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一百零八章 临危受命
    此刻的他身上赫然穿着一袭紫色裙装,一头乌黑长发也变作了刚刚及耳的紫色短发,一双黛眉如远山含春,眼波流转如秋水剪映,眉心处好像贴着花钿一样,印着一个紫色的圆形印记,赫然是一个娇俏可人的女子模样。

    更让沈落感到震惊的是,在其背后赫然生着一对小巧骨翼,正一下一下地扇动着。

    “妖族!”

    罗真人口中一声爆喝,眼里也全然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沈落再仔细一看,才发现古化灵眉心处,哪里是什么花钿?那分明是一个指头尖大小的骷髅头印记,其身上散发出来的,也赫然是无比浓重的妖气。

    “还想传讯警示?晚了……”

    王师伯低喝一声,单手一掌拍出,袖中光芒一闪,便有一杆短戟飞射而出,直奔罗真人胸口射来。

    罗真人后退一步,同样一甩衣袖,一柄泛着红光的铜钱剑随之飞射而出,撞向短戟。

    院落当中顿时异响不断,两柄符器在空中打得难解难分。

    就在此时,罗真人脚下泥土陡然一阵松动,一只白森森的枯骨鬼爪忽然破土而出,在他小腿上猛地一抓,“嗤啦”一下,就扯出数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罗真人本就已经中毒,又被鬼爪偷袭,顿时有些应顾不暇,那杆短戟顺势撞开他的铜钱剑,瞬间射向了他的头颅。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轰隆”雷鸣响起!

    一道手臂粗细的白色电光,从半空骤然砸落下来,直接将那短戟砸得巨颤不已,朝着一旁偏了过去,钉在了地面上。

    一时间,院落里安静得针落可闻,其余三人的目光,一下子齐刷刷地集中在了沈落身上。

    他们谁都没想到,这个平日里被所有人视作废物的记名弟子,竟然出乎意料地用出了一手雷法符箓。

    沈落被看得心里一阵心慌,低头看了一眼下意识抬起的右掌,心中一阵苦笑。

    “小子,隐藏的够深,平时倒是小看你了!”

    王青松目光一寒,随手一甩之下,掌心中一道黑蒙蒙的雾气,立即鼓荡而出,里面竟凝出一张张恐怖鬼脸,争先恐后地朝着沈落扑了上去。

    罗真人见状,身形一个模糊下,来到沈落身前,双手在身前快速结印,一掌朝前拍了出去。

    但见其手印结成,当中大方光明,一股浓郁的纯阳之力汹涌而出。

    那些鬼气森森的黑雾在遇到白光后,顿时如冰雪遇到阳光,直接消散了开来。

    只是光明散去之后,罗真人却是身形一个踉跄,脸上已经布满了黑气。

    “罗师,你还好吧?”沈落见状,焦急问道。

    “没想到你竟真的自学成了符箓之术,看来为师也小看你了,今日我就正式收你为亲传弟子,可还愿意?”罗真人神色怪异地看着沈落,并从袖袍中取出一件法盘状的东西后,肃然说道。

    “弟子当然愿意,只是眼下咱们是不是先想办法逃走啊。”沈落苦笑地回道。

    “放心,为师既然收你为徒,自然会设法保住你的小命。我自有办法!”罗真人听了,嘿嘿一声,突然张口朝着手中法盘喷出一口精血。

    那法盘飘落在地,当中顿时白光大作,笔直射出一道丈许来高的朦胧光柱。

    “走!”

    说罢,他一巴掌拍在沈落后背,将其一个趔趄,打入了光柱内。

    沈落猝不及防,只觉得浑身一僵,整个人都被白光束缚在了当中,一动也不能动。

    “不好!快拦住他。”王师伯见状,高喝一声,双袖之间滚滚黑雾狂涌而出。

    古化灵也已经飞落在地,手腕向上一抬,地下猛地蹿出数具白骨骷髅,朝着罗真人扑了上去。

    这时,也不见罗师说话,沈落的脑海里却蓦地响起了他的声音:

    “带上信物去见你师叔祖,速去向他求援。”

    沈落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罗真人就已经将一块巴掌大小的玉佩,扔在了他怀中。

    下一瞬,他就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外笼罩着的白光突然一缩,他整个人都好像被压着缩入了法盘当中一样,身影从原地消失了。

    罗真人刚松了一口气,后背就被涌来的黑雾侵袭。

    他再次脚踏罡步,身形向前一窜,那件道袍却被他脱了下来,还留在原地。

    只是黑雾蔓延上去后,道袍便很快腐朽,化成了灰烬。

    “你去杀了那小子。”王师伯眉头紧皱,说道。

    古化灵略一犹豫,背后骨翼挥动,作势就要飞身出去。

    “妖孽,休想走。”罗真人口中爆喝一声,抬手朝外一挥。

    一道光团从其手中飞出,直接打在了堂屋门头上挂着的一面八卦镜上,镜身立马向下翻转,折射出一道光芒,打回到了前院门楼内的另一面铜镜上。

    此镜上立即有光芒折射出去,落在院内其他各处,整个院子便被一片光芒包裹,地面也在光芒映照下浮现出一个巨大八卦虚影。

    古化灵身形刚一飞起,却一头撞在了一层肉眼难辨的虚空光幕上,重新跌落了回来。

    “禁制?”她神色微变道。

    “罢了,一个记名弟子而已,无足轻重,先对付姓罗的。”王青松脸色铁青,一步一步朝着罗真人逼近过去。

    ……

    沈落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体好似在不断朝下坠落,眼前尽是茫茫白光。

    不过转瞬之后,他的双脚就重新落在了实处,眼前的白光也暗了下来,只是那种强烈的眩晕感一时还没法消退。

    他向前走了一步,却没能站稳,一个踉跄前冲了一步,慌忙伸出手朝前一撑,手掌就摸在了一片粗糙的石壁上。

    他扶墙站稳后,那种眩晕感终于退去,视线也恢复了正常,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间陌生的幽暗石室内。

    石室四壁上挂着几盏油灯,里面不知烧着什么油脂,燃起的火焰里并无烟气,只是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甜味道。

    沈落目光一转,视线落在了石室一角,立即浑身一紧。

    只见那边正有两道身着破烂黑袍的古怪身影,浑身缠绕着浓浓黑雾,身躯倾斜着漂浮在半空,两人的手臂皆是朝前探着,似乎正要向前扑杀什么一般。

    沈落心生警醒,朝前靠近一步,从两人身子中间空隙望去,就看到被他们夹击的墙角里,有一个身着灰白道袍,头戴五岳冠的清瘦老者,正双手掐着法诀与他们对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