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内奸
    沈落心中念头急转,朝风阳真人快速行了一礼,纵身从孔洞内越过,朝远处逃去。

    “观主,你也和我们一起逃吧。”田铁生迟疑了一下,拉住风阳真人的袖子说道。

    “别说废话,快走!”风阳真人一挥衣袖,一股力量卷住田铁生,将其从孔洞内扔了出去。

    “观主,您保重,我们也会想办法传承春秋观道统的。”牛师兄和丁元看到有出路,立刻急奔过去,也从光幕孔洞上逃了出去。

    风阳真人也没有理会二人,身体挡在孔洞之前,望向半空飞天僵尸,面上泛起绝然之意。

    ......

    沈落四人从光幕孔洞中逃了出来,丝毫不敢做任何停留,不停地向前奔跑。

    几人不敢走大路,专拣小路而行,足足奔出了十几里,已经远离了青华山,才在一条小河附近停了下来。

    沈落本不想停下,但牛师兄和丁元体力不济,不顾颜面地开口央求,二人如今已彻底吓破了胆,自不敢独自留下。

    田铁生耳根软,便也提议稍作休息,沈落不好拒绝,便停了下来。

    周围是一片荒野,在很远的地方才有一个村落的影子。

    牛师兄和丁元疲累已极,扑到河边喝水洗脸。

    沈落倒不觉得累,回首望去,青华山还清晰可见,整个山峰仍旧被那个灰色光罩罩住。

    此刻距离远了才能真正看清那光罩何等巨大,仿佛一个灰色巨人耸立在远方。

    “敌人如此厉害,看来春秋观这一次真的在劫难逃了....”田铁生也望着远处的青华山,喃喃说道,满脸痛苦之色,眼中热泪盈眶。

    “这些都是我们无力改变的,只能接受,田师兄不必过于伤心,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沈落拍了拍田铁生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岔开话题问道。

    “先回老家躲避一段时间,沈师弟,你呢?”田铁生深吸一口气,收起了悲伤,说道。

    “我也先回家一趟吧。”沈落眼神微一恍惚,说道。

    他如今已经踏上修仙之路,一个新的世界就在面前,再去过普通人娶妻生子的生活是不太可能了,不过还是想要回家一趟。

    至于那之后要如何,他现在还没有考虑好。

    “那些妖人能够飞天遁地,这里算不上安全,我们还是此处分手为好。”沈落很快收起思绪,说道。

    “没错,二位师兄,我们就在此处分手吧。”田铁生点了点头,喊了牛师兄和丁元一声。

    “也好,你们先走吧,以前对不住你们了!”牛师兄经历门中突变,又一口气跑到这里,感觉安全了,心中一松,再也挪不动脚步了,有气无力地说道:“没有力气,想再休息一会。”。

    沈落心中对牛师兄二人本就颇为厌恶,此刻听牛师兄要停下,哪里肯再等他们,也不再耽搁,向田铁生一抱拳,当是告别,转身径直迈步向前行去。

    刚走出两步,他面色骤然变色,然后肩头一晃,朝着旁边瞬间横移了三尺。

    在他躲开的瞬间,一只绿色手掌凭空出现,猛抓在他原来的位置,空气发出“唰”的一声响亮气爆。

    此手掌比寻常手掌粗壮了三四倍,上面粗大筋肉虬结,长满粗硬的绿毛,看起来既恐怖又恶心。

    沈落背后冒出一层冷汗,若非他在梦中数次激战,反应敏锐已非常人,刚刚定然被这绿毛手掌抓住脖子。

    他向前连跃两步,这才转过身来,整个人突然愣在了那里。

    身后不远处,田铁生面露诧异之色,缓缓收回长满绿毛的右臂。

    另一边在河边喝水的牛师兄二人,此刻已扑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赫然已经没有了呼吸之声,。

    “田师兄,你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田师兄?你是何人?”沈落很快恢复过来,冷声喝道。

    “呵呵,师弟好身手,难怪罗师会将纯阳宝典交给你。好了,乖乖交出来,看在我们几年师兄弟的情分上,我会尽量让你走得没有痛苦。”田铁生没有回答沈落问话,呵呵笑着说道。

    说话之间,他另一条手臂也飞快变得粗大,表面长出了浓密的绿毛。

    这两条手臂几乎和腰一样粗,看起来非常不协调,但上面肌肉虬结,让人望之便觉心寒。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沈落看到田铁生变成这个样子,眸中闪过一丝惊色,寒声说道。

    “师弟何必装傻,我花了极大的代价,弄来这张感阳灵符,专门感知那纯阳宝典,岂会弄错。若非不想引人注意,我早在春秋观内便动手了。”田铁生口中说着,左手张开,里面拿着一张白色符箓,上面微微泛起一层白色灵光。

    也不见其如何施法,白色符箓猛然一亮。

    沈落立刻感到背后的石匣一热,丝丝红光从里面透出,心中顿时一沉。

    “原来在那包袱里,嘿嘿,那些蠢货,只知道一门心思地找实力高强之人拼杀,春秋观之人又不是傻子,这关头怎么会将纯阳宝典交给那些人保管?真不枉我耗费心机,提前潜入观中,等我将宝典带回去献给大人,看他们几个还有何话说,哈哈,哈哈……”田铁生看着沈落身上的包袱,眼中闪过一丝贪婪之色,得意地哈哈大笑。

    沈落听闻这些话,心中波澜起伏,豁然转身朝旁边的小河掠去。

    “想跑?你以为自己逃得掉吗?”田铁生狞笑一声,腿之上也迅速长出一根根绿毛,迈步朝沈落追去。

    他动作异常矫健,一步迈出,竟能一次就跃出数丈远,眨眼间便追上了沈落,两只绿毛大手带着两股恶风,朝着沈落的脑袋一拍而去。

    但沈落身前突然闪过一条绳索般的白影,速度蓦然加快数倍,再一次躲过了绿毛大手的抓摄,纵身一跃“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消失不见。

    田铁生惊咦一声,急追两步,看着翻滚的河水,却没有追下去。

    “想躲进河里逃命,啧啧,可惜这条河太小,河边又没有草木芦苇遮蔽,我看你能在里面躲多久?”田铁生冷笑一声,两手一伸,各抓起一块碗口大的石块,握于手中,眼睛扫视前方的河面。

    几个呼吸后,数丈外的河面突然翻滚起来,一团黑影从河底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