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尸影鬼
    田铁生”身形不稳,视野又被遮蔽,直到符叉到了胸口才注意到,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

    情急之下,其周身绿光一盛,胸口处绿毛疯涨,瞬间交织化为一道绿蒙蒙屏障遮挡住了要害。

    符叉表面灰白色光芒大作,表面符文流光闪动,一下子涨大了三四倍。

    “砰”的一声,田铁生那层由绿毛所化绿色屏障如同纸糊一般,被白色符叉洞穿而过,直接击在了田铁生胸口处,那层绿光更是直接粉碎溃散。

    “噗嗤”一声,符叉带着鲜红血迹从其后背穿出,留下了一个碗口粗的血洞。

    田铁生挣扎的身躯骤然停住,眸中的神采飞快黯淡下去,整个人被水球带着旋转个不停。

    沈落深知对方强大的恢复能力,不敢放松,两手车轮般掐诀一催,符叉之上白光大盛,一股巨大寒气爆发而出。

    “咔嚓”一声,包裹住田铁生的水球被一下冻结,化为了一只巨大冰球,漂浮在河面上。

    田铁生则以一个怪异扭曲的姿势,被冻结在了冰球之内,一动不动。

    沈落眼见此景,这才松了口气,转身查看起小归的情况。

    小归已经恢复之前的大小,脑袋也探了出来,只是嘴角隐现血丝,耷拉着眼皮,显得有些萎靡。

    沈落急忙通过心神沟通安慰其一番,又单掌抵住其背壳,凝聚一股法力注入了其体内。

    小归在这股法力滋养下,精神稍稍提振了几分,用脑袋轻轻蹭了蹭沈落的身子,似在表达着谢意。

    “小归,刚刚你震断对方双臂的能力,是怎么回事?”沈落伸手轻抚了一下小归的脑袋,问道。

    小归得意地轻呜了一声,通过心神传递过来一段信息,语序比较凌乱,大致意思是那是它的天赋神通,只要是不超过它承受范围的力量,它的龟甲都可以将之吸收然后加倍反弹回去。

    不过此天赋神通对法力消耗不小,它目前靠自己的能力还无法施展,需要和沈落配合才行。

    沈落听闻此话,心中一喜。

    这招龟壳反震的神通胜在可攻可守,且出其不意,其价值远远胜过它的水箭攻击了。

    他估计田铁生最后那一击应该有几近炼气后期的威力,小归如今不过是炼气初期,便能将这一击加以反弹并震断对方双臂,若是小归的修为能够再提升一些,恐怕便能抵挡住辟谷期的攻击了。

    沈落有心想要再了解一下小归的这个天赋神通,但此处距离春秋观还不算太远,并非久留之地,勉励了小归两句后,便施法将其送了回去。

    他目光再次看向不远处漂于河面上的冰球,正准备走过去,结果刚一抬脚便觉得脑海一阵晕眩,体内传来一股虚脱之感。

    通灵役妖之术对法力消耗颇大,他刚刚又被小归吸走了一半的法力,如今体内法力已经见底。

    沈落深吸一口气,强打着精神,朝冰球走去,准备赶快将现场可能泄露他神通的痕迹大略打扫一下,然后马上离开。

    就在此刻,响亮的破空之声传来,一道红光从远处飞射而至,瞬间便到了眼前。

    “莫非是追兵?”

    沈落心中一惊,来不及细看红光是何物,掐诀一挥,手中符叉光芒大盛,便要迎击而上,同时心中急思退路。

    但那红光却没有攻击他,一闪之下飞射至不远处的冰球前,如刺腐土般轻易没入其中,“噗嗤”一声插入了田铁生的脑袋。

    红光这才散开,显现出本体,却是一柄铜钱小剑。

    “这是……”沈落一怔。

    “咿啊啊……”

    刺耳的尖叫声突然从冰球内传出,听得人耳中嗡嗡作响,似有无数细针在耳内钻刺一般,却是田铁生身上突然泛起一道黑色人形虚影,奋力挣扎,尖叫不止。

    但黑色虚影的脑袋被铜钱剑刺中,仿佛钉在了那里,无论其如何挣扎,始终挣脱不出。

    沈落耳膜疼痛,急忙朝后方退了几步,眼中却满是震惊之色。

    他没想到,田铁生体内竟然有这么个东西蛰伏。

    “此怪名为尸影鬼,虽然实力不太高,但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附于活人身上,侵蚀其肉体,将其逐渐化为僵尸,只破坏其附身的肉体是无法将其彻底击杀的,它可以轻易转换附体目标。你刚刚若是再靠近两步,此怪便会趁机附体到你的身上了。”伴随着清朗的声音,一个白色身影出现在远处,几个起落便到了附近,却是白霄天。

    他身上的白衣染了大片血迹,显然不久前也经历过激烈的战斗,不过看其行动无碍,也不知道血迹是别人还是自己的。

    沈落见到白霄天,随即又想起一事,下意识地又退后了几步,警惕地望向白霄天。

    “沈师弟,你没事吧?”白霄天看到沈落这个态度,反倒一愣。

    “你如何能证明自己的身份?”沈落沉声问道。

    今日见了太多诡异之事,古化灵和田铁生先后变成敌人,而且二人皆能化形,他已经不太敢相信任何人了。

    “原来沈师弟担心我是冒牌货?好吧,那我说一下以前的事情,当年我们差不多同时入门,第一次见面是在灵官殿中,相识第二天,我们便一同溜到后山喝了整整三大坛的酒,第三天……”白霄天恍然,将二人以前种种隐秘之事说了出来。

    沈落听闻这些,面色微松,但眼中警惕仍未去,反而慢慢往后退去。

    “就算你是白霄天,此刻整个青华山被灰色光幕罩住,你又是如何逃出来的?”沈落顿了顿,继续问道。

    “此事说起来还要多谢沈师弟,我刚才在宗门大殿那里和妖物拼杀,远远看到你和田师兄下山,便跟了过来,最后在观主的帮助下逃了出来,可惜观主生死未知了!”白霄天黯然说道。

    沈落仔细推敲着白霄天的话,并无破绽,这才安心地点点头。

    “今日不少厉害妖人,其中有人可以幻化外貌,所以小心了一些,还请白师兄见谅。”沈落一拱手地说道。

    “无妨,如今妖鬼攻入春秋观,那些妖鬼之物擅长幻化,正该如此小心。”白霄天摇摇头,然后望向黑色影子,眼中泛起杀机,手掐剑诀一点。

    铜钱剑上红光大放,数道红色剑光从剑身腾起,刺入黑影体内,猛然一绞。

    黑影顿时被撕裂成几块,化为一股股黑气飘散,尖锐叫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