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七十二章 初得符器
    “哈哈!痛快,道友果然是爽快人。”陆化鸣一拍掌,朗声大笑,震得附近树上树叶也掉落了不少。

    接下来,沈落将踏水决的踩水关窍一一告知给了对方。

    “好!果然精妙……哈哈,这符叉就是沈兄弟的了。”陆化鸣略一沉吟后,脸上笑意渐浓,对沈落的称呼也变成了“沈兄弟”。

    “这符器如何使用,还请陆兄传授一二。”沈落便也随着对方改了称谓,问道。

    “符器是借符箓之力施展威能的,所以使用之时,以法力催动符箓就行了。只是与别的符箓使用不太一样,并非点燃符胆即可,而是要以法力持续牵引,从而达到控制符器攻击的效果。”

    陆化鸣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见沈落依旧面带疑惑,便大手一挥道:“待我演示你一番,好叫你信服。”

    说罢,他当即单手一掐法诀,掌心中随即亮起一道青色光芒,如流水一般汇入了手中灰白小叉柄上的符箓之中。

    只见符箓上光芒一闪,一层白光立即蔓延开来,将整只小叉都包裹了进去。

    陆化鸣随即抬手一抛,那小叉表面顿时灰白光芒大作,飞入空中后瞬间涨大三四倍,在夜空下盘旋飞舞,划过一圈圈白色光痕后,猛地化为一道白光,朝着十余丈外的一棵粗壮柳树上疾射过去。

    白光一闪即逝的没入树内,传出“砰”的一声巨响,这棵粗壮柳树树身一阵狂颤,所有垂落的柳枝一阵舞动,柳叶纷飞不已。

    沈落在一旁看得心中一阵火热。

    陆化鸣耍得兴起,忽然单手并指掐了个剑诀,冲天一指,大喝一声:

    “起!”

    只听“苍啷”一声锐响,其身后一道剑光冲天而起,如游龙一般飞入夜空,化作一道丈许长的青虹,漫天飞舞。

    紧接着陆化鸣身形骤然一跃,身形竟是直接拔高十数丈,稳稳地落在了那道青虹之上。

    只见青虹渐渐收敛,显露出古剑真身,陆化鸣孑然立于其上,衣衫被夜风吹得猎猎作响,剑仙侠气展露无疑,看得沈落也是由衷赞叹了一声“好风彩。”

    “今夜相识,也是缘分。沈兄弟,他日若到长安,自可来程府寻我。”陆化鸣在高空中留下这么一句话,身形与剑同化青虹,飞遁远去。

    沈落望着渐渐隐入夜幕的那道青虹有些出神,半晌后才长出了一口气,笑着自语道:“到程府找陆化鸣,偌大的长安城里,得有多少个程府?哪里去寻?如何去找?”

    他只当这是一句客气话,也并未当真,不过心里对陆化鸣的实力倒是有了一定的认识,隐隐觉得其比梦中遇到的于焱等仙师,似乎还要更强上一筹。

    沈落收回视线后,才猛地一拍脑袋,转身朝十余丈外的那棵柳树方向疾奔而去。

    那小叉子可还没收起来呢!

    等他走到近前,就看到那棵粗壮的柳树身上,赫然有一个碗口大的孔洞,而孔洞边缘处似乎还附着一些什么东西,在月光下反射着晶莹的光泽。

    沈落凑近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树洞的一圈边缘上,竟赫然结了一层浅黑色的冰晶。

    “竟然还有此等功效?这岂不是比白霄天的那柄铜钱剑还要厉害了?”沈落心中窃喜不已。

    那无名功法中区区一门基础法术“踏水决”的部分口诀,竟可换来一件威能不俗的法器,后面那些更高深的法术,岂不是价值更高?

    沈落如此想着,在树后地上的木屑残渣中一阵翻找,最后喜滋滋地从中拾起了那柄已经恢复了本来大小的符叉。

    他将小叉子地掂了掂,发现这符叉比自己想象得要重上许多,摸起来的手感也很奇怪,非金非木,当然也非石质。

    他一时半会也看不出来什么,加上此地也不宜久留,便将目光落在了叉柄贴的符箓上,发现上面的符纹很是陌生,比他知道的驱鬼符和小雷符之流要复杂得多,他甚至连写符时的起笔处和行笔走势,都完全看不出来。

    沈落略一犹豫,还是按捺不住兴奋冲动,想要试试这刚得手的符器。

    他一手摊平,将符叉平放在掌心,另一手掐诀,开始运转功法,一缕法力随即自丹田中升起,透过手臂从掌心透出,汇入了叉柄上的符箓中。

    符箓上光芒一闪,一层白色光晕透射而出,蔓延开来将符叉整个包裹了进去。

    沈落立马感受到了一股特别的法力牵引,出现在了他和符叉之间,心念稍稍一动,符叉便随之微微微颤动着,悬空飘离了掌心约莫一指宽的距离。

    沈落见此,眼眸顿时一亮,但刚一分神,符叉立马向下一沉,重新落回了其掌心中。

    他定了定神,再次催动法力,注入符箓。

    这一次,其紧守心神,努力不让自己分心,全力去催动符叉。

    结果不知是法力控制不稳还是如何,符叉竟是失控般暴起冲入夜空,随即便与其断了联系,从高空中直直栽了下来。

    若非他反应够快,差丁点儿被自上而下来了个透心凉。

    沈落这几番尝试之后,过程都不太顺利,没有一次能够成功驭使符叉飞行,反倒是将本就不多的法力消耗了不少。

    他自知再试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加之心神倍感疲乏,只好暂且作罢,准备尽快返回春秋观后,再找机会好好研究。

    “哎哟,光顾着谈话,倒是忘记问那陆道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了……”沈落这才呲牙咧嘴地回过神来,自己如今还身处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郊野岭,夜里怕不得不要风餐露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