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十九章 缩物之能
    “天书,天书还没找着呢!”

    沈落猛地一拍脑袋,总算记起此行最重要的目的,连忙跳回了乌蓬小舟之上。

    舟上的东西,全都堆在了船舱后部,什么瓦罐陶瓶的全都给撞碎了,就连那矮脚方桌都给撞断了一条腿。

    沈落挪开桌子后,在一堆渔网下,找到了那个石匣。

    石匣还保持着原先半开的样子,沈落拿起来后轻轻一推,匣盖就被打开了,里面露出一截尺许来长的竹筒和一本厚厚的泛黄古书。

    竹筒不过手臂粗细,一共只有两个竹节,通体青翠欲滴,看起来就像是刚刚截取下来没多久的样子,古书则略微卷成了筒状,放在了竹筒下方。

    “天书?”

    沈落眼前一亮,刚想要伸手去拿古书,忽然记起自己先前贸然打开石匣,放出那鬼头骷髅的事,连忙缩回了手,打开随身包袱,取出几张很早之前就画好的符箓,在前胸手臂上都贴上。

    这些符箓里既有驱鬼符,也有辟邪符,甚至还有两张平安符,究竟有没有作用,他也没什么把握,但贴上总比没有强。

    不过谨慎归谨慎,沈落其实并没有太过担心。

    原因无他,于天师一个凡夫俗子,都能平安拿到这无名天书,可见其中并无致命凶险才对。

    只是当时于焱说起这段往事时,讲得实在太过粗略,也不知是其酒后有所遗漏,还是于天师当年并没有告诉后人所有的事情,他压根儿没有提及骷髅和竹筒的事。

    沈落在右手背上又贴了一张驱鬼符后,这才终于缓缓探出手,小心翼翼地抓住那部卷起的古书,将其拿了出来。

    他握住古书的时候,甚至不敢太过用力,生怕这看着就年代久远的古书,被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给捏成了碎屑。

    不过,当他手掌接触到古书上时,才发现其并非纸质装订,而是一本坚韧结实的皮卷书。

    然而紧接着,更加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那原本不过两寸来长的书卷,在离开石匣的瞬间,竟是突然白光一闪,瞬间增长一倍,卷起的书页也纷纷舒展开来,变作了一本长宽皆有四寸的方正书册。

    沈落见状心中一惊,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捧着突然变大的古书,在石匣和皮卷书上来回看了几眼。

    “这……”

    他心中犹疑,便先将古书放在了一旁,又拿起那青翠竹筒,取了出来。

    那原本不过尺许长的竹筒,在离开了石匣的瞬间,竟然也是白光一闪,直接长大了三倍,变得足有三尺来长,拿在手里颇有份量。

    沈落轻轻晃了晃竹筒,里面“咕嘟”作响,隐约有液体流动的声音传出。

    眼下这竹筒,单从体积上来说,就明显已经比石匣要大出不少了。

    “这么大……这是如何放进去的?”沈落眉头皱起,暗自沉吟道。

    说罢,他又将信将疑地将手里的竹筒,朝石匣靠近,想要重新放回去。

    只见竹筒接近石匣的瞬间,就被一股柔和的无形力量牵引,在一片白光笼罩下,直接缩小了三倍,又变成了尺许来长,躺进了石匣。

    “这石匣……难道也是件宝物?”沈落心头一热。

    他忙把竹筒也放在了皮卷书边上,转身将那张断了腿的矮脚方桌,一把拽了出来。

    他两手抓着方桌的两条腿,倒提着靠近石匣,想要试试除了石匣里本来的两件东西外,这普通的方桌有无可能装进去。

    结果,方桌的一个尖角刚刚靠近石匣,白色光芒再次从匣口透出,那股柔和的无形力量随之牵引而至,拽着桌子脱手而出,将其收入了石匣之内。

    沈落忙凑过去查看,就看到那张方桌正“三脚朝天”地躺在石匣里,也已经缩小了许多倍,变得只有巴掌大小了。

    眼见于此,沈落眼中惊喜之色更盛,三两步跳下了船,从乱石滩上挑了一块人头大小的圆石,抱回来放进了石匣内。

    紧接着,他又取回来撑船用的竹篙,一头探入石匣,同样被缩小收了进去。

    沈落又将身旁的陶罐瓦片,渔网斧头等鸡零狗碎的东西全都试了一遍,竟是无一例外全都能够被收入其中。

    “看来其他的普通东西,只要放到匣口位置,也都能被缩小收进去。”沈落两手捧着石匣,放在眼前左右端详,心里仍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石匣非但能够将大自己数倍,乃至十数倍的物件,缩小一定比例收纳于内,自身的份量竟然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而且,沈落通过不同物件的收缩情况对比,还发现似乎原本体积越大的东西,进入石匣内能够收缩变小的比例就越大。

    不过这石匣最终究竟能够装入多大体积的东西,他暂时没办法验证。

    “能够有如此神奇功用,怕不是传说中的法器吧?”沈落脑海中一出现这个念头,就先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法器?那可是观主风阳真人和那位闭关不出的神秘师祖,才能拥有的东西。

    他实在没想到,这次寻找天书之行,竟然给他带来了如此多的意外之喜!

    不过转念一想,若不是意外捡到那块古怪玉枕,梦入千年以后的妖魔乱世,他也不可能从于焱那里得知无名天书的存在,现在只怕还在观中苦苦修炼,争取练功保命吧?

    沈落第一次觉得,被那玉枕噩梦缠上,似乎也不全然是坏事。

    他思绪飘忽了一阵,才回过神来,又将放入石匣的杂物一一清理了出来,这才重新捧起了那部泛黄的皮卷书,翻看了起来。

    这古书如于焱所说的一样,外表的封皮上空空如也,并未写有书名,想来多半也是因此,才会被其先祖称为“无名天书”吧。

    沈落往里面翻了几页,眉头就忍不住皱了起来。

    不是书里记载的内容有什么问题,而是这古书文字,竟然全都是一种十分古老的银色篆文,沈落也曾看过不少古书,也根本认不出来几个。

    看了好一会儿,他也没能瞧出半点门道,只能作罢,又将古书放回了石匣内。

    “啪……”

    这时,一声轻微的声响忽然从身旁传来。

    沈落忙低头看去,就发现是身旁放着的竹筒,被傍晚河上渐渐生起的风,给吹得滚动了一下,撞在了一旁的木板上。

    他俯身将竹筒拾了起来,正打算仔细研究一下时,突然从上面传出一声脆响。

    竹筒顶部无端裂开了一道缝隙,一股黄色液体从中喷射而出,直奔沈落面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