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八十二章 狗眼看人低
    当手帕的光芒达到某个界限,只听“噗”的一声,一片片白色云雾从白色手帕内喷涌而出,围绕在手帕周围,并未散去。

    几个呼吸间,一团房屋大小的白色云团浮现而出,在半空轻轻上下浮动,就好像水中漂浮了一块木头。

    这一连串的变化,看得沈落惊讶不已。

    罗道人看似随意地抬手一招,白色云团立刻飞了下来,悬浮在二人身前。

    “走吧。”他迈步踏了上去,稳稳站住。

    沈落看着朦朦胧胧的云团,微一咬牙,也纵身跃了上去。

    云团看似雾气缭绕,但脚踏上去,却自有一股力量托起人身,有种踏在实地上的感觉。

    白色云团承载了两个人的重量,晃也没有晃一下。

    沈落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云团,好像一团冰凉的棉花,根本无法用手抓住。

    “罗师,这是什么宝物?”他心中越发惊奇,忍不住问道。

    “这是水云兜,为师用于赶路代步的符器,站稳了。”罗道人淡淡说了一声,开始施法催动云团。

    白色云团轻轻一震,然后朝远处一个方向飘飞而去,高度也在不断上升。

    云团一开始颇为缓慢,但速度越来越快,最后达到寻常奔马的数倍,朝前方飞驰而去。

    此刻天空明月高悬,光线颇足,下方的春秋观飞快缩小,很快就变成拳头大小,整座青华山也飞快缩小,变成一个矮小的土堆。

    沈落从未到过这么高的地方,不觉有些双腿发软,加上疾风扑面,连睁眼呼吸都有些无法做到,急忙收回下望的视线,盘坐了下来。

    好一会过去,他的心绪这才慢慢平复,也逐渐适应了这种速度,再往周围看时便不再那么心神动摇,心中反而慢慢泛起一丝激动。

    头顶是苍茫无垠的繁星夜空,下方是浩瀚无边的大地,飞驰于这天地之间,不正他一直向往的事情?

    “这才是真正的修仙炼道!总有一天,我沈落要凭借自己的力量像这样驰骋于天地之间!”望着广阔无比的天地,沈落握紧拳头,心中暗暗发誓。

    罗道人将沈落的神情看在眼中,以他的阅历,自然猜得到沈落此刻心中所想,并没有说勉励言语,很快移开了视线。

    在他看来,沈落资质平庸,寿元不长,不可能有任何成就,这次带其出来开开眼界,算是自己最后的照顾了。

    罗道人心中如此想着,默运法力,催动水云兜加速飞驰前进。

    两个时辰后,天色开始大亮,一座城池的轮廓渐渐清晰在前方。

    沈落眼前微微一亮,认得那正是自己的家乡,春华县城。

    他在路上从罗道人口中得知,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春华县城附近一个名叫白河镇的镇子。

    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城池,他心中暗暗咋舌。

    从春秋观到春华县,一般人骑快马也需要一天左右才能抵达,如今竟然只需要这般短时间,而且看罗道人轻描淡写的模样,似乎还未用全力催动。

    若是他能有一件类似水云兜的符器,赶起路来就实在太方便了!

    罗道人催动着水云兜直接朝县城东北方向飞去,很快抵达一座临河的镇子。

    这里便是白河镇了,因为镇外那条白练河而得名,以制布染布闻名于方圆百里,沈落也听说过这里,只是没有来过。

    未免惊世骇俗,罗道人在白河镇外面一个无人处落下,带着沈落步行进镇。

    白河镇比沈落之前在松藩县城外待过的小镇大了数倍,也繁华得多,各种商铺林立,尤其布店非常多。

    靠近河流的地方有一排染布作坊,足有数十家之多。

    此刻虽是清晨,街上的商铺已经纷纷开门,河边作坊内的布工们已经开始做事,一张张布匹绸缎悬挂起来,随风飘荡,仿佛无数飘荡的旌旗,蔚为壮观。

    二人找人略一打听,很快来到镇上一处高门大院,隔着院墙也能看到里面亭台高楼,院落的朱红大门紧闭,门口悬挂的匾额上写着“马府”两个金漆大字。

    这里便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白河镇一家马姓布商的家。

    沈落看着眼前的高门大院,心中一动。

    一轮朝阳升起,洒下明亮的光辉,万物开始复苏。

    可眼前府邸仍旧给他一种阴阴沉沉的感觉,整个府邸周围似乎被一片看不见的雾气笼罩,阳光照射不到此处一般。

    “果然有鬼气。”沈落暗道一声,同时心中略微有些得意。

    不过他看了两眼,就急忙低下了头,免得被罗道人发现异样。

    罗道人此刻正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马府,显然也发现了此地异状,神情却没有任何异样,似乎早已司空见惯。

    “去叫门吧。”半晌,罗道人说了一句后,倒背着双手侧转身子,目光望向远处。

    沈落答应一声,迈步上前,用力拍打门上的铜环。

    敲了好一会,大门这才“吱呀”一声拉开,一个蓝衫蓝帽睡眼朦胧的中年汉子走了出来。

    “啧!大清早便来两个打秋风的,这几天日府里有事,想化缘去别的地方,快走,快走!”中年汉子斜眼扫了二人一眼,不耐烦地呵斥道。

    沈落初来乍到,本想好言替罗师交涉,但这人言语无理,拿鼻孔看人,心中不由地恼怒,立刻厉声喝道:

    “死狗奴,瞎了你的狗眼,这位乃是春秋观罗真人,受你家马大员外相邀来此,还不快去通报,耽误了时间,当心打断你的狗腿!”

    中年汉子一听此话,身子猛一哆嗦,睡意顿时醒了一半。

    他再次看了面前一老一少一眼,急忙变换脸色,一面点头哈腰地连连道歉,虚掩大门后,快步往府内奔去。

    没过多时,马府大门再次打开,一个大腹便便的富态中年男子在一个管家模样的青衣老者的陪同下,快步走了出来。

    只见此人四五十岁年纪,头戴棕色幞帽,穿着一件绸制宽袍,圆脸小眼,闪动着精明的光。

    “二位可是春秋观的仙长?下人无礼,有失远迎,还请二位见谅。”中年男子见罗道人依旧侧着身子负手而立,忙冲沈落拱手为礼,态度异常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