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夜奔
    他猝不及防之下,只能运起法力护住手臂,打算硬扛这一下。

    可就在此时,一道白光却从他手臂下方疾射而过,“砰”的一声,打在了那妖犬头上。

    妖犬口中哀嚎一声,身子向后一翻,贴地滚了开去。

    白霄天回身一看,正是沈落操控着那柄符器飞叉,将他救了下来。

    他嘴角闪过一抹笑意,手掌一挥,袖内顿时红光一闪,一柄铜钱符剑立即飞射而出,与沈落的飞叉擦身而过,直刺向了那头妖犬。

    沈落则抬手一招,催动符叉在半空一旋,掉头直刺向另一头扑向他的妖犬。

    那头妖犬体型比另外两头都大上几分,眉心中间也比它们多了一道白色竖纹,看着就像生了一只竖眼一样。

    沈落看了一眼,就不由得想起了那只三眼妖狐。

    那妖犬眼见符叉迎面直刺而来,一双幽绿眸子微微闪动了一下,突然张开血口朝前一喷,一股墨绿色的水箭“嗖”的一下飞出,打在了符叉上。

    符叉表面立即“嘶嘶”作响,顿时冒起一阵白烟。

    沈落心中一紧,发现自己与符叉之间的法力联系,忽然变得有些断断续续。

    飞在半空中的符叉,也有些失控般地上下晃动起来。

    那头妖犬轻易地躲过了符叉,身形一纵,朝着沈落扑了上来。

    沈落此时再想调转符叉回来,已经来不及了。

    他当机立断,舍了符叉,在妖犬扑上来的瞬间,身形一矮来到其身下,运起一身阳罡之力,一拳举过头顶,朝它的腹部捣了上去。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沈落手上一阵剧痛,只觉得好似砸在了一块铁板上。

    妖犬虽然也被打得飞了出去,但却丝毫没有大碍,落地之后,身形一个拧转,再次朝着沈落扑了上来。

    沈落心知不能力敌,便只能闪身躲避。

    “轰……”

    就在这时,距离不远的白霄天那边,却突然传来一声爆鸣,一团火光冲天而起,将这片荒野驰道都映照得一片光明。

    妖犬似乎不太适应突然变亮的天光,两只瞳孔微微一缩,动作便有些迟钝。

    沈落趁机闪在一旁,偷眼朝白霄天那边望去。

    只见其正手持铜钱剑,与一头妖犬贴近厮杀,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地面上,还亮着一团火光,似乎是某种符箓爆炸之后留下的痕迹。

    而在火团旁边,另一头妖犬浑身焦黑的躺倒在地,身子已经被炸成了两截。

    沈落精神一振,瞥了一眼前方三四步外掉落的符叉,暗自提了一口气,竟是学着白霄天那样,不退反进地朝自己这头妖犬迎了上去。

    妖犬狂性大发,同样腾空扑来。

    沈落可不会那七星罡步,速度自然也没法跟白霄天相比。

    只是等他跑过三步之后,口中突然低喝一声,双脚骤然发力向上一跳,用尽了全力跃入了半空,赫然比妖犬还高出去一截,同时一只夹带符箓的手掌,朝着妖犬的额头重重拍了下去。

    “轰”的一声巨响!

    一道白色雷光陡然从天而降,猛地砸在妖犬头上,直接将其砸落了下去。

    沈落瞅准时机,双手一掐法诀,大喝一声:“起!”

    地面上的符叉,立即亮起白光,“嗖”的一声,笔直冲天射出,直接贯穿了妖犬的心脏。

    妖犬并未立即倒下,反倒因为重伤凶性大发,再次张口朝沈落一喷,一股墨绿汁液持续喷出,洒落在地面上,冒起阵阵烟雾。

    沈落连连后退,不断闪躲。

    妖犬挣扎着追了几步,终于不支地倒了下去,身子抽搐几下,便没了声息。

    沈落将符叉召回手上,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上面出现了坑坑洼洼被腐蚀的痕迹,尾部缠着的符箓颜色也变得越发浅淡,顿时心疼不已。

    他转身朝白霄天那边望去,本想上去帮忙,结果就看到白霄天已经将另一头妖犬的头颅斩了下来,正在擦拭剑身上的污血。

    沈落松了一口气,走到妖犬身旁,找准其腹部位置,用符叉一下刺了进去,拉开一道口子,在里面一阵翻找。

    “沈落,你在做什么?”白霄天这时也走了过来,有些诧异道。

    “不是说妖物腹中都有妖丹么?我找找看。”沈落答道。

    “别白费力气了,这种修为低劣,连灵智都没开发多少的妖物,怎么可能有妖丹?”白霄天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什么意思,这妖丹难不成还需要修炼得道才能有?”沈落疑惑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这种妖犬身上是不可能有妖丹的。你这小子还隐藏了多少实力,这头妖犬可比我杀的那两头厉害多了。”白霄天望着妖犬,说道。

    “方才那团火光是怎么回事?是用了什么雷符吗?”沈落直起身来,又问道。

    “那个是爆裂符,不算雷符之属,乃是一种火系符箓。”白霄天随意道。

    “原来如此,还有没有,能不能给我个十几张防身?”沈落开着玩笑道。

    “别想了,我也就只剩了一张。事不宜迟,咱们还是抓紧赶路要紧。”白霄天白了他一眼,说道。

    说罢,两人再去看时,却已经不见了马的踪影。

    二人追出了二里地,才找到了受惊逃走的马匹,骑上后继续往松藩县赶去。

    他们这一跑又是十数里路,远远听到了一阵阵水花声,却是已经来到了白练河岸边。

    “前边就是白渡桥,过了以后再走两个时辰,就能出春华县地界了。”沈落一勒缰绳,指了指远处的河对岸,说道。

    白霄天也收住了马蹄,循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神色却是微微一变。

    “怎么了?”沈落见他面色有异,忙问道。

    “那边有人。”白霄天沉声道。

    沈落揉了揉眼睛,朝那边仔细望去,就看到那座石拱桥的桥头边,正有一人头戴着斗笠,背靠在桥头石柱上,似乎是在等人。

    夜里虽有月光,但距离稍远,以沈落的目力也无法看清那人容貌,只是隐约觉得那个人的侧影,看起来有些眼熟。

    他与白霄天对视一眼,轻轻一抖缰绳,催促着马儿朝桥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