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十四章 阴阳交泰
    沈落望着肩头的骷髅刺青图案,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

    这黑色骷髅头刺青极其逼真,乍一看就如同一个真的骷髅头正咬在他肩膀上,仿佛随时能从身上飞出来一般,而之前的牙印却是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他此前在梦境中接连遭遇离奇之事,承受能力自是强了不少,但黑夜里猛一看到这幅景象,仍不免心中一颤。

    沈落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下心境后,开始仔细观察起这图案。

    构成这幅图案的黑色线条,很像符箓的符纹,无端透出几分神秘之色来。

    除了样子比较瘆人外,这刺青图案倒是不痛不痒,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如果不是刚好脱掉衣服看到,他估计都不会察觉到。

    “难道和之前那个白色骷髅头有关?莫非这个骷髅头刺青就是这白色骷髅头所化!”沈落摸着下巴,心中暗自猜测道。

    他伸手摸了摸刺青图案,发现那处皮肤和周围一样,没有丝毫凸起或凹陷,就好像真的只是一幅刺青而已。

    他又用指甲用力剥划了几下,除了使皮肤有些生疼外,那图案丝毫未受影响,就如同那处皮肤原本就是长得如此一般。

    沈落微一沉吟,原地盘膝坐下,运转小化阳功,将丹田中升起的阳罡之气引至肩膀处。

    不多时,他整个肩膀都被一层淡淡的红光笼罩,皮肤表面微微泛起一层红光,然而肩膀上的黑色骷髅刺青除了眼窝鼻子等镂空部位同样泛红外,其他部分依旧黑乎乎的一片,没有丝毫异样。

    “如今我小化阳功圆满,催生的阳罡之气远非之前可比,若为阴邪之物,应当不会如此平静才对。”

    沈落没有就此停下,又尝试了数种方法,如拳打掌拍,牙咬水淋,试图将这黑色骷髅头刺青去除,但无一例外,全部以失败告终。

    “算了,看起来暂时没有大碍,姑且先这样。说起来若非此番奇遇,小化阳功于我都难如登天,希望这无名法决可不要如此艰难了。”沈落也没有继续钻牛角尖,重新思量起无名法决来。

    按照风阳真人和罗师的说话,若是小化阳功大成,寿元可增加两三年的样子,只是这点时间是否能让他如愿,还是两说之事。

    但无论如何,都走到这一步了,他绝不可能再退缩的。

    沈落心中如此想着,起身甩了甩胳膊,跨步蹚进了小溪内,在浅水处盘膝坐下,恰好使溪水没过胸膛,止于颈下。

    随后他闭目凝神,将无名法诀第一重的修炼口诀细细回想一遍,确认无误后,按照法诀所载,呼吸吐纳起来。

    和小化阳功不同,这门无名法诀更加注重和外界天地的联系,呼吸吐纳的同时,也要凝神感应外界天地。

    沈落一开始还不是很习惯,磕磕绊绊吐纳了一阵后,倒也渐渐进入了状态。

    丹田中的阳罡之力在功法法决引导下,在体内缓缓运转起来,运行了一个周天,再次返回丹田时,隐隐有些温热。

    与此同时,丝丝冰凉气息从周围溪水中渗透进来,积聚于他的四肢之中,没有朝胸腹处扩散。

    根据无名天书记载,这些冰凉气息乃是水灵之气。

    沈落继续运转无名法诀,运转了一遍又一遍,很快运转了三十六周天。

    每运转一遍法诀,其丹田中的阳罡之气便炙热一分,如此三十六周天运转下来,丹田处就如同有一团烈火在燃烧。

    而其四肢在水灵之气的倾注下却变得冰凉无比,仿佛被冻在冰块中一般,几乎就要失去知觉。

    如此一冷一热,令沈落整个人仿佛处于冰火两重天之中,异常痛苦,不过他还是以极大的定力,咬牙忍住。

    要迈入炼气期,自一名凡俗之人,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最重要的就是通法性,反言之,唯有通了法性,才算是真正地入了仙途。

    根据白霄天所述,每一门修炼法诀,其实都有其通法性的办法。

    无名法诀所载的方法,便是调动奠基的阳罡之气,同时引水灵之气入体,运转功法三十六周天,让自身处于一种水火周际的状态下。

    在这种状态下,若能通过不断尝试和感悟,成功引得二气合一,达到一种阴阳交泰的微妙循环,才能让肉身融入天地之中,而精神则可高度集中,借此转变契机,通达法性。

    所谓感悟本就有些虚无缥缈,宛如镜中花水中月,看得见却未必摸得着,甚至每个人的感受也是不同,但若不断尝试,总能增加成功的可能,只是有些人或限于资质,或限于悟性,即便苦苦修行,终此一生,也无法触摸到那个关键。

    沈落心中将无名法决记载之法又默念了一遍,同时运起丹田中的阳罡之气,还有四肢内存储的水灵之气。

    一冷一热两股气息在他体内交织碰撞,牵动得他的面色也一会青,一会红。

    这股冷热交织的情况只持续了一小会,冰凉的水灵之气明显要比阳罡之气弱得多,此消彼长之下,开始飞快溃散。

    沈落心中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失败了。

    看来这无名法决与小化阳功一样修行不易,或者说是自己资质实在不怎么样。

    不过他本就是初次尝试,想要体验下无名法决的修炼而已,原本就未抱有太大期望,此时倒也谈不上什么失望。

    但就在此刻,异变突生。

    沈落只觉右边肩膀处微微一凉,一股庞大阴寒气息从中狂涌而出,注入他体内。

    他身体一僵,体表再次泛起一层细密的白色寒冰,转眼间便覆盖住了全身各处。

    和之前一样,这股寒气对周围没有造成任何影响,溪水流淌如故,水温也没有变凉半分。

    阴寒气息一进入沈落的体内,立刻奔着丹田处的阳罡之气冲去,二者狠狠撞在了一起。

    轰!

    他体内传出一阵闷响,全身五脏六腑仿佛都被震撼了一下。

    沈落周身经脉刺痛,连动弹一下都无法做到,更无法控制这两股冲突的力量,只能任凭它们在身体里横冲直撞。

    不过两股强大气息没有冲突太久,很快便交织在一起,从互相冲击,变成相辅相融。

    这一刻,沈落只觉得自己仿佛推开了一扇神秘的大门,体内涌起一股无法言明的酣畅快感,心神忍不住沉浸其中。

    此时的他,可以感受到周遭的水灵之气自四肢不断涌入身体,丹田处的阳罡之气也随之不断与之交融,这种过程浑然天成,完全不需要自己加以干涉。

    就好像这一切,本该如此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