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十一章 人事不省
    沈落抵达松藩县城外时,已过戌时,城门已经关闭。

    他眼见无法入城,便直接催马朝城东的一个小镇而去。

    松藩县商业昌盛,这小镇处于出城要道,镇上商铺林立,形成一片规模不小的集市,其中大多数都是客栈,专门为那些往来客商提供住宿。

    这些客栈大门口都守着一个伙计,口中吆喝声此起彼伏,招揽着生意。

    “这位客官可是要投宿?咱们店里有热水,刚卤好的牛腱子肉,好吃得很,锅里还有炖鹅,包您满意。”

    “客官来咱们得月居吧,本店酿造的‘白日香’美酒更是远近驰名,包您尝了一次想二次,住下吧。”

    看到沈落走近,附近几家店的伙计一窝蜂地围了上来,争相招呼。

    沈落没有理会这些伙计,扫了周围的客栈一眼,驱马朝一家装饰普通,位置相对隐蔽的小客栈走去,让那些伙计大为失落,毕竟沈落身上的服饰颇为华丽,骑的马也是一匹好马,明显就是一个富客。

    那家小客栈门口也守着一个年轻伙计,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动,看起来很是伶俐。

    “客官是要住店吗,小店地方虽然不大,却胜在清静,价钱也很公道。”看到沈落走过来,年轻伙计脸上堆起笑容迎了上去。

    “给我一间清静的上房,再来些饭菜,要丰盛一些。”沈落白天在河里摸了大半天,此刻早就饥肠辘辘。

    “好嘞。”年轻伙计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殷勤地牵住了马缰绳,走进了客栈。

    附近其他客栈的伙计见了,都投来羡慕嫉妒交杂的目光。

    沈落翻身下马,但脚刚一沾地,全身上下突然一阵虚弱无力,身体里好像出现一个空洞,将他体内的力气尽数吸走。

    他耳朵里轰轰作响,眼前更是一阵阵发黑,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客官,您没事吧?”年轻伙计吓了一跳,急忙过来扶起沈落。

    沈落艰难的看了伙计一眼,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一个字也没有吐出来,面色飞快变得苍白。

    “怎么回事?坠马了?”

    “没有,我刚刚看到那人从马上下来,突然昏倒在地,估计是发了急病。”

    “小三子,你这次招揽的客人看起来是个麻烦啊。”

    外面的人似乎注意到这里动静,聚拢了过来,议论纷纷,其他客栈的伙计也围了过来,嘴里说起了风凉话,有几个先前被沈落拒绝之人露出几分幸灾乐祸的神情。

    年轻伙计眼见周围的人越聚越多,急的满头大汗,忙向店内叫人。

    店内此刻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两个跑堂的伙计,还有一个头戴员外帽的瘦削中年男子,正在柜台翻看账本。

    三人也注意到了外面的情况,急忙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况也都吃了一惊。

    “小三子,怎么回事?”瘦削中年男子低声问道。

    “掌柜的,这可如何是好?”小三子飞快地将情况说了一下,哭丧着脸道。

    “哦,这位客人想必赶路劳累,晕厥过去了,不用大惊小怪的。你们两个,先将他抬进来。小三子,你去刘记药铺将刘大夫请过来。”掌柜心念一转,立刻扬声说道,让附近围观之人也都清楚听到。

    他身旁的两个跑堂伙计闻言,手脚麻利地将沈落抬了进去,那小三子则拔腿朝外面跑去。

    “诸位,只是客人疲累过度,没什么事,都散了吧。”掌柜将沈落挂在马鞍上的一个包袱取下,抱拳朝门口众人环视了一圈,转身走进客栈。

    附近众人眼见没了热闹可看,慢慢散去。

    两个跑堂伙计抬着沈落来到后院的一间客房,将其小心放在床上。

    沈落虽然不重,抬了这么久,两个伙计也累得够呛。

    “掌柜,这人看起来不像是劳累昏厥,你看他还睁着眼睛呢,身体好像也很凉,别是什么大病吧?”一个矮胖伙计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说道。

    “别乱嚼舌头,等刘大夫过来看过再说。”掌柜笔直浓密的眉头皱了一下,斥道。

    “是。”矮胖伙计自知多嘴,急忙答应。

    “刚才外面吵吵嚷嚷的,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一个中年妇人走了进来。

    此人身形肥胖,脸上的肥肉将眼睛挤成一条缝,肤色也颇为黝黑,身上偏偏穿着一件鲜艳的大红绸衫,头戴金钗,打扮地花枝招展,让人一看就非常别扭。

    “老板娘。”两个伙计急忙叫了一声,对这红衫妇人似乎颇为畏惧。

    “你不在后厨,跑到这里做什么?”掌柜看了妇人一眼,有些不快地说道。

    “怎么,这客栈是你一个人的?我不能到前面来?”红衫妇人双眉一竖,叉腰喝道。

    “有客人在这里,你瞎嚷嚷什么。”掌柜神情微微一滞,压低声音说道。

    红衫妇人这才注意到床上的沈落,神情略微收敛了一点。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躺着不动?”她打量了沈落两眼,问道。

    矮胖伙计急忙上前,将刚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什么!这么一个病秧子,你们怎么把他抬进店里了!还不快从后门抬出去!”红衫妇人听完,立刻朝两个伙计尖声吩咐。

    两人面露迟疑之色,看向那中年掌柜。

    “胡说八道!这位小哥来我们客栈投宿,在客栈门前晕倒,岂能放任不管?这等慢客的名声传了出去,这个客栈还要不要开了!”中年掌柜皱眉说道。

    “我看你才是胡说,万一他死在这,客栈还有人敢来吗!”红衫妇人反嘴说道,声音更大了几分。

    “我已经让小三子去请刘大夫了,事情我自会处理好,你别在这给我添乱!”中年掌柜面露不耐之色,声音也冷了下来。

    “侯亮才,你想造反!别忘了没有我去娘家借的钱,你一个乡下出身的泥腿子能开得起这家客栈!”红衫妇人勃然大怒,做河东狮吼状。

    “你……”侯姓掌柜一时气结。

    “掌柜,刘大夫来了。”恰在这时,小三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声音未落,两个人影走了进来,小三子在前面引路,后面跟着一个白袍男子。

    此人看起来四十余岁,相貌清癯,颌下留有数寸长的黑髯,给人一种儒雅之感。

    “侯掌柜的,病人何在?”白袍男子看到屋内的情况,怔了一下,迟疑的问道。

    “刘大夫过来了,有事我们一会再说,别在这丢人现眼!”侯姓掌柜面上掠过一丝尴尬之色,低声对那红衫妇人说了一声,然后快步朝白袍男子迎去。

    红衫妇人看着掌柜的背影,也没有再闹,悻悻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