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五十章 袋子
    那东西摸上去好似麻布一般,轮廓也好似一个圆鼓鼓的麻布袋子,里面凹凸不平,似乎装着不少东西。

    “难道是天书?”沈落心中一动,忙抓住麻袋一角,想将其拉出来。

    于焱当时并没说天书究竟长什么样子,或许就装在这袋子里也说不定。

    奈何那河底孔洞不过碗口大小,里面的麻袋却是鼓囊囊的,似乎有小瓮那么大,被牢牢卡在里面,根本取不出来。

    沈落几番尝试之下,仍是无计可施。

    这时,他的气息再次用尽,只能再次浮上了水面。

    沈落趴在河礁上,胸口剧烈起伏着,眼睛里却难掩激动神色,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咚咚”的快速跳动声。

    此前他在看到于于大胆时,心中便有七八分肯定,当初梦境中于焱所言非虚。

    而如今这份机缘,似乎距离自己仅有一步之遥了,这怎能令他不激动?

    沈落这一次换好气后,没有立即下潜入水,反而爬上乱石滩,回到了船舱之中。

    不一会儿,他手里提了一根两尺长短的黑色铁钎,跳下船头,重新潜入了水下。

    沈落在找到那处狭窄孔洞处后,将手中铁杆插入洞中,小心避开里面的东西,然后左右来回撬动起来。

    河礁体型巨大,重量自然非同寻常,沈落当然没想过将其整个撬动起来,他只是想要通过来回的撬动,去扩大那处孔洞,进而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一阵细微的摩擦声在水下连续响起,沈落动作带起的泥沙,不断漂浮而起,令他不得不紧紧闭上了眼睛,隔一会儿才能睁开看一眼。

    河礁虽然长久被流水侵蚀,其坚固却仍是出乎沈落意料,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撬了好一会儿,也只将洞口稍稍扩大了一分,探手进去仍是无法舒展手指。

    不过沈落虽然心中焦急,但一想到那里面或有可能是那“无名天书”,就浑身充满了干劲,每一次浮上水面,都只是缓几口气,就立马潜回水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耗费了大半个时辰,他终于将那孔洞扩大了倍许。

    当他的手掌紧紧抓住麻袋向外拉扯的时候,他的手掌都忍不住微微颤抖着,心里同样在默默祈祷着,是天书,一定是天书。

    沈落把那麻布袋子整个抽出来后,发现入手竟是颇沉,也顾不得看上一眼,立马快速向上浮去。

    他爬上乱石滩后,没有解开自己身上的绳子,就那么湿淋淋地靠着背后河礁,瘫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呼着气,手中却紧紧攥着那只麻布袋子。

    沈落缓过劲来后,侧头望去,才发现自己手中之物,哪里是什么麻布袋子?

    这袋子之所以用手摸起来,有麻布一样的粗砺纹理,乃是因为其是用某种金属丝线编织而成,上面沾满了泥污和水藻,原本应该是金黄的颜色,也变得十分黯淡。

    袋口处被一圈金绳捆着,上面还挂着一张巴掌大小的金箔,沈落将其摘了下来,右手擦了擦上面的泥污,才发现上面竟然錾刻有字。

    他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地看向那上面有些模糊的字迹。

    “敕令……”

    金箔上最顶端的两个字,沈落在熟悉不过,正是平日画符时起笔的两个字,这金箔似乎也是一张符箓?

    只不过“敕令”以下的字符,錾刻的印痕已经变得十分浅淡,他既看不出,也认不得。

    沈落随手将金箔符箓收入袖中,开始一圈一圈地解开袋口缠绕的金绳。

    金绳取下之后,袋口便敞了开来。

    沈落朝里面一打量,顿时觉得头皮有些发麻,那金线编织的袋子里,装着的竟赫然是一堆白森森的枯骨!

    “这是人骨……”沈落一眼就认了出来。

    停顿了片刻之后,他还是忍着心中不适,将袋子里的骨头,全都倒了出来。

    等看到满地乱骨,沈落这才终于死心,这里面压根儿没有什么天书。

    只是当他的视线落在这些枯骨上后,又忍不住轻“咦”了一声,用手中的铁钎拨动了一下,仔细瞧了瞧。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这些骨头中竟然少有完好的,几乎全都给砸断了开来,上面竟然还能看到一些深浅不一的牙印,就仿佛有人对其啃骨吸髓过一样。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沈落也不禁感到一阵脊背发凉。

    他犹豫再三之后,还是从船舱里取出一块破布垫着,将地上的断骨,一一捡拾恰来,重新装回袋子里。

    只是在捡拾的过程中,他又发现了一个奇怪之处,这堆人骨里没有头骨。

    不过沈落对此也没有细究的念头,只是觉得有些倒霉,天书没找到不说,反倒找出这么一堆东西。

    捡拾完枯骨后,他在石头缝隙里,还找了几枚破碎的木头珠子,朽得厉害,一碰就全成了渣。

    “死者为大,我能找到你,也算是一场缘分,便在此处为你造个坟茔,愿你能顺利往生吧。”沈落对鬼神之事向来看重,让他将这些枯骨抛之不管,他做不到。

    很快他就在乱石滩中央,刨开一个石坑,将装袋的枯骨放了进去,然后再填上石块,垒出了一个稍稍高出周围的坟茔。

    做完这一切后,天色已有些昏暗下来。

    沈落只觉一股困倦疲乏之感袭来,他躺倒在乱石滩上,双手垫在脑后,望着天边绚丽的晚霞,怔怔出神。

    “想找这无名天书,还真是不容易。”

    这处乱石滩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小,他今天折腾得筋疲力尽,也只找完了河礁周围的河底区域,要想找完整个乱石滩,恐怕三天都不够。

    说不得还得跟于大胆夫妇,再多租用几天小船了。

    “毕竟是仙家天书,哪能那么容易得手?”沈落转念一想,又有些释怀了。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然坐了起来。

    这天书是仙家宝物,那玉枕貌似也不简单,既然当初他能靠着一张“伪小雷符”找到玉枕,这次怎么就不能再试着用一次?即便没有什么大用,就是拿来水下照明,也是可以的嘛!

    只可惜他身上带着的三张小雷。

    一念及此,沈落忙解了身上绳子,就想要撑船朝上游渡去。

    可惜才刚一站起,他就双眼发黑,双腿也有些止不住的颤抖,只得先爬回船上,喝了些水,服用了一枚保元丹,换了一身干净衣裳,好生歇息了片刻,才开始撑船返回。

    等他好不容易回到渡口,天色已暗,于大胆夫妇两人正等在那边翘首以盼,神情间似乎都有些担忧。不过在看到沈落虽满脸疲惫,却总算安全返回时,两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沈落稍作停留,与两人言语一声,只说明日再来,就骑着马离开,直奔松藩县城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