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闲聊
    “老祖。”白鹤城两人神色一肃,立马回道。

    “春秋观之事我已经知晓,但这并非眼下最紧要的事情。”白家老祖传音说道。

    白鹤城与白江风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垂手而立等着老祖的吩咐。

    “春秋观已毁,霄天却还没能学全《纯阳宝典》,将他送至其他真正的修仙大宗去,看看能不能学到更厉害的术法,早日成才。”白家老祖继续说道。

    “请老祖明示去处。”白鹤城知道老祖不会无的放矢,恭敬道。

    “我早年在化生寺还有些香火情,已经差人送去了书信,过些时日应该就能有回复。”白家老祖继续传音道。

    白鹤城闻言,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喜色。

    化生寺位于长安城附近,乃是大唐境内数一数二的修仙大宗,其门内《金刚伏魔》大法更是赫赫有名,远非春秋观可比。

    “若是霄天能够进入化生寺修行,那的确是我白家幸事。”白江风也忍不住说道。

    “你们也不用太过高兴,我与化生寺的那点香火情,也就仅仅够将霄天送进山门,他届时多半也只能从一名外门弟子做起。若想要真正习得高阶术法,还得靠他自己争取。”白家老祖的声音再次传来。

    “霄天资质绝佳,就是性子太过随性洒脱了些,影响了修炼。此番磨砺后,他应更加勤奋一些,决不会白白辜负了老祖的一番悉心栽培。”白鹤城如此说道。

    此言过后,老祖那边便再无言语,只留下白鹤城二人,为了此事欣喜不已。

    ……

    与此同时,沈落正跟着白霄天一路回了他的院子。

    刚进院门,一个身着丫鬟服饰的十三四岁伶俐少女就迎了上来,甜甜地叫了一声“少主”。

    “绿袖,你这丫头怎么没去大门口接我?”白霄天见状,脸上露出一抹笑意,伸手捏了捏她圆乎乎的脸颊。

    “我听到少主带了客人回来,就忙着收拾客房,一时给忙忘了,等记起来时,少主已经被家主叫去了,我就又回来等你们了。”少女揉了揉脸颊,说道。

    “这个鬼精的丫头叫绿袖,从六岁起就伴在我左右,虽说是侍奉于我,不过我一直将她当小妹妹看的。”白霄天说罢,也将沈落介绍了一下,毫无少主架子。

    “见过沈公子。”绿袖闻言,立马冲沈落欠了欠身。

    “叫声沈大哥就行。”沈落摆了摆手,笑道。

    “少主,沈大哥,你们一路舟车劳顿,肯定很辛苦吧,房里已经备好了药浴,你们快去泡上一泡,解解乏。”绿袖引着两人到了屋前,说道。

    “你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倒真觉得浑身不自在了。这样,你先带沈落去房里沐浴,我这边今天让别人侍奉就好。”白霄天抖了抖肩膀,笑道。

    “小婢遵命。”绿袖连忙应下,施了个万福。

    说罢,白霄天就回了自己房间,沈落则在绿袖的引领下,进了客房。

    沈落进去一看,眼睛微微一亮。

    这房间说是客房,却比自己家中的正房还要气派,尽显豪门气度,一进门里不见床榻,却是有一间摆着桌椅茶具的客室,往里去还隔了一道门,在那里面才是真正的起居卧室。

    绿袖走在前头,推开了里面那道门,一股混合着草药和鲜花的浓郁香味,马上就从里面飘了出来。

    “这味道香而不腻,温而不燥,闻着还有些让人身心放松的感觉,看样子药浴里除了红花、当归等活血通络的药物,还放了不少镇静安神的草药吧?”沈落站在门口,微微一嗅,随即问道。

    “没想到沈大哥还通药理哩?说得全部都对。”绿袖轻掩杏口,明眸一弯地说道。

    “略知一二而已,让绿袖姑娘见笑了。”沈落笑了笑,说道。

    “哪里的话!能被我们少主真心当做朋友的人可没几个,由此便可知道沈大哥也是顶厉害的人。”绿袖圆脸上笑意不减,笃定道。

    沈落走进里间,就看到卧房内靠左贴着墙的地方,摆着一张雕花牙床,右手边则隔着一架屏风,阵阵白色雾气正从屏风后边冒了起来。

    “沈大哥,小婢这就叫二个丫鬟进来侍奉沈大哥沐浴。”绿袖走上前来,抬手就要帮他脱去外衣。

    沈落连忙一侧身,避让了开来,口中忙说道:

    “不用劳烦绿袖姑娘了,这个我自己来就可以。”

    “那怎么行,小婢可是得了少主吩咐的,必须好好侍奉沈大哥。”绿袖赶紧说道。

    “无妨,我已习惯一人沐浴,要是有人在侧,我反倒有些不自在。绿袖姑娘若是怕你家少主责备,那就在外面陪我说说话即可。”沈落笑着说道。

    沈落此言自然不真,他自小在家中也是惯受伺候的,怎么会不适应受人侍奉?实则是他的怀中还放着那石匣,里面藏着玉枕,天书和纯阳宝典等物,可不能被外人看到。

    “那好吧,绿袖就在外面跟沈大哥说说闲话,还希望沈大哥不要嫌弃我聒噪才是。”绿袖见拗不过他,只好嘟着嘴说道。

    说罢,有两个小丫鬟从什么地方搬来了一只圆凳,绿袖就坐在了外面。

    沈落走入屏风后,看到浴桶旁的桌案上,已经放了一套崭新衣衫,便将石匣从怀中取出,放在了桌案上,用衣服盖了起来。

    而后,他脱掉身上穿了几日的衣衫扔在一旁,爬进浴桶里躺了下来。

    霎时间,他的周身被温度适宜的药液包裹,便感觉浑身上下的毛孔,都仿佛在瞬间打了开来,一直紧绷着身体和精神,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沈大哥,听说这次你和少主返回建邺城途中,遭到妖邪追杀,情况是不是很凶险?”绿袖在外面等了半天,不见他说话,便主动开口问道。

    “凶险是很凶险,不过最后也都化险为夷了。“沈落不愿细说,便敷衍道。

    “其实最近建邺城周边,好像也不太平,传闻说城外十里铺那边已经死了好几个人,都说是给妖魔蛊惑了神智,有的自己投水了,有的自己上吊了,最玄乎的一个,愣是自己把自己的头给砍掉了……光是听着就吓人。”绿袖倒没在意,自顾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