物。

    既然已经确定此处就是方寸山的神仙宗门所在,沈落对这里的期望就高了许多,本以为找了一处秘密所在,肯定能够发现宝贝,结果眼见这里如此寒酸,便忍不住有些失望。

    他随手一翻那藤草蒲团,却发现这东西已经朽坏了,轻轻一扯便撕裂了开来。

    “这是什么?”沈落轻呼一声,连忙将手掌亮光探向身下。

    随着蓝色光芒抵近,沈落就看到蒲团底下露出一个白色圆点,反射着点点光芒。

    他将蒲团彻底移开,才发现那并不是什么白色圆点,而是一枚围棋白子,而在它附近还有两枚黑色棋子。

    看起来似乎是主人收棋时,无意间掉落在了蒲团下一样。

    沈落双指一捻白棋,轻轻一夹就将其拿了起来。

    “好轻……”

    他眉头微微一挑,喃喃自语道。

    寻常棋子本就不重,可这枚白棋却轻得离谱,拿在手上简直如握青羽,若是不以双目视之,甚至只会觉得自己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

    沈落心下疑惑,又探出两指去夹一枚黑子。

    结果,随着他手腕一抬,那黑子却是纹丝不动,就好像长在地上一样。

    这下沈落愈发惊奇,手上发力,抓住那黑棋向上猛的一提,这才将其从地上“拔”了起来。

    他略一掂量,就发现这枚黑棋,竟然足有百斤之重。

    沈落不解,再去抓取另一枚黑子,结果也是一样沉重。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这也是一件法器?”他看着手中的棋子,越发疑惑。

    他略一沉吟,运转起体内法力,开始朝着手中黑白棋子灌注进去。

    随着点点滴滴的法力流入其中,三枚棋子全都不同程度的亮起了些许光芒,只是其上却再无其他异响出现。

    沈落口中轻喝一声,催动成倍与之前的法力注入棋子中,然而三枚棋子却全都不为所动,安安静静地躺在在手掌中,没有半点反应。

    他眉头微皱,猛然随手一抛,三枚棋子便同时飞射了出去。

    那枚白子实在太轻,飞得最快,打在一面墙壁上,反弹了一下,掉了下来,

    而那两枚黑子又实在太重,只是飞出一截后,就“轰”的一声,砸落在了地上。

    两者都没能展现出什么特殊之处。

    沈落见状,仍然不肯放弃,将三枚棋子捡回来后,运转九九炼宝诀,试图以炼物之法将三枚棋子祭炼,可一番尝试之后,依然发现没有什么用处。

    他又如先前试探玉简一样,将神识投入棋子当中,结果依旧一无所获。

    “或许真的不是什么法器,而只是材质特殊吧。”最终,沈落叹了口气,无奈道。

    而后,他试着将三枚棋子装入怀中,结果却因那两枚黑子太过沉重,压得衣衫直往下坠,无奈之下,沈落只得从袖口扯下两截布条,将两枚黑子分别绑在了左右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