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初次尝试
    锥头方一落地,便将手中金黄色铁锤横在了胸前,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不住朝前方打量,引得脑袋上两根长长触须颤动不已。

    “锥头道友莫慌,这里没有敌人。”沈落见锥头一脸戒备之色,笑着说道。

    “那你唤我来此做什么?我正忙着修炼呢!”锥头闻言,没好气的说道。

    “想不到锥头你修炼如此勤奋!”沈落小小的吹捧了下锥头。

    “当然,我们虾族有一句古话:生命不止,修炼不止。实力差就要人被奴役!”锥头还是对沈落有些怨念。

    “我们可不是奴役关系,是双赢,我说话算话!找道友来,是想请教一下,有什么手段可以提升突破辟谷期的成功率?”沈落打断了锥头的怨念,问出了自己的困惑。

    “人族的修炼方法我可不知道。”锥头歪着脖子上下打量了沈落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实不相瞒,我如今遇到些麻烦,必须尽快提升修为。道友若能够指点一二,沈某感激不尽,日后定有报答。”沈落坦然的说道。

    “希望你记住今日所说之话。那就和你说说我的修炼吧。我们东海虾族每十年蜕皮一次,通过族中秘法将妖力注入蜕皮内,待突破辟谷期时吞之,可大幅提升成功率。”锥头听了后,神色一缓的说道。

    “你这方式,倒和服用丹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却不知,这蜕皮道友这里可还有?”沈落心中一动,看着锥头的虾壳问道。

    “不要打我的主意,我蜕下的皮对我有大用,除非你拿东西来换。此外,这方法对你们人族有没有用我可不知道。”锥头警惕的说道。

    “道友想要换什么?”沈落又问道。

    “月华露。”锥头脱口而出。

    “这个?我现在没有,不过以后会留意一二。道友来自于东海?”沈落心中遗憾,话锋一转的问道。

    “东海虾族,自然来自于东海!就像南海虾族来自南海一样,有什么问题吗?”锥头反问道。

    “据说东海浩瀚无垠,天材地宝无算……”沈落搓了搓手,说道。

    “知道了,前提是如你上次所说,以物易物。好了,如果没什么事,快送我回去!”锥头不耐烦的打断了沈落,催促道。

    沈落手中没有东西交换,也不多言,唤出漩涡通道将其送了回去,放下失望,暗自盘算起来:

    “看来这通灵来的妖物除了受契约限制,必须保护主人安危,其他方面还无法真正做到一条心啊。”

    这也难怪,任谁原本自由自在的突然被人强行下了契约,时刻会被人唤去与未知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即便表面上屈从,内心肯定还是不服气的,除非能得到一些好处,这样才会心甘情愿一些。

    作为一个曾经的生意人,他觉得如此本就无可厚非,有来有往才是长久之道。

    不过他如今可无法考虑此事,还是先解决眼下的麻烦,设法提升修为,否则真无法离开这里的。

    第二日一大早,沈落与英洛知会了一声,领了一些干粮后,就关闭了院门,回到水池内坐下,运转起体内法力来。

    沈落这一坐就是整整三天三夜。

    当他再次睁开双目,眼神晶亮,整个人气足神完,精神体力全都处于最佳状态。

    他先是默默将无名功法中关于冲击辟谷期的相关内容回顾了一遍,这才抬起右手,掐成剑诀,蓦然在丹田周围连点了数下,封住那里的数处穴窍,暂时切断了丹田和周身经脉的联系。

    做完此事后,他两手交握身前,缓缓运转无名功法。

    周围的天地灵气顺着池中之水汇聚而来,源源不断的进入他的体内,转化成了丝丝法力。

    因为他封住了丹田周围的穴窍,这些法力没有汇入丹田,而是在奇经八脉中不断流转,同时继续吸纳天地灵气入体,融入这股法力中。

    每运转一个周天,经脉中充斥的法力便强大一分。

    这是无名功法中所记载的一种秘术,名为“金桥锁关登楼法”,其目的是为了使经脉内的法力如同拾级登楼,越攀越高,以此来辅助法力形态转变。

    这种方式虽然看似容易,但实则风险不小,稍有不慎便会导致经脉乃至丹田破损,甚至性命不保,故而对于法力的操控有不小的要求,须在必要时能够及时散功。

    沈落虽自认为梦境中的这副肉身天资有些异于常人,甚至远超传闻中的最顶阶道体,但自问对于法力的操控还无法达到收放自如的地步,只是如今形势所逼,不得不这么做罢了,当然主要的底气来自于可以重生。

    时间过得飞快,又过了三天的时间。

    沈落静静坐在水池中,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但他经脉流淌的法力已经从一开始的涓涓细流,化为了一条澎湃的大河,在奇经八脉中奔涌不息。

    他只觉全身经脉鼓胀无比,宛如被撕裂般剧痛,已有些承受不住,似乎快要被这股强大的法力撑破了。

    “差不多了!”

    沈落喃喃自语一声,没有再继续吸纳外界的天地灵气,而是引导体内经脉中的这股浓密到极致的法力,从四面八方朝丹田处流淌而去。

    由于通往丹田的穴窍都被封住,这些法力纷纷受阻之下,犹如脱缰野马般,一下挣脱了他的操控,未等沈落反应过来,便同时狠狠冲向了丹田。

    他暂时封住的丹田周围所有穴窍几乎同时被一下冲开,经脉中的这股法力泄洪般尽数涌入到了丹田之中。

    丹田内的法力本就已经饱和,经脉内积蓄的浓密法力涌入其中后,顿时将丹田硬生生撑大了一圈,开始和之前的经脉一样,传来阵阵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剧痛。

    沈落双颊升起了几丝不正常的红晕,身子微微抽动,双手也开始颤抖,额头更是不断渗出汗珠,从脸上滑落。

    他感到自己的丹田似乎下一刻就要爆炸了!

    他深吸一口气,强行忍住剧痛,一边意守丹田,一边抬起右手,再次在丹田周围连点了数下,以金桥锁关登楼法封住周遭穴窍,以防止法力外流。

    结果他刚做完这一切,一股更为强烈的剧痛从丹田处爆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