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三十章 鬼将
    只是其面孔乌黑,本该装着眼珠的眼眶内,却是一片空洞,只有两点绿豆大小的白焰在里面闪动,一看就知道不是活物。

    沈落和白霄天眼见此幕,均都心中一沉。

    他们在下面看得很清楚,那黑甲鬼将是从古化灵身后的突然浮现的漩涡中飞出的,竟是其通灵召唤出的鬼物。

    二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不好的预感。

    “唤吾出来,所为何事?”黑甲鬼将转首看向古化灵,用嗡嗡的含糊不清的声音说道。

    “鬼三将军,劳您大驾了,小女子此刻遇到些强敌,只能请你出手一次了。”古化灵对黑甲鬼将似乎颇为尊敬,敛衽行了一礼后说道。

    “强敌何在?待吾扫之!”黑甲鬼将一挥手中长柄大刀,眼眶中白焰骤然狂涨了倍许。

    “麻烦鬼三将军替我挡住那人便可。”古化灵也不客气,直接冲下方沈落一指的说道。

    黑甲鬼将看了沈落一眼,也不见其如何举动,身体便化为一股粗大黑气,朝着沈落飞射而下。

    而古化灵背后骨翼一展,朝着地面俯冲而下,却是扑向了白霄天。

    “来得好!”

    白霄天大喝一声,铜钱飞剑此刻已经飞回他的手中,和那金锏虚影融合,再次化为一柄赤红大锏。

    他体内法力滚滚注入其中,“呼啦”一声,一层赤色火焰从大锏上腾起,熊熊燃烧。

    白霄天手臂一挥,一道剑气般的赤色火浪从锏头足足射出出四五丈远,朝着古化灵迎面劈去。

    飞扑而下的古化灵身形突然向旁边一滑,如一尾鲤鱼穿行浪花之间,在间不容发之际贴着火焰剑气躲闪了出去,瞬间冲到白霄天身前,抬手一挥。

    一道紫芒从其手中脱手射出,正是三尖爪刺,轰然射向白霄天胸口。

    白霄天面色一沉,似乎不明白古化灵是怎么做到的,但紫芒临身,他只有奋力抵挡,手中赤红大锏横扫而出,打在了三尖爪刺上。

    “铛”的一声巨响!

    白霄天赤红大锏蕴含金甲神将的威能加持,力量极强,一下将三尖爪刺震飞,但白霄天身形也是剧震,朝着后面踉跄退了两步。

    他并非是抵不住三尖爪刺上蕴含的力量被震退,而是刚刚大锏打飞三尖爪刺的瞬间,一道紫芒从三尖爪刺上射出,打在了他的胸口。

    若非他此刻金甲神将附体,已经重伤了。

    “借来的力量终究是外力,你根本掌控不了,再强大又有何用?”古化灵冷笑一声,身形再次施展刚刚的游鱼身法,飞扑而上。

    白霄天面色难看,怒哼一声,手中赤红大锏幻化出道道锏影,朝着前方飞卷而去。

    ……

    另一边,黑甲鬼将所化的黑气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冲到了沈落所在的湖面上方。

    沈落立刻施展踏水诀朝后急退,同时抬手一挥。

    “哗啦”一声,一只丈许大小的水掌从湖泊内腾起,拍向鬼将所化黑气。

    但那股黑气并未停顿或者躲闪,径直朝着水掌冲来,竟然从水掌上穿透而过,扑到沈落身前。

    长柄大刀从黑气内射出,朝着沈落狠狠地劈砍而去,刀身黑芒吞吐不定,“嗤嗤”作响。

    眼看沈落便要伤在这大刀之下,其身前水波猛然剧烈翻滚,硕大海龟蓦然从中跃出,挡在他的身前。

    正是小归!

    沈落两手贴在小归身上,体内法力蜂拥而出。

    小归龟壳迅速变成漆黑之色,并有一层黑光浮现而出。

    但这大刀去势太急,不等龟壳尽数变成黑色,已经狠狠砍在龟壳之上。

    只听“嗤啦”一声,龟壳之上赫然被砍出一道裂痕,隐隐有鲜血涌出。

    小归发出一声满是痛楚的惨哼,但其随即龟壳上的黑光一闪,一股足足大了倍许的凌厉刀劲反震而回。

    “砰”的一声闷响,长柄大刀赫然爆裂而开,鬼将所化黑气也被朝后震退了一步。

    黑气略一翻滚,化为了那黑甲鬼将的身形。

    他原本握着长柄大刀的右手也自小臂以下不见了踪影,却没有血液流出,断臂处缠绕着一缕缕凝厚的黑气,竟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生成新的手臂。

    沈落见此,忙施法召唤出水形漩涡,将海龟飞快送走,同时“哗啦”一声,一道橙色身影从中窜起,手中一柄大铜锤冲鬼将劈头盖脸砸下。

    却是沈落已将浪生再次召唤了出来。

    鬼将脚步一转,朝旁边横移而去,同时其右手中黑气一阵缭绕翻滚,再次生出了一杆长柄大刀,横劈向了浪生胸口。

    浪生并未躲闪,身形在原地一转的避开了这一刀,手中大铜锤在身后抡了一个半圆,从后面砸中了黑甲鬼将的后背。

    “砰”的一声闷响,鬼将后背盔甲赫然被砸出一个大洞,半边身体几乎被尽数砸碎,但其左手五指成爪一探而出,狠狠抓在了浪生胸口。

    “嗤啦”一声,浪生身上的皮甲被撕裂,胸口被抓出五道深深爪痕,蓝色的血液蜂拥而出。

    浪生发出一声暴怒的嘶吼,手中大铜锤一挥,自上而下砸在了黑甲鬼将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鬼将身体整个爆裂而开,化为一片片黑气,但下一刻,又纷纷朝一处滚滚汇聚而去。

    黑芒一闪,黑甲鬼将的身形再次凝聚而出,看起来竟没有受到丝毫伤害的样子。

    浪生眼见此景,愣了一下,随即身形再次冲了上去,手中双锤一上一下轰向鬼将的脑袋和胸口。

    鬼将丝毫不理浪生的攻击,手中长柄大刀如电虚空一斩,化为一道刀影,砍向浪生的身体。

    “砰”“砰”两声闷响!

    鬼将身体再次被打碎,化为一片黑气,但其手中长柄大刀也在铜锤身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浅的伤痕。

    鬼将所化的黑气略一翻滚,又一次开始汇聚。

    附近湖面“哗啦”一响,七八柄水剑从湖中射出,斩向了翻滚的黑气,却是沈落出手了。

    他身上更飞出一道纤细红光,正是那柄暗红短锥,也切在了黑气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