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十二章 时间紧迫
    “病人在此,刘大夫你看看他得的是何症?”侯姓掌柜将刘大夫引到床边,搬了一个凳子请其坐下。

    刘大夫仔细查看了下沈落的面色,随即拿住沈落的手腕仔细号脉,很快口中发出一声轻咦。

    “刘兄,这位小哥的病情莫非很严重?”侯姓掌柜急忙问道。

    “脉象虚浮紊乱,三焦不调,确实颇为严重,此等脉象多现于垂死老人身上,这小哥如此年轻,却有这等病况,着实奇怪得紧。”刘大夫神情凝重的说道。

    “垂死……”侯姓掌柜浓眉不禁一皱。

    三个伙计也是一样,尤其那小三子,更是哭丧着一张脸。

    后面的红衫妇人双手抱胸,目带嘲讽的看着侯姓掌柜,似乎在表达着先前的不满。

    “刘兄,这小哥是我店中客人,还请你尽力救治。”侯姓掌柜拱手说道。

    “侯兄,不是刘某推脱,只是这位小哥的病症我从未见过,实在是无从着手。”刘大夫无奈说道。

    侯姓掌柜默然片刻,叹息了一声。

    刘大夫已经是镇上最好的大夫,看来这个长相清秀的后生真的是不行了。

    “治不好就算了,你们三个快些把这人给我从后门抬出去,别让他死在店里,晦气。”红衫妇人开口说道。

    侯姓掌柜脸一沉,正要说话。

    “针……天突……”一个细弱的声音突然响起。

    屋内几人循声望去,却是沈落艰难地开了口,都哗然一惊。

    “你说什么?”刘大夫站了起来,耳朵靠近沈落。

    “天突……天突……”沈落再次开口说道。

    这次声音稍大了一些,在场之人都听到了。

    “你是说让我针灸你的天突穴?”刘大夫迟疑了一下,问道。

    沈落非常迟缓的点了一下头。

    刘大夫蹙起眉头,转首看向侯姓掌柜,开口说道:“侯兄,这小兄弟是你店里的客人,你说怎么办?”

    “刘兄,这位小兄弟看起来不像是是普通人,或许他懂得医治之法,你就试试吧。”侯姓掌柜微一沉默,咬牙开口说道。

    “这要是扎出个好歹来,怎么办?”后面的红衫妇人冷言道。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侯某人不能见死不救。刘兄,请。”侯姓掌柜说道。

    红衫妇人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终究没有说话。

    刘大夫点了点头,解开沈落的衣服,然后取出一套针具,抽出一根银针,刺入了沈落腹部的天突穴。

    “水分……”沈落再次开口。

    刘大夫看了沈落一眼,依法针灸。

    “关元……”沈落缓缓出声,接连报了十八个穴位,正是风阳真人先前救治他时,针灸的十八处地方。

    他自小抱恙在身,久病成良医,对于人体穴道极其熟悉,当日虽然没有细看,记住这十八个穴位对他来说却是小事一桩。

    刘大夫依法施为,沈落胸腹之间很快多了一片针林,轻轻颤动。

    沈落面色顿时恢复了不少,不再像之前那么苍白,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一些,手臂可以勉强抬起。

    刘大夫面呈惊异之色,抓住沈落手腕再次号了号脉,察觉其紊乱的脉象竟然恢复了大半。

    “原来是神医当面,先前怀疑阁下医术,还请见谅!”刘大夫长身而起,对沈落拱手言道。

    屋内其他人眼见此景,都是一呆。

    刘大夫本是一名书生,屡试不中,便弃文习医,医术精湛,为人却有些书生式的傲骨,从未向人低过头,今日竟然对一个青年行此大礼。

    “阁下不必如此多礼,若非有你相助,我此刻还无法缓解过来。”沈落说道,说话比之前流利了很多。

    “在下刘百川,敢问神医大名?”刘大夫问道。

    “神医不敢当,在下沈落。”沈落摆摆手,说道。

    “沈落?阁下莫非是春华县沈家的那位小神医,久闻大名,沈记药铺的金香玉大补人之精气,且不伤身,据说也是您研读古籍时发明的,佩服!佩服!”刘百川神情更加恭敬。

    侯姓掌柜等并非医道中人,没听过春华县沈家的名头,但看刘百川神情,都猜到沈落出身不凡,望向其的目光顿时大为不同。

    尤其红裙少妇心中惴惴,她方才说了不少对沈落不利之事,不知对方有没有听到。

    沈落闻听刘百川此话,却是一愣,金香玉之事,他曾经让父亲秘而不宣,怎么流传了出去。

    “刘兄过誉了,金香玉是我和沈家数位药铺掌柜合力炼制出来的,并未在下一人之功。”他心中虽然奇怪,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

    沈落如此说,便等于是自承身份,刘百川脸上掠过一丝惊喜。

    “沈公子居于春华县,此番来松藩县,可需要在下帮忙?不是在下自夸,在附近一带,刘某认识的朋友还是不少的。”

    “一些私事罢了,不劳费心。”沈落摇头拒绝。

    他有些奇怪刘百川的举动,似乎热情过头了,就算自己是春华县的名医,对方也不必如此。

    “公子不必多心,你炼制的金香玉救了在下一位至亲之人的性命,刘某只是想要报恩。”刘百川似乎看到了沈落的疑惑,解释道。

    “沈某来此只是为了一些小事,自己可以处理,就不麻烦阁下了。若有需要,自不会客气。”沈落笑道。

    “在下明白了,沈公子身体有恙,刘某就不多留了,告辞。”刘百川没有在此多待,开口告辞。

    “奉还阁下银针。”沈落抬手将身上银针尽数拔下,还了回去。

    刘百川收下银针,起身离开。

    “刘兄请。”侯姓掌柜起身相送。

    屋里的三个伙计,还有那个红裙妇人也都借机离开了房间,屋内很快只剩下沈落一人。

    沈落伸手拿过身边放着的包袱,略一检查,松了口气,从里面取出一个白色玉瓶,倒出一枚白色丹药服下。

    此药正是保元丹,入腹即融,化为一股暖流,在他体内流淌,体内无力之感略微消退,便坐了起来。

    他盘膝坐定,开始运转小化阳功,随着一股阳罡之气自丹田腾起,和保元丹所化的暖气融为一体,游走全身。

    良久之后,沈落睁开眼睛,体内那股虚弱之感已然消退。

    他没有因为恢复过来而欣喜,脸色反而阴沉得如一汪寒潭。

    刚刚的情况和之前梦醒后昏迷很相似,明显乃是元气亏损所致。

    他这两天每日服用保元丹,勤修小化阳功,没有再发病,便以为只要不再入梦,就可以暂时相安无事,现在看来是太过天真了,此次若非自己揣摩出了风阳真人当日相救的针灸之法,后果不堪设想。

    元气亏损的隐患开始明显表现出来,虽然和白日里寻宝,大耗体力有关,但留给自己的时间,可真的不多了。

    他甚至有种直觉,自己的寿元怕是连凤阳真人所说的两年,都未必能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