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十五章 通法
    不知过了多久,沈落的意识才渐渐恢复了清醒。

    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脖子以下依旧浸泡在溪水之中,先是一惊,接着便是一怔。

    虽已入夏,但初晨的溪水仍阴寒刺骨,若是泡在其中一整晚,即便是身强体壮之人也要生生冻出个好歹来,更何况自己如今的身子骨。

    只是自己为何丝毫感受不到溪水的阴凉,反而觉得整个人浸泡其中,颇为舒服呢?

    沈落有些疑惑地从水中缓缓站起。

    此刻天色已经大亮,朝阳挥洒下金色的光辉,照亮了一切。

    只是在他的眼中,此刻的世界似乎和之前截然不同,仿佛前所未有的明亮,也前所未有的清晰。

    沈落似乎想到了什么,目光四下一扫,结果惊喜地发现,自己的眼力竟提高了不知多少!

    他能够轻易看清十几丈外树叶的每一条纹理,甚至连树干上来回爬动的蚂蚁,还有躲藏在茂盛树叶中身子一缩一伸匍匐前行的青虫,也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定了定神,又朝着远处眺望。

    数里外的镇子顿时清晰映入他眼中,曲曲折折的青石板路,两侧冒着炊烟的房子,一些早起的商贩们开始摆弄自己的货物,还有在自家门口玩耍的孩子们……

    不仅如此,耳朵也变得前所未有的灵敏:周围的虫鸣鸟叫之声自不必说,不少陌生的声音也传入他耳中,不远处的农田里,一只老鼠哧溜跑过;小溪岸边的花丛中,两只蝴蝶在呼哧呼哧扇动翅膀;溪边洞窟内,一只螃蟹正在挖土,嘴里吐着泡泡,噗噗作响……

    他的嗅觉也同样大增,泥土的腥味,花草的芬芳,落叶的腐烂气味,还有其他二三十种各式各样的气味,一起涌入他的鼻孔。

    “什么味道如此难闻?”沈落伸手捂住了鼻子,喃喃说道。

    就在方才,他闻到一股恶臭气味涌入鼻中,仿佛就在眼前一般,先前倒是没有注意到。

    结果入手处,却摸到了一层滑腻腻的东西,他将手掌移开凑到眼前一看,却发现是一些黑乎乎的东西,仿佛是泥渍一般。

    而此前那股臭味,正是来自于此。

    沈落忙用两只手在脸上一抹,发现自己整张脸包括脖颈处都附着这么一层黑色泥渍,只得用溪水冲洗了一番。

    洗去了脸上的那层东西,沈落只觉一阵神清气爽,心中更是惊喜不已。

    自己的五感之能竟不知不觉间有了脱胎换骨般的变化,这种感觉远非小化阳功圆满后所能相比,是一种质的提升!

    此时,他才猛然回想起昨晚发生之事,似乎自己正在尝试修炼无名天书上所记载的功法,后来不知不觉间,似乎便失去了意识。

    “我似乎只按照其上所述的步骤,运行了三十六周天吧,难道此功法这般神奇,刚开始修习,便可使五感有如此大的提升?先不管这么多了,总之不是坏事。”

    沈落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从溪水中一步一步蹚向岸边。

    结果走到一半,他脚步突然一顿,一只右脚抬在了半空,整个人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停在了那里。

    因为就在方才,他发现自己除了五感提升外,还多了一种玄妙的感觉,似乎自己能够感知到一种以前没有察觉到的缥缈之物。

    这种缥缈之物就存在于周围的空气,大地,流水,草木等等天地间的所有事物之中,或多或少,形态不一……就连他自己身体里也有,就存在于丹田之中。

    沈落不敢轻易动弹,生怕破坏了这种玄妙的感觉。

    他缓缓闭上双目,静心感受着丹田中的这种“缥缈之物”。

    这似乎是一缕微弱的气流,冰冰凉凉的,在丹田中循环流转,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波动,而原本充沛的阳罡之力和这股气流一接触,便立刻退却避让。

    “这……这是法力!我已经通了法性!”沈落睁开双目,右脚猛地落下,踩在了溪水之中,溅起了一大片水花。

    这股冰凉气流散发出的波动,和元石中的白气,还有于焱等仙师散发出的气息波动非常相似,可以确定就是法力。

    自从接触到修炼之事,知晓这个世界真的有法力神通的存在,他无时无刻不在渴望能够迈出这一步,达到这个境界。

    只是这一步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遥不可及,于他而言,更是痴心妄想。

    或许是由于寿元将近的压力,亦或是对心中那一点执念的坚持,他没有放弃,并为此不知付出了多少,只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付出,竟这么快就有了回报!

    他竟稀里糊涂地通了法性,练成了法力,真正踏入了修炼的世界!

    沈落两手不知不觉间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刺入肉里,却没有丝毫感觉。

    好一会儿过去,他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回想起整件事情,突然又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按照白霄天所说,通法性是踏入修仙之路的重要关卡,极其难以突破,不知多少天资上佳的人早早将奠基功法修炼圆满,再加上灵丹妙药辅助,还是始终无法踏出这一步,这样的例子,春秋观中便有不少。

    他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才将小化阳功修炼入门,资质绝说不上好,甚至已做了最坏打算,准备将剩余数年时间都投入其中,以求通过此关卡。

    结果昨日初次尝试这无名功法,就通了法性,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就算这功法比春秋观的纯阳剑诀精妙,对通法性作用更好,也不该如此轻易便突破了才对。

    这简直犹如天助一般!

    “天助……”

    沈落一念及此,突然回想起昨夜那股突然涌现的寒流。

    他当时从溪水中吸收来的水灵之气已经溃散,似乎是这股寒流的突然出现,使他陷入了神我两忘的境界。

    “我记得那股寒流是从右肩这里传来的,莫非和这个有关?”沈落思量间,下意识看向右肩上的骷髅头刺青。

    那副刺青依旧栩栩如生,和之前相比没有丝毫变化。

    不知为何,原本看起来有些渗人的刺青图案,此刻看起来觉得顺眼了许多。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机缘造化吧!”沈落挠了挠头,不由地这般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