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六十章 “小不点”
    沈落吓了一跳,下意识松开竹筒,双手忙同时朝着脸上挡了过去。

    那股黄色液体眼看就要击在他手上时,却突然光芒一笼,在半空中蓦地凝成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圆球状东西,被沈落一把抓在了手中。

    入手的瞬间,沈落就发现那东西表面竟是异常的滑腻冰凉,偏又生得非常柔软,他手上才稍稍一用力,其就立马如同烂泥一般软化,朝着沈落的指缝中挤去。

    沈落感觉到这东西差点滑出他的手掌心,忙将两手一拢,使上了一股巧劲儿,才将其握在了双手之中。

    可紧接着,那东西突然爆发出一股子不小的力气,在他的手心里左冲右突挣扎不已。

    沈落这才发现,这东西竟然是一个活物。

    他心中惊讶之余,手却没有丝毫放开的意思,反而将其牢牢控制在了手心。

    那小东西似乎也觉得再怎么挣扎都是无用功,折腾了一阵儿后,终于消停了下来。

    沈落的双手这才稍稍放松了一分,透开一条缝隙,瞪大了双眼朝里面望去,想要看看这东西的庐山真面目。

    这一看,才发现手里那个“小不点”,与自己过往见过的任何活物都不相同,没有四肢,只有一个圆乎乎身躯,和两颗大大的黑色眼睛,浑身纷纷嫩嫩的,体外好像还亮着一圈淡淡的光泽,乍一看,就像是个散发着微光的小肉球。

    眼见沈落在打量它,那小家伙竟然睁着两只水汪汪圆眼望向沈落,双手在脑袋下紧紧缩着,配合上那一副胆小害怕的神情,让人看一眼,便觉得心都要融化了。

    什么小猫小狗之流与之相比,简直愧对“可爱”两个字。

    见沈落有些发愣,那小家伙便又眨巴眨巴起了大眼,模样看起来又呆又萌。

    正当沈落下意识的想安抚一下这看似惊慌畏惧不已的小东西时,小东西黑色大眼睛下面,忽然又出现了一张小口,张开一喷。

    一团白光飞出,蓦地打在了沈落脸颊上,爆裂了开来,化作无数白色光点,几乎沾染到了其全身。

    沈落只觉得周身一阵沁凉,心神为之一紧。

    而与此同时,被他握在手中的那个小家伙,身躯陡然间如膨胀变大了数倍,如同一个硕大的粉色气泡,硬生生地撑开了他的双手,一个弹跳就落在了船尾的甲板上。

    沈落忙一步追了上去,却依旧为时已晚。

    那小家伙在船尾再次跳跃而起,一下子竟然蹦出了数丈之高,在半空中划过一道高起的弧线,“咕咚”一下掉进了河里,溅起了一小片水花。

    等沈落追到船尾去看时,水面上就只剩下一圈圈水浪波纹荡漾,那小家伙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他朝着水面和岸边各处张望了一会儿,完全不见半点动静,只好作罢。

    沈落低头朝自己身上查看了一下,发现方才那小家伙喷在自己身上的白光,早已经消失不见了,不论衣服还是皮肤上,都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咦,不对……”这时,沈落突然神色一变。

    他忙席地坐在船尾地板上,眼睛微闭,双手环抱,再次运转起小化阳功来。

    只一会儿功夫,他就重新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神色,他惊喜地发现自己体内那种燥热感觉,和经脉里时隐时现的异常刺痛,竟然全都消失不见了。

    更为神奇的是,就连之前那种连日以来积攒的疲惫之感,竟然也全都没有了。

    沈落一下子翻身站起,在船尾虚握拳头,振臂击空,衣袖猎然作响,整个人神足气完,好似焕然一新。

    “想不到那白光竟然有如此神效?实在可惜了……”他收拳远眺,有些痛心道。

    沈落自然知道他身上的变化,与那可爱的小家伙脱不开关系,只不过其已然逃走,再怎么惋惜,也无济于事了。

    此时,夕阳已经贴着远山,将落未落了。

    他将竹筒和无名天书全都收回石匣,放入包袱,简单整理了一下船舱,便开始撑着小舟返回渡口那边。

    那场暴雨使得峦水河的水势越发湍急,撑船逆流而上变得更加困难,可沈落如今已经不是昨日那个沈落了,浑身充满了力量,撑篙渡船,简直比顺流而来时还要轻松。

    船行到半路上时,沈落就遇到了沿着河岸一路向下寻找而来的于大胆,顺势将他也接上了船。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于大胆见暴雨滂沱,沈落又一直未归,生怕出了什么意外,这才一路沿岸找了过来。

    两人回到渡口,那怀着身孕的妇人已经等在了茅屋门口。

    “你这后生,恁的胆大?这么大的暴雨,要出点事可如何是好?”妇人嘴上说着埋怨的话,眼中的神情却像是松了一口气。

    “让大嫂担心了,实在抱歉。”沈落满脸歉意,连忙说道。

    “也是贵人自有天佑,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妇人见状,叹了一声,转身从屋里端出炭炉上烧好的生姜热水,给自家男人和沈落各倒了一大碗。

    喝过之后,沈落开口说道:“今日出游,雨急浪高,一路磕磕碰碰,撞坏了船上不少东西,我这里还有些碎银,就当给大嫂你们的赔偿了。”

    说着,沈落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十几两银子,递给了妇人。

    妇人见状,眉头一挑,有些意外,也有些犹豫。

    “船上那点东西,都是些不值钱的破烂,用不着赔,少爷前日给的十两银子已经足够多了。”于大胆倒是马上开口说话了。

    “今日我便要离开了,这两天承蒙照顾,这些钱你们就好好收下,就当……就当是给嫂嫂肚子里未出世孩子的。”沈落瞥了一眼妇人滚圆的肚子,笑着说道。

    妇人闻言,眼眶竟有些湿润,她与男人日子清贫些也就罢了,实在不想让肚里的孩子生出来也跟着吃苦。

    “那就……那就多谢少爷的心意了。”妇人欠了欠身,接了过来。

    沈落将马牵来,与两人告别一声,便翻身上了马。

    他正要离去时,忽然又记起一事,一勒缰绳,扭身对两人说道:“于老哥,大嫂,日后若有难处,可去春华县城沈家药铺找我。”

    两人连连点头,与他挥手作别,沈落扬长而去,直奔松藩县城。

    “原来家里是做药材生意的,怪不得如此心善,日后必定福报绵长,富贵百岁。”妇人紧紧握着手里的钱袋,缓缓说道。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满脸憨笑地点了点头。

    夕阳西下,金灿灿的余晖落在两人身上,在后方的黄苇荡渡口旁映出了两个相拥依偎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