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回白家
    沈落眼见二人一时不会收功,便将湖边的包裹重新背在身后,而后就地盘膝坐下,运转功法,恢复法力。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灰袍老者和白霄天才同时停手。

    沈落并未沉溺于修炼之中,察觉二人情况,便也停止运功,站了起来,肃立一边。

    白霄天此刻气色已经恢复大半,身体上残留的诡异金光也消失无踪。

    “三爷爷,刚刚光顾疗伤,给你介绍,这位是沈落,是我在春秋观内的同门师弟。沈师弟,这位是我三爷爷,也是我白家长老,白江风。”白霄天看到沈落走了过来,介绍道。

    “见过白前辈。”沈落行了一礼。

    “沈小友年纪轻轻,修为已经不凡,刚才我远远看了一眼,小友似乎精通通灵控妖之术,真是英雄出少年。你可是流华城沈家的子弟?”白江风抬手虚扶了一下,上下打量了沈落两眼,轻笑地问道。

    “前辈谬赞了,在下乃是春华县人士。”沈落摇头说道。

    白江风哦了一声,看着沈落的目光隐隐闪过一丝异样。

    “今日幸好三爷爷你及时赶到,否则我这条小命就真的没了。”白霄天拍了拍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族长接到你用传讯法阵发出的求救信息,我恰好在这附近,立刻让我过来解救于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江风问道。

    “传讯法阵?”沈落脑海浮现出白霄天之前设下的那个金色法阵,心中闪过一丝恍然。

    “此事说来话长……”白霄天叹了口气,当下将春秋观被围,二人侥幸逃出,被古化灵一路追杀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只是他并未提及有关纯阳宝典的事情,将古化灵追杀二人的理由改成杀人灭口,以免春秋观灭门之事外泄。

    沈落听闻此话,垂下眼帘,对白霄天暗生感激。

    他有无名天书在手,对纯阳宝典其实并不是十分看重,只是当日已经发下誓言,必须保住此物,倒是不好违誓。

    “什么!春秋观被灭门了!”白江风听完后,大惊。

    “我离开时观内尚有争斗,只是妖鬼势大,只怕所有人都难以幸免。”白霄天神色一黯地说道。

    “春秋观并非小门小派,此事重大,必须马上告知家主,走,先回白家!”白江风点点头,两手抓住沈落和白霄天,身上青光大放,包裹着三人冲天而去,很快消失在远处天际。

    有了白家长老接应,沈落两人终于不用再每日惶惶,仓皇赶路。

    如此行了数日,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建邺城。

    建邺城建成不止千年,自古以来就是长江南岸的一座重镇雄城,毗邻东海岸,与沈落自幼生长的春华县城自然大不一样。

    遥遥望去,便可见城墙绵长,城郭高耸,城楼上大唐旌旗飘扬,守卫士卒全副铠甲,戈戟明亮。

    沈落与白霄天共乘了一架马车,一个坐在轿厢床边撩开了窗帘,满眼新奇地打量个不停,一个依靠在对侧轿厢一角,闭目养神。

    “白霄天,那边那座五层高的尖角楼,是什么地方?”沈落指了指窗外,问道。

    “那是八仰楼,建邺城里颇有名气的酒楼,其实菜色一般,只是出入皆是达官显贵,某种程度上来说,能进入其中本身就是一种身份象征。要我看,是名过于实,还不如前边的醉仙居。”白霄天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说道。

    “少主,这好歹是咱白家自己的生意,您可别这么拆台啊。”马车外,赶车的是一位白家的老仆,忍不住说道。

    “这是你家的酒楼?”沈落闻言错愕道。

    “是我家三房打理的生意,长房一向不插手这些事务的。”白霄天随意道。

    “你们家不是驱魔世家么?怎么还有酒楼生意?”沈落疑惑道。

    “单凭降妖除魔,想要维持家族运转,哪有那么容易?光是培养三房子弟成为修仙者都不够,更何况还有聘请供奉,哪个不是流水的花销?”白霄天笑道。

    “白家有凝魂期老祖坐镇,还需要聘请供奉?”沈落又问道。

    “我们白家自己的修士有限,想要坐稳建邺城第一修行世家的位置,还得权钱两手皆通。”白霄天意味深长地说道。

    “此话怎讲?“沈落问道。

    “这么说吧,我们白家长房管着修行事宜,二房出仕为官,三房经商赚钱,这三管齐下,才有了当下的局面。”白霄天看了沈落一眼,如此说道。

    沈落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心中微微有些感慨,这大家族也不好照看。

    ……

    越往城内去,道路两旁的繁华高楼就越密集起来,越显得热闹非凡。

    “这重镇大城就是不一样,春华县里三层的楼房都少见,这里街边却比比皆是,街道上也是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啊。”沈落赞叹道。

    “我自小就生活在此,对此早已经见惯不怪了,反倒更喜欢在春秋观里这两年的日子。上山修行,下山买酒,见的人少了,彼此反倒容易相熟。每回去土集镇上时,那沽酒的春嫂,还总要饶我半两酒水。”白霄天叹了口气,有些怀念地说道。

    “那是看在与你相熟的份儿上吗?你每次去买酒,都要被她偷偷地摸下手?还不是看重你土集镇第一美男?”沈落轻嗤道。

    “哈哈,那是当然,大唐第一美男我也当得,只是我平素为了低调,不图虚名而已。”白霄天浑不在意,哈哈大笑道。

    马车走在青石铺就的宽敞街道上,绕过了一处街角。

    白霄天忽然坐起身来,叫停了马车,说是让沈落稍微等等,就自顾跳下了马车。

    不一会儿,他一手捧着一个牛皮纸包,一手拎着一个白瓷酒壶,又爬回了车上。

    “上次回来得匆忙,都没能喝上一口这玉醉楼的梅花酒,可馋死我了。还有这张记铺子的鲜肉汤包,你尝尝,味道没的说。”

    白霄天打开牛皮纸包,里面包着两个又白又大的肉包子,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肉香,看得沈落也不由食指大动。

    沈落也不客气,捧起一个咬了一口,溢了满嘴的汤汁,齿颊之间尽是满足的味道。

    白霄天没吃包子,只是满脸笑意地看着他,打开了酒壶的瓶塞。

    霎时间,一股盖过肉香的桂花香气,瞬间弥漫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