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十七章 试符
    沈落站在不远处,看着眼前这一幕,发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欣慰笑意。

    通过这半个多时辰的练习,他终于能够勉强控制符叉飞行,只是动作依旧生疏困难,完全没法和陆化鸣演示时相比,就连刚才符叉攻击落地的威力,也同样是天差地别。

    沈落明白,这很大程度上是法力的强弱差异造成的。

    眼下,以他无名功法第一重的法力,还无法让符叉飞行地太高太远,至多也就只能在他周遭三丈范围内活动,更远的话便会操纵失灵。

    而且,驾驭符器对法力的消耗实在太大,他最多也只能让符叉腾空一盏茶的功夫,这还只是简单控制飞行而已,若要真的投入战斗的话,消耗只会更多更快。

    沈落走上前去,将插入石缝的符叉拔了出来,背靠着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这时他的目光突然一闪,落在了符叉上贴着的符箓上,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

    平日里没少画符,使得他对符箓的变化颇为敏感,方才只是那轻轻地一瞥,他就立马发现了问题,符箓上的符文颜色变淡了,上面的纹路也变模糊了。

    就在今日揣着符叉出门前,沈落还仔细打量过上面的符箓,颜色虽然不比刚画出来的新符鲜艳,但起码朱红之色浓郁,符纹线条清晰,和眼下一对比,很明显是发生了变化。

    而且一般符箓,只要点燃符胆用过之后,就会即刻燃烧化为灰烬,而这符器上的符箓,在注入法力之后,却不会直接燃烧化灰,定然是有非同寻常之处。

    沈落心中隐隐有些猜测,觉得这符器上的符箓并非不会燃烧消耗,而只是燃烧过程不像一般符箓那样迅速,但经过一次次使用之后,最终也会消耗完毕。

    而从自己尝试使用的次数,以及符箓颜色的变化来判断,这张符箓只怕最多也就只能再驱用三四次,就会完全失效。

    一想到这个可能,他就有些心疼,打算等白霄天回来,再找他问问关于符器的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够补救。

    沈落收起符叉后,又休息了近半个时辰,才感觉到丹田内的法力恢复了一些。

    然后,他就开始从袖袋里一张张地往外掏符箓,都是昨日里绘制而成的那些。

    以前他尚未通法性的时候,试验符箓只能靠元石,每次消耗掉一颗元石,都让他心疼不已,而如今他已然身具法力,便可以少了这一笔开销。

    于是他便打算将自己所能绘制的几种符箓,全都试验一遍,看看到底都有何功用。

    其实得到小雷符和驱鬼符之前,沈落绘制练习过最多的符箓,是一种名为“化煞符”的符箓,此符如名所示,正是用来化解阴煞之气的符箓。

    当年罗道人为沈落治病时,逼出他体内阴气后,就是用此符将之化解的,后来他因此三番五次提及要学此符,罗道人虽然没有直接传授他,却也勉强给了他一张样图,让其自行胡乱练习去。

    此刻,沈落手里正捻着一张“化煞符”,丹田内一丝法力随心而动,顺着手臂经脉流淌而出,汇入了符箓当中。

    只见符纸上一道蓝光闪现,符纹绘制处传来“嗤啦”一声轻响,朱砂书写的地方顿时变得焦黑一片,一丝微弱蓝芒如烟雾一般透出,随即消失不见了。

    沈落见状,抖了抖手掌,将指尖夹着的符纸,扔在了地上。

    随后,他又伸手捻起一张镇宅符,将一丝法力注入了其中。

    按照古书上的记载,张贴了真正镇宅符的府邸,白日里不见异常,夜里却会有凡胎肉眼看不到的一层模糊宝光笼罩,可使阴煞鬼祟不敢入侵。

    沈落虽身具法力,谈不上肉眼凡胎,但也不知道法力注入镇宅符里该是怎样的光景,所以此刻的心里,也是好奇中带着一丝期待。

    然而,那张镇宅符却和化煞符一样,也只是蓝光一闪,符纸便被法力撕破,同样也是失败的。

    沈落虽然对此有所预料,但仍是难免有些失望。

    他轻叹一声,又捻起一张驱鬼符,夹在了右手竖起的两指之间。

    这驱鬼符他曾在第一次梦境中成功使用过,而回到现实后,却还没有机会验证。

    只见他心念一动,丹田内一丝法力再次涌动而出,流入符箓当中。

    这一次,情况却起了变化。

    只见符箓之上先是蓝光一闪,符纸没有破裂,上面所绘的符文一亮,一团柔和的白色光芒,顿时从中升腾而起。

    随着这股白色光芒亮起,沈落忽然发现自己的双目前似乎蒙上了一层阴翳,使得周围石头和水潭的颜色都变得浅淡了许多。

    他心中疑惑,忙将视线转向更远处的地方,结果所看到的景物皆是如此。

    当沈落的目光从溪涧对岸,一处不起眼的山壁角落移开时,他的心中忽然生出一股异样之感,忙转回头朝那边凝神望了过去。

    只见那处山壁角落常年不见阳光,又邻水潮湿,上面长了一尺来高的墨绿色苔藓,而紧贴着苔藓的地面上,竟然团聚着一团若隐若现的黑色雾气。

    沈落见状,忙收起地上的其他符纸,趟水过河,朝着那边跑了过去。

    等他走到近前,还尚未将驱鬼符递过去时,角落那团黑色雾气似乎就感应到了符箓的力量,突然疯狂地膨胀涌动了起来。

    “果然是阴煞之气!原来这驱鬼符还真有让人看清阴煞鬼祟的功用。”沈落也同时从那团黑色雾气中,感受到了一股阴寒污秽的气息。

    说话间,他两指夹着那张发着亮光的驱鬼符,朝那团阴煞之气抵近。

    那团黑雾似乎对符箓十分畏惧,连忙狂涌着朝后退去,可后面便是山壁,退无可退之下,便纷纷贴着山壁向上涌去。

    只是这团阴煞之气似乎十分微弱,只敢爬上一尺来高距离,就不敢继续往上了,因为一旦出了苔藓生长的范围,就会被午间的阳光照射到。

    驱鬼符在靠近那团阴煞之气三尺范围的时候,突然“腾”地一下,燃起一团白色火焰,自行朝着其猛扑了过去。

    沈落不想马上消灭这团阴煞之气,便忙往回一扯手臂,移开了驱鬼符。

    很快,那张驱鬼符燃烧殆尽,闪了最后一点火星后,便彻底熄灭了。

    而几乎同一时间,沈落眼前那种如蒙阴翳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了,当他瞪大了眼,再次朝那处山壁角落查看过去的时候,那里却已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