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十六章 来龙去脉
    小袋立刻脱手飞射而出,袋口发出一圈黑光,一股吸力登时罩住那只鬼影。

    黑光一闪,红裙女鬼便被吸入了袋中,院内所有鬼气顿时尽数消失。

    “那……那只鬼物已经被除掉了?”马思墨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嘴唇都吓得紫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家的院子里,竟然一直藏着一只这么可怖的鬼物。

    “马居士放心,鬼物已除,贵府不会再受骚扰了。”罗道人收起了黑色小袋还有桃木剑,又从沈落手里接过七星幡,说道。

    “多谢,多谢,二位真是活神仙,不过那鬼物怎么会到我家的?”马思墨听了这话,松了口气,又不解地问道。

    沈落一怔,这才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望向罗道人。

    罗道人神情也一愣,似乎也没想过这个问题,想了想后,迈步朝隔壁偏院走去,沈落立刻跟上。

    马思墨将鬼物已除的消息告诉马家众人,让他们各自回房,自己则立刻跟了过来。

    罗道人来到偏院古井旁,在附近探查一番,眉头仍旧微蹙着,显然没有收获。

    他微一沉吟,脚下一点,身形飘飞上了附近一栋高大房屋的屋顶,举目四下眺望,很快面露恍然之色,飘身落下。

    “白河镇坐落之地虽然土地肥沃,交通便利,但风水并不太好,从镇外流过的河流呈弓形,且从那个弓形处,有一条小溪流进你们镇子,此等地形被称为弓殍地,易聚阴气。好在白河镇的弓殍地形并不明显,聚集而来的阴气不多,而且镇上人丁兴旺,生气旺盛,足以驱散那些阴气,但你家中这口水井连通地底水脉,井旁又有一棵老槐树,槐树聚阴招鬼,被驱散的阴气都聚集到了这里,使得这里形成了一处**,那只鬼物才会寄宿在此地。也幸好那鬼物修为临近破关,没有怎么出来作恶,否则你一家老小恐怕都已经遭到不幸。”罗道人侃侃而谈道。

    “风水,聚阴地,原来如此……”沈落听得津津有味,将这些知识尽数记下。

    “那我家会不会再引来别的鬼物?需要搬家?”马思墨就没有沈落那样的兴致,惊慌失措地问道。

    “不必,如今鬼物已除,那棵槐树也已毁,聚集的阴气会慢慢散去,你只需将此井填掉便可。如果居士实在不放心,可以和镇上众人协商,将那条小溪给填平,便能破掉此地的聚阴风水局。”罗道人一摆手,说道。

    “是,是,在下代白河镇居民,多谢仙长指点一条明路。”马思墨千恩万谢,心中盘算如何填掉那条祸害的小溪。

    “厉鬼既除,我二人这便告辞了。”罗道人开口告辞。

    “二位仙长何必急着走,在下已经吩咐仆人设好宴席,好好款待二位一番。”马思墨急忙说道。

    “我们还要回山清修,居士不必破费了。”罗道人摇头拒绝,似乎很急着走。

    马思墨眼见挽留不住,只得亲自送二人出府,之前答应的报酬自然没有忘记奉上,还略微多出了不少。

    罗道人和沈落没有在白河镇多留,很快离开。

    到了镇外无人之处,罗道人便又祭出水云兜,载着二人朝春秋观而去。

    沈落望向春华县城的方向,有心想要回家看看,可前不久刚刚以探亲为理由离开了春秋观,如今却不好再说回家之事了。

    他心中不由得叹了口气,收回视线不再多看,瞥向旁边的罗道人。

    罗道人此刻盘膝坐在水云兜上,将那个黑色小袋捧在手心,指尖光芒缭绕,似乎在施展某种祭炼之法。

    小袋上浮现出一层黑色幽光,不时会剧烈波动一下,似乎有什么在里面闹腾,但随着罗道人指尖光芒缓缓流动,黑色幽光逐渐变得稳定。

    沈落静静看着这一幕,脑海中浮现出那被收入小袋的女鬼,猜测八成是此鬼在里面挣扎,只是不知罗道人在做什么,莫非是驯服此鬼?

    他一念及此,再回想之前那石破天惊的一剑,对罗道人的神通又认识了一分,不敢打扰。

    良久之后,黑色小袋上的幽光彻底稳定,罗道人这才停止施法,取出一张符箓贴在黑色小袋上,面色这才松了下来。

    “今日发生的事情,回到春秋观后,不要和任何人提及。”他将袋子郑重收起,对沈落吩咐道。

    “是。”沈落没有问原因,立刻恭声答应。

    罗道人对沈落的知情识趣颇为满意,嗯了一声。

    “今日罗师大展神威,弟子佩服,不知您最后那惊世骇俗的一剑是什么神通?”沈落看罗道人心情似乎不错,一句马屁之后,道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哦,那是我春秋观秘术,阴阳法剑,对于鬼物杀伤力极强。”罗道人有些得意地说道。

    “阴阳法剑……”沈落喃喃自语,回想此神通的风采,不禁暗暗羡慕。

    “我偶然听白师兄和田师兄说一些师兄下山,做的也都是驱鬼抓鬼的事情,本门似乎很擅长对付鬼物?”他随即又问道。

    “你猜的不错,我春秋观道法传承自小茅山一脉,本就擅长驱鬼捉妖之术。”罗道人点头说道。

    “小茅山?”沈落脑海中灵光一闪,他依稀记得在哪本书里看到过这个名字,好像是某个传说中的仙家福地。

    “阴阳法剑虽然厉害,却也不是我春秋观最厉害的神通,我春秋观还有一门镇观神通,名唤大开剥术。阴阳法剑最多不过斩鬼灭妖,大开剥术却能逆转生死,修成此术,即使开肠剥肚,头颅掉落,也可以安然无事,还能重新长回去。”罗道人兴致颇高,说得兴起,傲然道。

    “啊!世间竟还有这等匪夷所思的神通?”沈落听闻此话,不禁瞪大了眼睛。

    断头重生这种事情,他在野史杂书上也没有听到过。

    “那当然,仙家道法奥妙无穷,岂是常人所能想象的。”罗道人瞥了沈落一眼,不屑地说道。

    “不知师尊有没有修成此术?”沈落露出向往之色,随即问道。

    “为师修为尚且不足,无法修炼大开剥术,本观之中,也只有你师叔祖一人可能接触过此术,但成没成还是两说的事情。”罗道人摇摇头,似乎有些意兴阑珊。

    沈落觉得大开眼界,心中虽然还有许多问题想问,但看罗道人这个样子,便停住了话头。

    “之前在马府之中,你运功抵御鬼气侵袭,体内阳罡之气异常雄厚,这是怎么回事?”罗道人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