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章 沈家
    “咳咳”、“咳咳”……

    沈落在一阵下意识急促咳嗽声中,骤然间从床上醒了过来,忙张大嘴巴深吸了几口气,就飞快从枕头下面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豆粒大小黄色丸子吞下。

    他在床上动也不动地静坐好一会儿后,感受着胸口气闷和阴寒渐渐消退下去,这才长舒一口气。

    沈落苦笑一声后,将旁边椅子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缓缓穿上,然后习惯性扫了一眼角落里的书桌。

    在桌子上静静放着一本淡黄色的破旧书册,表面写有“春华异闻志”五个整整齐齐的黑色小字。

    沈落眉头皱了一皱,就收回目光,慢慢开门走出了屋子。

    “大公子。”

    门外有一名十二三岁模样的青衣小厮守在那里,一见沈落出来,忙上前见礼。

    远处隐约大片连绵的成群宅院,红瓦白墙,各种大小房屋加起来足有四五十间的样子。

    “我昨天晚上总共咳嗽了几次?有没有其他动静?”沈落看了小厮一眼,淡淡问道。

    “大公子,你昨晚咳嗽了十三次,并没有其他声响。”小厮顶着有些发黑的眼袋,喏喏回道,面对沈落隐约有些畏惧。

    沈落点点头,没有再问什么,直越过小厮向前而去。

    青衣小厮则识趣地紧跟其后。

    沈落穿过数条长长走廊和一座占地亩许的花园后,走到一座主厅模样的建筑前。

    厅前站立的两名仆妇见了,慌忙上前行礼,神色间同样对沈落颇有畏惧。

    “落儿,你来了。昨晚休息得怎么样?快些进来喝点参汤吧。我让下人刚刚给为你煮好的。”大厅内传出一个男子关切的声音。

    “有劳父亲挂念,孩儿昨晚休息得很好。”沈落神色微动,回了一声,就走进了大厅。

    只见大厅内摆放着一张放满佳肴饭菜的圆桌,周围正坐着数人,主位上是一名四十多岁模样的中年男子,头发微微有些灰白,有几分未老先衰的模样。

    中年人正是沈落之父沈元阁,此刻高兴地望着沈落。

    “落哥儿起来了啊!小翠,快些上参汤,没听到老爷的吩咐吗?”沈元阁旁边一名满头珠翠的美貌妇人,见到沈落勉强露出一丝笑容。

    “有劳二娘了。”

    沈落不冷不热地冲妇人点点头。

    “大哥。”

    “大哥。”

    紧挨妇人的一名少年和一名少女也各自起身冲沈落问好了一声,二人十四五岁左右年纪,面容和沈落有三四分相似,正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妹,一个叫沈辞,一个叫沈沐沐。

    二人是一胎所生,但此刻面对沈落却反应大不相同。

    弟弟沈辞看向沈落的目光躲躲闪闪,竟和那些下人神色有些相似。

    而妹妹沈沐沐在问好后,却一副坐卧不宁的好奇宝宝模样,似乎想开口问沈落这位大哥些什么,但看了看一旁的沈元阁,又有些迟疑。

    沈落入座,喝完丫鬟捧上的参汤,再吃了几口饭菜后,就眉头一皱,放下筷子不再进食了。

    “落儿,既然吃完了,跟我到书房来吧,我有些生意上的事情交代你。”沈元阁见此,更加忧心,口中却如此说道。

    沈落点点头,淡淡向妇人告退一声,就跟着沈元阁离开了大厅。

    妇人目睹此景,脸色有些难看。

    沈辞同样难掩脸上的羡慕,倒是沈沐沐却嘟起了红彤彤小嘴,非常不满父亲和沈落这位“大哥”这般快就吃完离开了。

    ……

    “落儿,昨晚真的没事吗?”沈元阁方在书房中方一坐下,就关心地向沈落询问道。

    “父亲安心,昨晚真的无事,并没有再出现那‘事’,只是我的身体更加糟糕了,纵然有我亲自配制的‘金香玉’,恐怕也撑不了几年,这身体根本不是普通药石可以调理好的。”沈落摇摇头回道。

    “哎,落儿你也真是多病多灾,原本你母亲怀你时动了胎气,让你从小就体弱多病,偏偏去年又碰到了邪祟缠身,这才落下了如此严重的病根。若真有个万一,我如何去见你九泉之下的亲娘。当初我可亲口答应过你娘,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沈元阁长叹了一声,脸上浮现一丝苦楚。

    “父亲要往好处想想。我若不是久病成医,配制出‘金香玉’等几种药丸,沈家怎能创出这般大的家业来。咱家也算是因祸得福了。”沈落微笑着说道。

    “这倒是,现在春华县内提起沈家医馆和沈家药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就算县令王大人,现在也对我们沈家高看一眼。”沈元阁听了这话,精神微振。

    “那也是父亲大人会做人,将那金香玉送给王大人一瓶,治好了他独子的痨病。否则以我们沈家现在的财富,早就会碰到一些麻烦了。”沈落不动声色地奉承了自己父亲两句。

    “哈哈,那也是你我父子同心,才能给沈家创下如此大的家业。可惜的是,你不愿意扬名,我只好将这几种药丸的调配之功,归于无意中发现的古方上。此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甚至连你二娘和弟妹我都未曾透漏过半分。所以,若是二娘平常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还希望看在为父的面子上,不要太放在心上。你二娘毕竟是小户人家出身,头发长见识短。”沈元阁先是高兴地哈哈几声,接着又想起什么,迟疑地说道。

    “父亲,我怎会将二娘的事放在心上!况且我若不在了,沈家还要二弟来支撑。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驱除身上的邪祟。否则不用等到几年后,我恐怕就一命呜呼了。”沈落沉默了片刻后,不禁苦笑了起来。

    “你这样说,我也就安心了。不管怎么说,家和万事兴。你现在身体如何了,我记得你上一次发作是七天前的事吧。”沈元阁闻言神色一松,但马上又担忧地追问起来。

    “是的,上一次发作,我可差点将那位黄大仙给掐死了。去年,那自称金身罗汉下凡的金光和尚,也被我发作后揍个半死。他们根本一点法术没有,完全是些江湖骗子。”沈落恨恨回道,脸色阴沉了下来。

    “可是黄大仙和金光和尚,已经是附近几县最出名的驱魔人了。其他人更是招摇撞骗之辈。要不,为父再派人去州城找找看。”沈元阁听了,也有些无奈。

    “不用。州城一来太远,二来人生地不熟的如何去找驱魔人。就算找到了,十有八九也是黄大仙之流的骗子。我现在一次比一次发作得快,根本等不了如此之久了。”沈落毫不犹豫地拒绝道。

    “那落儿的意思是……”对自己这位大儿子颇为了解的沈元阁,有些讶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