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十四章 后山偶遇
    “你们在做什么?”一声厉喝,蓦地从上方山道传来。

    沈落闻言,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手中一松,丁元如蒙大赦般一个趔趄,被旁人扶住这才没有一屁股坐倒在地。

    紧接着,沈落身侧白影一闪,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地落了下来。

    沈落听声便知来人是白霄天,只是一眼看过去,才发现这家伙今日竟然没穿观里的服饰,而是换了一身雪白长袍,看起来越发潇洒倜傥。

    “原……原是白师弟,你们慢…慢聊,我们有事先走一步了。”

    丁元捂着右手小指,满头大汗,却根本不敢多说什么,匆匆告罪一声,就带着几人逃也似的离开了。

    “哼,一帮欺软怕硬的狗东西。”白霄天看着那几人仓皇离去的背影,怒骂一声。

    “白大公子,今天火气怎么这么旺?”沈落倒是不甚在意,调笑道。

    “你可算回来了……”白霄天转过头,上下一打量沈落,脸上才露出一抹释然笑意。

    “怎么,你原本也以为我回不来了?”沈落笑着问道。

    “你这家伙实在不够意思,练功反噬那么大的事情,竟都不跟我说一声,还有没有把我这个师兄放在眼里。”白霄天佯怒道。

    “本来临走之前是要和你说的,结果走得太急没能见到你。现在我不是回来了么,买了酒和烧鹅,一会儿叫上田师兄,咱们好好说说。”沈落笑道。

    “有酒喝当然好,可惜我马上得下山一趟。”白霄天闻言,露出些许为难之色。

    “那就等你回来再说。”沈落说道。

    “好,那我先走了。”白霄天点头道。

    说罢,他便转身朝着山门那边飞奔而去。

    沈落忽然想起一事,忙回身喊道:“白霄天,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回趟家,或许半个月就能回来,酒给我留着……”白霄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曲折的山道上,只有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沈落目送白霄天离去,转身继续往青石坪住处走去。

    等他回到位于一层最右边的住处,收拾停当后,还是按例先去给罗师回禀一声,结果却没能见到人,反倒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田铁生。

    田铁生见到沈落回来,自是十分高兴,两人聚在一起将一只烧鹅吃得一干二净,倒是谁都没喝酒,全给白霄天留下了。

    听他说起,沈落才知道罗师前两天又被人请下山去了,至今还没回来。

    期间,田铁生问起沈落身体状况,言语里明显流露出了担忧。

    沈落一时间也没想好该如何跟他说,毕竟若是实话实说,提起无名天书的话,就必然要牵扯到玉枕和怪梦的事,这个他也根本无法说出口。

    最后,只能推说是服了观主风阳真人给的保元丹,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让其不用担心。

    田铁生听沈落这么说,似乎就真信了。

    临近傍晚的时候,沈落才又重新回到了住处。

    坐在床边,闻着屋子里熟悉的味道,看着那有些杂乱的陈设,他突然有些感慨。

    明明从离山到回山,中间也就只有七八日的时间,竟然令他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这短短几天时间里发生的事情,简直比他两段梦境里的经历更加曲折离奇,在前不久他还是个命不久矣的可怜人,而现在,却已经是通了法性的修道之人了。

    沈落静坐片刻后,起身将藏匿在床下的玉枕取了出来。

    “要不再试试?”

    他将玉枕放在身前,手掌轻抚过枕面,感受着玉石传来的阴凉触感,眼中闪过一丝犹豫。

    如今的他,自然对这玉枕不再如最初一般抗拒,甚至生出了不小的兴趣。

    若非此物,自己又岂会在梦境中遇到于焱?没有于焱酒后无意流出的一段陈年往事,自己又岂会找到无名功法,从而又修成了通法性?

    眼下他已是身负法力的修道之人,若尝试以法力催动此物,会不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收获?

    沈落心中如此想着,为防万一,还是决定先画上几张符箓防身,再来试验。

    他来到桌边,取出黄符纸和朱砂,凝神提气,开始在纸上绘制起符箓来。

    第一张画成的,还是他最为熟练的小雷符,等他断断续续画出了两张成品后,一厚沓的黄符纸就已经用去了一小半。

    这比他之前的成功率,已经提升了不少。

    沈落将这两张小雷符放在一旁晾着,又提起朱笔,开始绘制起同样还算熟悉的驱鬼符,又用掉了一小半符纸,也才画出了三张神气还算完备的。

    之后,他搁下笔,没有继续画下去,而是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尽管他如今的身体已远非从前可比,可绘制符箓一事还是太过损耗心神。

    足足休息了小半个时辰,他自觉精神又重新饱满起来,便再提笔画了几张诸如如意符和避邪符之类的其他符箓。

    这些符箓因为从未试验过,没有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反倒画得很快,成与不成也只有试过以后才能知道。

    沈落原本还想临摹一下符叉上贴着的那张符箓,可在拿出来看过一眼之后,就又重新收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那张符箓卷在叉柄之上,无法窥得全貌,他又不敢贸然将之揭下来,生怕毁了符器,便也只好作罢。

    最后,他将画好的符箓全都带了过来,放在玉枕旁,以备不时之需。

    做完这一切后,沈落才运转起无名法诀,调动体内法力贯至右臂,朝着玉枕探掌而去。

    当其指尖触碰到玉枕的时候,一丝亮着蓝色光芒的法力,随即如有牵引一般流淌而出,朝着枕上流动而去。

    沈落微微皱了皱眉,小心控制着法力流动,凝神注意着玉枕变化。

    等了好一会儿,他的法力已经注入不少,玉枕上依旧没有半点儿动静。

    沈落没有立即收手,仍耐着性子,继续将法力注入其中。

    可直到他自己都感觉法力有些空乏了的时候,玉枕却自始至终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看来是我想多了,或者说,这点儿法力还不足以令这东西起反应……”

    沈落苦笑了一声,只好收回了手掌,心底隐隐有些失落。

    连日来他舟车劳顿,这会儿又消耗了不少法力,便干脆收拾了玉枕和符箓,早早睡下了。

    ……

    第二天,一大清早。

    沈落起床洗漱一番后,便揣了那柄符叉和画好的符箓,往后山方向而去。

    如今,他已经开始修炼无名天书的功法,自然不用再做早课去修炼小化阳功,只是因为天书功法的特殊性,他必须得找一处水潭或者溪涧,才能继续修炼。

    他虽然往日里没少往后山跑,也知道一两处山间溪涧和深潭的位置所在,只可惜那些地方都太过显眼,一旦有观中弟子从附近经过,必然会被发现。

    沈落可不希望自己获得无名天书的事情弄得人尽皆知,便想着去找一处更加隐秘清幽的所在修炼,同时也抱着再试一试操控那柄符叉的打算。

    盛夏已过,临近秋天,山上的晨风明显变得更冷了。

    沈落走在山道上,望向山顶晨曦微亮的天光,搓了搓手掌,眼中满是热切之意。

    春秋观后山地形颇为复杂,除了有大片幽深的深山老林之外,更有一座座凸起于外的陡峭山崖,有些山间雨水积成的深潭,就在分布这些山崖之下。

    沈落避开了平日常走的路线,穿过了一片灌木密集的山林,在重重荆棘野草中趟出了一条小路,来到了一座突出的山崖上。

    这座山崖上多是嶙峋怪石,显得光秃秃的,视野却十分开阔。

    他便打算从此处凭高望低,来找一处合适又隐蔽的修炼之所。

    山崖最前端,是一块突出山壁外的巨大岩石,久经风吹雨打,上面生着一层滑腻的厚实青苔,沈落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

    他小心来到岩石前端,正要向下望去时,忽然听到下方隐约有一阵言语争执之声传来,似乎是有两人在交谈。

    等他探出身子向下望去时,就看到数十丈高的山崖下方,正有一老一少两道人影,相对而立。

    在沈落看到两人的同时,那两人也发现了他,立马停止了言语,朝他这边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