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十九章 玉枕异变
    沈落瞪大了眼睛,好像有一条冰凉的蛇爬上了脊背。

    那些小手虚胀腐烂,颜色惨白,看起来就像是泡在水里许久的浮尸一般,上面却都生有细长的黑色指甲,有的甚至透过衣服扣进了他的皮肉中。

    沈落张口欲呼,嘴巴张得老大,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心中不由恐惧到了极点。

    但紧接着,他发现了一件古怪之事。

    他竟然感受不到半点疼痛!

    “遇事莫慌,遇事莫慌……”

    沈落心中稍安,强制自己冷静下来。

    他尝试运转无名功法,试图调动体内法力,看看能否逼退这些惨白鬼手。

    然而,丹田内的法力才稍有异动,他立马就感到后颈一阵冰凉,一股强大无比的阴寒气息从中透出,令他周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是玉枕!”

    沈落立马察觉到了颈后的变化。

    不等他再有何动作,颈后玉枕上突然传来一股强大的吞噬之力,他只觉得体内的血液精气顿时如同沸腾了一般,纷纷化作一缕缕白色蒸汽,被吸取了出去。

    他双眼瞪得鼓圆,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胸膛一点点塌陷了下去,露在外面的手也飞快干枯,变得如同鬼爪一般,生机渐消。

    沈落头脑一片混沌,恐惧,疑惑,不甘……各种情绪混杂一处,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竭力狂吼道:“不……”

    下一瞬,他的身子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大口喘着粗气。

    慌乱之间,他忙看了一下身下床褥,结果只看到了一圈被汗水浸透的水渍,哪有什么小如幼童的惨白鬼手?

    接着,他又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自己的手心和手背,也全都是完好无损,根本没有被吸干血气变作干枯鬼爪的痕迹。

    “难道真是个噩梦?”

    沈落有些神色茫然地朝四周看了一圈,结果只见门窗全都紧闭,屋内陈设也没有丝毫异样,就连他头下枕着的,也是原来常用的藤枕,而那块玉枕则安静地摆在一旁。

    他抬手抹了一把额头冷汗,一时间睡意全消,便起身点了盏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来到桌前坐了下来。

    窗外犹可见月色朦胧,似乎已是后半夜了。

    沈落回想起方才噩梦中的景象,仍是觉得有些惊魂未定,他鬼使神差般地取了一张驱鬼符,朝着自己身上一贴,度了一丝法力进去。

    随着符纸上光芒亮起,他的双眼也再次变得朦胧起来,目光转动之下,在屋内的角角落落里,仔细查看了起来。

    然而,他的目光才刚一转,眉头便突地跳了一下。

    屋里竟然真的有古怪!

    他视线回转,就看到从屋顶上,一直到自己床头之间的虚空中,有一道道纤细的影子垂落而下,若隐若现地闪动着,模糊至极。

    若不是他此刻精神紧张,注意力过分集中,根本发现不了。

    沈落心头一紧,忙掌灯过去,想要看个清楚。

    结果,等灯光移了过去后,他方才隐约间还能看到的东西,反而消失不见了。

    他没有犹豫,立马一口气吹灭了油灯。

    随着屋内光亮熄灭,方才那若隐若现的东西,才终于重新显现了出来,竟赫然是一根根纤细如发,近乎透明的光丝,全都如落雨一般从屋顶处透射了下来。

    沈落的视线顺着光丝一路向下,就看到床上的玉枕四周笼着一层半透明的光芒,那些从上方垂落下来的光丝,竟然全都落在了其上,被半点不剩地吸收了进去。

    “这是什么东西……”沈落心中惊疑更甚,一步步靠近床边。

    走到近前,他低头看了一眼贴在胸前的驱鬼符,发现其并未燃烧,而那些诡异的光丝也没有挣扎扭动。

    “看样子,不像是阴煞之物……”沈落心中稍稍安定。

    他探出一只手掌,如同盛接雨水一般,朝着那些近乎透明的光丝伸了过去,朦胧的白光随即笼罩住了他的手掌。

    然而紧接着他就发现,那些光丝在落入他掌心的瞬间,便恍若无物一般穿透了他的手掌,继续朝着玉枕聚拢了过去。

    而他的手掌却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那些光丝就真的好像只是虚影一样。

    沈落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房顶,就看到那些光丝仿佛是从房顶内部生出来的一样,契合得十分紧密。

    他心念一动,抱起玉枕,推门走了出去。

    屋外月光如水,四周静谧一片,只有阵阵虫鸣之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沈落小心查看了一下四周,见除了相邻师兄房内传来的鼾声外,就再也听不到半点人声,当即足尖点地,身形一纵,脚步轻巧地落在了二层楼的屋顶上。

    他站在屋脊上,仰头望向高空,但见那根根晶莹光线,追着玉枕而来,如水瀑悬天,好似无穷无尽,绵绵不绝。

    沈落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夜空良久,才最终弄清楚了这些晶莹光丝的来源,竟赫然是从漫天的星空中投射而来。

    “这光丝和这玉枕之间,到底有何关联?”沈落大惑不解。

    他先前已经睡过一觉,被噩梦惊醒之后,便再无半点睡意,此刻竟也不觉得这光丝垂落的景象无趣,就这么一直抱着玉枕,仰望星空。

    光丝垂落了一夜,沈落便看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早上,太阳即将升起,天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星空垂落下来的光丝才逐渐变得稀少起来。等到天光真正亮起的时候,便完全消失了。

    直到最后,沈落也没发现玉枕有何异样,这才抱着玉枕跳下了房顶,带着一肚子疑惑回了屋内。

    ……

    午间,沈落去斋堂吃过饭后,散着步来到了后山。

    到了四下无人处,他立即加快脚步,直奔那处隐蔽山谷而去。

    沈落来到浅潭岸边,一跃而起,直接跳入了水中。

    浅潭顿时溅起大片水花,一股沁凉之感顿时从四周包围过来,让他倍感舒适,仿佛昨日大半夜没睡的那丝困倦,也在这瞬间消失了。

    不过他今日来此,自然不是为了缓解疲劳,而是想要试一试无名功法中附带的另一个术法,通灵役妖之术。

    按照典籍上所说,若是在通灵役妖之术上有过人天赋者,往往仅修炼成第一重无名功法,就能成功通灵,而若是天赋低劣者,则很有可能一直到修炼了五六重,都无法成功通灵妖物。

    沈落自忖,第一重无名功法能够水到渠成般的达到圆满,或许他自身天赋并不差,只不过因为天性更加亲水,所以才在遇到无名天书后有所显现。

    他走到浅潭中央,盘膝坐下后,潭水不深不浅,刚好埋到了齐胸位置。

    随后他便闭目凝神,一边手掐法决,一边调整呼吸吐纳,开始默默运转起无名功法来。

    不多时,沈落丹田之内,便有一股清凉之气随之调转,开始沿着体内经脉循环运转,水潭之中各处亦有阵阵冰凉的水之灵气游走,朝着他周身汇聚而来。

    随着他的意念逐渐放空,心中开始默默吟诵起通灵役妖术的口诀,山谷四周的一切动静,突然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起先,沈落还能隐约听到三两声鸟雀鸣叫,很快就只能听到风过林隙的声音,接着便只能听到地底蛰伏的虫蚁声音,潭中鱼儿划水的声音……

    直至最后,他便只能听到溪水缓缓流淌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沈落的脑海里也变得空无一物,微闭着的眼前也是一片漆黑,仿佛整个人已经跨越了空间,出现在了另一片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