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十七章 牙印
    沈落看着石匣上的那处凹陷区域,心中一动,探出一根手指,先是试探性的伸入白光范围内,感觉有一股凉凉的气息,萦绕在他手指上,就好像探入了河水一样,并无什么不适之感。

    于是,他又把手指向下探了一些,靠着石匣更近,那股阴凉感觉便又更清晰了一些,似乎正是从石匣上散发出来的。

    沈落心中对阴寒之气大为忌惮,当下便又有些犹豫了。

    然而,那块元石的能量似乎很快就要耗尽,其上散发出来的白光也开始收缩,一点一点黯淡了下去。

    沈落一咬牙,在光芒消失的前一瞬,食指猛然下戳,直接点在了正中央那处“凹陷”上。

    原本正在消敛的白光,在他落指的瞬间,好似凝固住了一样,悬浮不动。

    这一刻,沈落自己也好似僵在了原地,就连呼吸和心跳也突然停滞了。

    嘈杂的暴雨声中,“咔”的一声微弱轻响传入他的耳中,仿佛有机括弹起。

    沈落指下的匣盖忽然向上一弹,在一阵轻微的摩擦声中,朝着前方滑了开来。

    “成了!”

    沈落心中大喜,忙向匣内看去。

    异变陡生!

    石匣里,忽然有一道黑烟喷射而出,朝着沈落迎面打来。

    沈落顿时大惊,猛地一推身前矮桌,身子便向后倒去,直接撞在了船舱乌篷上。

    黑烟未能喷中沈落,却也没有就此消散,反而越聚越浓,从中显化出来一个车轮大小的鬼头虚影,上顶乌篷,下抵船舱。

    鬼头生得青黑一片,头上似有乱发蓬松,双眼大如铜铃,闪烁着幽幽寒光,一张血口更是獠牙参差,一副欲要择人而噬的模样。

    沈落根本来不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能强自让自己镇定,身形飞快向前一晃,两只手分别抓住了矮桌上的小雷符和元石。

    “咯咯……”

    沈落的动作似乎激怒了那鬼头虚影,口中发出连连怪笑,朝着他冲了上来。

    船舱狭窄,沈落根本避无可避,只能一手握住元石,催动了体内阳罡之气汇入其中,朝着另一只手上的小雷符上拍了过去。

    鬼头却虚影一闪,竟瞬移般的先一步逼到了眼前,一张血口,喷出一道青黑气息。

    沈落只觉得一股浓郁的腥气扑面而来,头脑也好似给人砸了一闷棍,眼前虚影重重,身子一软,便朝着一旁瘫倒了下去。

    “咯咯咯……”鬼头瘆人的笑声不止,在小小的船舱里回荡。

    沈落的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隐约间就只看到,那鬼头虚影突然开始一点一点收缩,最终化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白骨骷髅头。

    白骨骷髅头莹白异常,表面甚至泛着些许光泽,直接扑到其肩头位置,一口咬了下去。

    “唔……”

    沈落口中发出一声痛苦呻吟,身子猛然绷直,只感觉一股强烈的寒流从被咬的地方蔓延开来,瞬间就流遍了全身每个角落。

    一层细密的白色寒冰,结着霜花也从他的肩头上快速蔓延开来,只是片刻就覆盖住了他的全身。

    沈落当即双眼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

    然而,有些奇怪的是,白色冰霜也只是冻结住了沈落身躯,明明寒气大盛,却丝毫未侵染周围的物件,就他连身下的船舱地板上,也没有出现半点异样。

    也不知过了过久,天空已经放晴,日影西斜。

    一抹阳光贴着乌篷内顶,从船外照射进来,投映在沈落脸颊上,那层结在他身上的冰霜,不知何时已经消融。

    这时,沈落睫毛微微一颤,缓缓抬起了眼皮。

    明亮的光芒猛一刺激,令他忍不住又眯起了双眼,缓了一会儿后,才一手挡住视线,一手撑着身子,缓缓坐了起来。

    沈落只觉得浑身酸软,衣服也黏乎乎地粘在身上,感觉不像是河水未干,而像是刚出了一场淋漓大汗。

    “咳……”

    沈落口中干咳一声,只觉得喉间如同火燎一般,身上也似乎被一股燥热之感笼罩,忍不住扯开了胸前衣襟,想要发散些热量出去。

    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朝着身旁看去,就发现船上储水的瓦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撞倒了,里面的存水已经流干净了。

    沈落喉结动了动,翻身朝着船尾爬了过去,却只觉得头脑依旧昏涨异常,好不容易东倒西歪地将身子从船边探了出去,却被水中自己的倒影吓了一跳。

    只见此刻的自己,头发蓬乱,满脸通红,额角还有青筋暴起,看起来竟有几分狰狞之色。

    沈落忍不住向后缩了一下,然后才伸出同样通红的双手,在峦水河里拘了一捧水,朝着自己脸上拍了上去。

    双手和脸上沾了沁凉的河水,沈落立马感到一阵舒爽,昏涨的头脑也随之清醒了几分。

    他身子向前一滑,双手抓着船沿,把整个脑袋都探入了河水当中,也顾不得干不干净,一连喝了几大口河水,喉间那种火燎一般的感觉才终于有所缓解,身上的燥热也消退了几分。

    沈落长出了一口气,觉得身上衣服实在粘得难受,索性身子一翻,直接落入了河里,将全身都浸在了水中。

    随着冰凉的河水不断冲刷在他的身上,沈落终于觉得身上的燥热不再那么难耐,可是浑身经脉各处却隐隐有刺痛感觉传来。

    那种疼痛并不连续,只是时不时地好像被尖针扎到一样,且每一次的位置都不同,好在疼痛不算强烈,沈落自觉可以忍受。

    直到这时,他脑海中的昏涨之感才终于消退,猛然想起先前打开石匣时看到的那个鬼头,不禁浑身打了个寒战。

    沈落连忙扯下起右半边衣衫,就看到自己右侧肩头上,赫然有一个暗红色的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