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十九章 春风得意
    沈落此刻的状态实在不怎么好,身体有种被榨干的感觉,尤其脑袋里面空荡荡的,精神力几乎被抽空,说不出的难受。

    他突破至炼气期后,体内元气充沛,可以说已摆脱了此前的寿元困扰,但精神力却并未增加多少。

    沈落默默运转小化阳功,通过催化阳罡之气来加快精神力的恢复。

    不多时,他面上透出一片红光,整个人仿佛一只火炉般散发出阵阵热气。

    旁边的侯掌柜感受到一股热力传来,全身上下仿佛阳光普照般暖和,体内的疲劳似乎也在飞快消退,脸上顿时露出敬畏之色:

    “仙术,沈公子果然是个修仙之人!”

    前几日的夜里,他起夜时偶然发现沈落在后院小巷内催动符箓后,便猜测对方可能是传说中的修仙之人,所以才会想到请对方画符之事,而如今的所见所闻,令他越发确信自己的猜想,心中不觉有些激动。

    侯掌柜瞥了桌面上的符箓一眼,恨不得立刻就拿起来看看,可没有得到沈落允许,他哪里敢碰桌子,只得静静站在一旁,连大气也不敢喘。

    足足过了一刻钟,沈落脸上红光一阵荡漾,隐入体内。

    他缓缓睁开眼睛,面色虽然仍有些泛白,却比之前好上太多。

    他起身拿起桌上的符箓,仔细打量了片刻,微微颔首。

    不管这所谓的招财进宝符是否真的有效,却是他踏入炼气期后绘制的第一张符,也是他自认为至今为止所绘最为完美的一张符箓。

    “沈某已经尽力,只是这招财进宝符乃是镇符,符力晦暗,所以我也无法判断是否画成了。”沈落说着,将手中符箓递给侯姓掌柜。

    “公子所画之符焉有不成的,在下在此拜谢!”侯掌柜对沈落倒是信心十足,接下了符箓仔细打量,越看脸上喜色越浓。

    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颇为精致的紫檀木盒,将招财进宝符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

    紧接着,他又取出一只木盒,打开放在桌上,里面整齐地摆放着两大锭的银元宝,熠熠生辉,起码也有百两。

    “小店近些时日生意不好,实在拿不出更多,纹银一百两,不成敬意,还望沈公子收下。”侯姓掌柜拱手说道。

    “黄白之物非我所愿,侯掌柜不必破费了,我此前已经言明,此符箓权当是报恩吧。”沈落一摆手地说道。

    “那怎么行,公子为本店客人,唤来医者本就分内之事,如今不惜大耗精力为候某画符,在下岂能一无所报。”侯姓掌柜神情大急,忙说道。

    “这样吧,等你以后真的发了财,我再来要些报酬吧。”沈落笑了笑,如此说道。

    侯姓掌柜眼见沈落态度坚决,只好收回了银子。

    他知道沈落还有事情要办,不敢在此多留,又千恩万谢了一番,这才告辞离开。

    沈落在桌边坐了一会,拿过一张符纸,提笔开始绘制符箓,这一次画的却是小雷符。

    此符他已经驾轻就熟,只是成功率依旧不高,即便进阶炼气期后,五六张里也就只能成功一张的样子。

    片刻后,沈落拿起一张绘制成功的小雷符端详片刻,将其握在手中,默默催动体内法力,将一缕法力引导至手掌之中,而后注入符箓。

    小雷符的符文表面立刻绽放出迷蒙的白光。

    沈落心中一喜,急忙截断了法力的供应,以免此符真的激发出来,这间客栈的房间可禁不起一雷之力。

    小雷符上的符文光芒缓缓变得黯淡,很快恢复如初。

    “修成法力之后,果然无须再使用元石,便能催动符箓!”

    沈落此前让小三子送符纸,朱砂等物过来,便是为了印证此事,结果果然如他所料。

    他将这张小雷符叠起收好,拿过旁边纸笔,又开始写一封家书,将已经没有短寿之忧的事情告诉了父亲,好让其放心。

    信中自然没有提及自己已经成为炼气期修士之事,只说自己在春秋观修炼小化阳功有成,又得蒙掌门赐了良药,才解决了寿元之事。

    无名天书的事情,他更是只字未提,以免泄露。

    沈落将家书收好,又收拾了行囊和石匣,便起身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客栈大堂。

    此时过了午时饭点,大堂已经没有什么客人,几名伙计都百无聊赖地或站或坐着,小三子更是趴在了一张桌子上打起了瞌睡。

    “沈公子,你这是要离开了?”侯姓掌柜正捧着一个算盘在柜台后面算账,看到沈落带着包袱过来,急忙迎了出来。

    “这几日多谢掌柜关照了。”沈落取出房钱,放在柜台桌上。

    “公子助我良多,若再收你房钱,我侯亮才还怎么做人。”侯姓掌柜面涨得都红了,拿起房钱硬塞还给了沈落。

    沈落见其态度坚决,也就没有坚持。

    侯掌柜亲自牵过沈落的黑马,将其送出门,反复叮嘱沈落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再来镇上做客,这才放他离开。

    沈落先去了一趟城内的驿站找信客寄送家书,这才骑马出城。

    松藩县城附近地势平坦,官道附近的田野青草茂盛,风吹而过,野草如波浪翻滚,让人心胸为之一阔。

    看着眼前的风景,沈落精神一震,催马朝春秋观方向疾驰而去。

    此行称得上是志得意满,不仅卸去了心中的一块大石,还迈入了炼气期,找到了新的方向,他此刻的心情自然是说不出得畅快,只觉得双耳生风,两旁的景物飞快后退。

    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大抵如此。

    两个时辰后。

    松藩县一条田野小路上,沈落骑马而行,速度不快不慢,不时朝周围张望,似乎在观察路况。

    他对于松藩县内的道路本就陌生,加上一时兴起驱马狂奔,竟然不慎迷失了道路。

    这地方也不知是哪,异常荒凉,他已驱马沿路行了半个时辰,竟然一个人影也没碰到,弄得他想找人问路也不行。

    此刻天色已黑,前后皆是一片苍茫荒野,一点灯火也没有,只有呜呜风声吹过,好像鬼哭一般,听着颇为瘆人,若是一个胆小之人在此,只怕早已吓得半死。

    但沈落如今修行小有所成,艺高人胆大,自不会在意。

    又向前行了七八里,哗哗的水流声从前面传来。

    沈落催马循声而去,片刻之后一条宽阔大河出现在前方,足有三个峦水河那么宽,河中波涛翻滚,暗流涌动,也远胜峦水河。

    “咦,这是什么河?莫非我走错了方向?”沈落皱起了眉头。

    他回想之前看过的松藩县地图,一时也想不起眼前河流的名字,不觉有些犯难。

    若他此刻是孤身一人,有踏水诀在,再宽的河流也能尝试着渡过,可还有马匹呢,他自问还没这个能耐能够带着匹马一起过去。

    若是弃马渡河,前方也不知通往何方,万一走岔了路,荒郊野岭的他总不能徒步而行吧?

    (道友们,多多投推荐票支持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