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勾魂马面
    那马面鬼物这时反而满面的惊愕,没有回答,只是口中不停地喃喃道:

    “你真是沈落?不可能,不可能啊……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你在胡言乱语什么!”沈落被他这没头没脑的话语,惊得着实不轻,口中斥道。

    “快……快放我下来,我有话对你说!”马面鬼物总算回过神来,忙激动地喊道。

    沈落略一犹豫后,感觉这马面鬼气息一点威胁没有,当即体内法力运转而起,顺着经脉流入了手上的短枪。

    随着短枪“腾”地一下升起一圈火焰,他这才发现自己丹田内的法力竟颇为充足,显然保持了他之前修炼无名天书三层的状态。

    他一步上前,抬起短枪朝着捆在马面鬼物身上的黑气绳索上猛地一挑,一层火焰便如刀锋一样向上一划,将黑绳斩断了开来。

    马面鬼物从铜柱上掉落下来,一个踉跄地单膝跪倒在了地上,脑袋后面那一头白色鬃毛披散了开来。

    它才刚抬起头,一杆火枪的枪尖,就抵在了它的眉心。

    “说,你怎么会认识我?”沈落厉声斥道。

    马面鬼物脸上神情古怪,正想说话时,身下祭坛忽然一下一下地剧烈震动了起来,那节奏,就好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正朝这里移动了过来。

    旁边那一座座白骨京观上,绿色的鬼焰也随之一颤一颤地闪动着。

    沈落只觉得心神也随着脚下的祭坛不断地震颤着,正不知发生了何事,突觉得后背一阵的发寒,没来由的有些心慌。

    紧接着,他就听到从震动传来的方向上,响起了一阵阵“黑山,黑山”的呼喊声,那声音忽远忽近,有些缥缈不定,有时像一人高呼,有时又像万人呼唤,实在是说不出的诡异。

    “糟了,是黑山老妖!”马面鬼物单臂一撑,从地上爬了起来,口中惊叫了一声。

    沈落也没心思再去逼问马面鬼物,抬头寻声望去,就看到远方震动传来的方向上,隐约有一座黑乎乎的巨山浮现而出。

    他即便不清楚“黑山老妖”是什么妖怪,单看眼下这阵仗,就知道肯定不是好对付的,于是急忙将地上所有短枪拾起背在身后,转过身一阵小跑,一下子跃下了祭坛,便打算尽快远离此地。

    “哎,沈落,等等我……”马面鬼物高喊了一声,也跃下了祭坛,紧追了下来。

    沈落并没有理会那马面鬼物,只是自顾自地往前狂奔。

    这一人一鬼,就这般一前一后地朝着与那“黑山老妖”相背离的方向狂奔而去。

    然而,还不等他们跑出多远,沈落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狂风呼啸的声音,忍不住回首望去,心中顿时一凛。

    只见祭坛上方的黄云忽然极速涌动起来,里面竟然浮现出一张巨大无比的扭曲鬼脸。

    那鬼脸面目不清,只能隐约看到模糊的五官轮廓,其嘴巴位置突然大张,竟直接裂开了一道横跨整张脸颊的巨大口子,里面黄云翻腾滚动,传出一股摄人心魄的吸力。

    紧接着,沈落就看到巨脸下方的整座祭坛开始剧烈摇晃,陡然间拔地而起,在那些鬼物凄厉的嘶吼声中,连同那十座白骨京观一起飞入了巨脸口中。

    “桀桀,休想逃……”天空中传来一阵古怪至极的笑声。

    那巨脸却是蓦地一阵倾斜,从垂直俯视大地的模样,变成了斜视向前,其四周黄云忽然变得漆黑无比,化作呼啸狂风,朝着沈落他们追了过来。

    沈落心底暗骂一声,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拼命往前狂奔。

    “沈落,没用的,这黑山老妖是出窍期的鬼王,你我这样根本逃不掉的。”马面鬼在后面大声吼道。

    其话音刚落,他们头顶上方的黄云就突然转为漆黑之色,当中云气剧烈翻涌,一只巨大无比的黑色巨手就从中一探而出,如五指山岳一般倾轧而下。

    沈落仰头一望,只见那巨手之大当真已然遮天,以他们的速度根本跑不出被其覆盖的范围,再继续前冲已根本毫无意义。

    “死就死吧,拼了……”他把心一横,突然脚步一顿地停了下来,蓦然一个转身。

    他抬手从身上取下一根短枪,将法力灌注其中后,单手握着,向前稍一助跑,大臂猛地一挥,将之朝着斜上方投掷了出去。

    短枪在法力注入的一瞬间,表面腾起一圈赤红火焰,带着一阵破空之声,如箭矢一般射向了那只黑色巨手。

    “轰”的一声爆鸣!

    火焰短枪在射中巨手的瞬间,竟是直接爆裂了开来。

    然而,那小小的短枪与遮天巨手相比,实在太过渺小了,即便爆炸开来,也只像是夜幕里亮起的一小团烟花,一闪过后,随即便消散开来。

    黑色巨手甚至连停顿一下都未有,仍是不断朝下方压迫而来。

    “没用的,挡不住……”马面鬼物与沈落并肩而立,连连摇头。

    沈落眉头紧皱,又从身上取下一杆短枪,再次注入法力,化作火焰短枪的破空扔去。

    一枪飞出,接着又是一枪,呼啸之声连连作响。

    他竟是一口气,接连将剩余六杆同为法器的火焰短枪当做普通兵器一般全都投掷了出去。

    他虽然还无法真正驾驭法器,但凭借蛮力和法力强行灌注发挥出的威力,还是远远超过一般符器。

    “轰轰轰……”

    高空当中爆鸣之声不断炸响,一次次火枪爆炸的威力层层叠加,终于从一团小烟花,汇聚成了一大片巨大火海。

    沈落顾不得看结果,在袖中稍一摸索后,又把那根尺许来长,散发着逼人寒气的小枪摸出。

    他双手紧握小枪,体内无名功法极速运转,一身法力从丹田中毫无保留地狂涌而出,几乎全部灌注进了其中。

    那柄晶莹小枪上顿时白光大涨,竟是直接涨大成了一杆丈许来长的冰矛。

    “去!”

    沈落口中爆喝一声,再次用尽全身气力,将冰矛朝斜上方投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