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妖风
    “都是些道听途说之辞,绿袖姑娘不用自己吓唬自己。况且你身在白家,谁不知是大名鼎鼎的驱魔世家,哪里有妖邪胆敢不怕死地来犯?”沈落安慰道。

    “那倒也是,哈哈……反正只要不是魔物,寻常妖怪鬼物的,家主和长老们随便出去一人,也足以灭掉了。”小姑娘闻言,自顾笑道。

    沈落听闻此言,眉头微微一皱,试探问道:“绿袖姑娘,白家当年驱魔之事,你可知道?”

    “那都是百十年前的事了,府里除去长老们不说,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们才知道些内情,我自然更不知道了。不过嘛,我最近倒是听到一些关于驱魔的传言,里面有多少真多少假,我也不知道。”绿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话锋一转地说道。

    “左右无事,你且说来听听?”沈落一副好奇模样道。

    “成,那我就说说。在建邺城外,靠近紫云山的地方,有一个叫做桃源村的地方……”绿袖也似被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娓娓叙述起来。

    原来,在这个叫做桃源村的地方,自古就生有一棵巨大的蟠桃树,村子里的人代代繁衍,却也不知这古树起源何时,只知道其树龄已经不下千年了。

    传说,这棵蟠桃古树年年开花,数百年里却从不见结果,村里人虽然纳闷,却也将这古树视为祥瑞,好生看护。

    可后来有一年,桃花正开得最盛的时候,天上忽然降下一股妖风,裹着浓浓黑烟将桃树给围了起来,使得村民无法靠近,桃树上的枝叶也快速衰败,纷纷落了下来。

    当时的村正是一个叫秦守安的人,为了保护桃树,打着火把,提着柴刀,想要将妖风驱走,结果非但没有成功,还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之后妖风更加猖狂,不但控制了秦守安,还控制了许多山猫野猪,令其攻击村民。

    村民苦不堪言,便凑钱请外面的仙师前往降妖,结果一连去了三四个,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最后,那位村正的女儿为了救自己的父亲,历经艰难想要来建邺城求助,最后在路上恰巧遇上了一位辟谷期的大侠,被此女孝心所感,随其赴桃源村降妖,结果却发现那妖风似乎是修为不低的魔物,那村正秦守安和许多山野活物都已被其魔化,变得十分嗜杀残忍。

    那位大侠很快就陷入了苦战,最后总算救下了整个村子,但却不知所踪了。

    “那妖风呢,可曾被斩杀?”沈落听完之后,追问道。

    “传闻里没说,不过既然桃源村自那之后就没了魔患,想来应该是斩杀了吧。”绿袖想了想,说道。

    沈落暗自沉吟,却隐隐觉得那“妖风”,极有可能并未被真正斩杀,只是具体情况如何,恐怕也只有那位“大侠”一人知道了。

    绿袖说完之后,又跟沈落闲聊了些其他传闻轶事。

    不多时,白霄天前来催促,说要开宴吃饭,才止了两人的谈论。

    沈落换好崭新的圆领青袍,将石匣又揣回了身上,这才跟着白霄天前去赴宴。

    ……

    入夜,沈落本打算取出那枚玉佩,查看一下里面记载的《纯阳宝典》功法,可回到房内后没多久,就困倦袭来,一头倒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他昏昏沉沉地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感到身上一阵凉意袭来,身子一个哆嗦,下意识伸手往身旁一抓,想要去拉被子,结果被子没抓到,手里却摸到了一根冰凉硬物。

    沈落先是皱了皱眉,但紧接着就猛地睁开了眼睛,意识也瞬间清醒过来。

    他猛地坐起身来,身边立即一阵“叮当”作响,却是几根短枪从身上掉落下去,相互碰撞着滚落在地。

    沈落低头一看,正是梦游珈蓝寺时自吴统领处得来的那些火焰短枪。

    他马上反应过来,自己又入梦了!

    “哎哟……”

    “救命啊……”

    不等他弄清楚是怎么回事,身后就传来了一阵阵凄厉的哀嚎求救声。

    他猛然回身望去,就发现身后几丈开外的地面上,赫然伫立着七八根粗壮的青铜柱子,上面铜锈密布,缠绕着一根根黑气凝聚而成的绳索。

    一个个青面獠牙,模样狰狞的鬼物被这些绳索捆绑着固定在铜柱上。

    不知为何,这些鬼物看起来都是一副蔫头耷脑的样子,其中还有些缺胳膊少腿的,看着竟莫名有些凄惨。

    沈落下意识抓起两杆短枪,朝后退了五六步。

    脚步声引起了一众鬼物的注意,它们纷纷抬头,在看到沈落之时,顿时骚动了起来。

    一个青头赤目的鬼物激动地尖叫不已,露出满口尖牙,一个舌头垂至腹部的吊死鬼朝他伸出了一双干枯的双手,还有一个断头鬼脑袋拎在手里,冲着他摇个不停……

    沈落一阵毛骨悚然,稳了稳心神,视线再朝周围一看,才发现自己身下,包括那些青铜柱子在内的区域,赫然是一座占地面积不小的圆形祭坛。

    祭坛中央填着夯土,而四周却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地堆叠着一座座用人头骷髅垒起来的白骨京观,全都面朝祭坛内映绿光,看得沈落一阵头皮发麻。

    他抬头望了一眼,头顶天空阴沉沉的,一层厚厚的黄云将天幕压得极低,气氛诡异且压抑,而祭坛四周却地势开阔,根本不见半点活物迹象,看起来俨然是一片死寂荒野。

    “沈落,沈落……”

    就在这时,沈落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呼喊之声。

    他忙回头看去,就见一个马头人身的赤红色鬼物,正一边张着长长的马嘴,口吐人言大声呼喊着自己的名字,一边激动地挥舞着仅剩的一根独臂。

    沈落心中大惊,实在不知道这鬼物为何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他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马面人身的鬼物,才发现其身上所穿服饰与旁边其他鬼物不同,那样式看着竟然有几分像衙役穿的官衣。

    “你是什么鬼,怎会知道我的名字?”沈落小心靠近了一些,皱眉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