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十九章 探河
    议定之后,沈落便将马匹交给于大胆夫妇照看,自己则撑着小舟,朝着河中荡去。

    临出发时,于大胆还不忘又细细叮嘱了一番,生怕他出什么意外,沈落对此自然不敢怠慢,详细地记下了各个河段的情况,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

    那妇人更是给船上添了干净的饮水,又从家里端出了几块烙饼和一些肉干,用麻布包裹着,硬是要沈落带着船上吃。

    沈落盛情难却,便也笑着将包裹收了下来。

    乌篷小舟顺着湍急的河水漂流而下,沈落站在船头,手里握着竹篙,却并不撑舟,而是一下一下地在小舟的两侧水里探着礁石。

    很快,小舟就绕过了一丛丛齐人高的芦苇,进入了一片芦苇荡中。

    根据于大胆所述,这一河段是整条峦水河,水势最为湍急的一段,小舟刚入水时速度还不算太快,可越往下游而去速度就极速增快,以至于沈落不得不开始用竹篙探底,来为小舟减速。

    只是他对于撑船一事实在手生,在平静水面倒还没什么,在这种激流中,尽管他已经全神贯注,仍是免不了磕磕碰碰。

    “砰,砰,砰”

    小船东偏西荡,不断撞击在河面下的暗礁上,惊得两边芦苇丛中凫雁飞掠,水鸟腾空。

    遇到一些大的涡流和暗礁时,他还得拼尽全力撑着将船拨开,否则一旦卷入,稍有不慎便有覆舟之虞。

    沈落很快就累得浑身冒汗,眼冒金星了,可水势所逼之下,又容不得他歇息,只能咬牙硬撑着。

    一路上,他分外留意两侧河岸,观察是否有河道收窄之处,可由于河中芦苇又高又密,他的视线受到影响,并不能准确看清,只能尽可能地依着水势变化判断。

    毕竟河道收窄之处,水流速度也会加快。

    沈落就这么一直这么漂流了七八里,沿途乱石滩没有遇到,一些河心沙洲倒是不少。

    他的船就迎面扎入了两道狭长沙洲之中。

    沙洲上全都长满了青色的芦苇,像是夹出了一道天然水道,小船刚行入其中,速度就骤然加快,猛然冲了出去。

    “砰”的一声闷响,小船在冲出苇丛的时候,突然剧烈一震。

    沈落的身形一个踉跄,差点从船头栽落下去。

    他撑着竹篙,稳住身形,朝前一打量,只见船头前边,竟是撞在了一片方圆足有数十丈大小的乱石滩上,所幸小船木料结实,倒是没有撞坏。

    与沿途见到的那些沙洲不同,乱石滩上尽是些拳头大小的灰白卵石和泥沙,而与船头相撞的地方,却有一块远比其他石头大得多的褐色河礁。

    这块石头不但长得嶙峋古怪,而且只有两尺来高露在水面上,更多的部分则隐没于水下。

    而船头好巧不巧,正是卡在了这块怪石的一处凹槽内,所幸并没有损坏。

    沈落朝着两边河岸打量了片刻,发现两边河道到了这里,明显收窄了许多,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河道收窄处,乱石滩,水下河礁,看起来应该就是这里了。”沈落喃喃道。

    按照于焱的说法,他们家先祖当初就是在一片乱石滩下,找到了那本无名天书,眼下这地方倒是十分吻合。

    本以为需要好一番寻觅,没想到也没花费太大功夫。

    沈落将竹篙扔上了乱石滩,俯身把船头系着的绳子绑在了河礁上,用力拽了拽,确定船不会再随水漂走后,才一屁股坐在船舱,向后倒了下去。

    方才一路撑舟而行,他早已精疲力竭,此刻别说是下河找天书,就是跳下船头的力气都没了。

    沈落歇了许久,又吃了点干粮后,才终于缓过一口气,重新站了起来。

    他从船舱里抱出一捆拇指粗细的麻绳,一头牢牢绑在了那块河礁上,一头在自己腰上缠了两圈系好,然后才跳下了船,来到了乱石滩上。

    乱石滩形状近似椭圆,与水流方向一致,东西狭长,南北稍窄,那块河礁伫立于石滩西头,沈落站在石头旁,朝河水里打量起来。

    只见河水幽黑,泛着淡淡的泥腥味儿,近处石滩边泛着白色浪花,远处河面上则浮着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漩涡,根本看不到水下面的状况。

    他稍稍定了定神,探出一只脚,小心翼翼地朝着水中迈步过去。

    结果水边乱石松散,稍一受力便突然向下一滑。

    沈落蓦地一脚踩空,“噗通”一声,跌进了河中。

    此处河水颇深,他整个人都埋入了水中,又被湍急的河水猛地一冲,后背直接撞在了那块巨石上,忍不住一张嘴,直接呛入了几大口混合着泥沙的河水。

    惊慌之下,他忙挣扎着转身,手抓着那块巨石向上攀爬,将头探出水面,猛地吸了一口气,随即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咳咳……”

    沈落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伸手抹了一把脸上河水,心中兀自有些惊魂未定。

    “这地方还真是危险,不过若非如此,那无名天书也不会在此如此长时间,也没人找到了。”沈落如此想着,心中对于无名天书的渴望愈发强烈了。

    这一次,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捏着鼻子,猛地朝水下沉了下去,一手扶着身后的巨石,一点一点朝着水下探了下去。

    入水之后,他慢慢睁开了双眼,却发现河中水质有些混浊,根本无法看清太多,也完全无法看得太远,只能凭借着河礁的辅助,尽可能朝河底摸去。

    令他有些意外的是,这处河床竟然颇深,等他双脚踩在河底的泥沙上时,憋着的那口气已经不够用了。

    他强忍着窒息的感觉,努力瞪大眼睛朝乱石滩下的河底望去,朦朦胧胧间就看到里面似乎有些看不出深浅的泥窟石洞,也看不真切,忙探手过去摸索。

    只是才摸了一小会儿,长时间的闭气,就令他头脑发昏,胸口沉闷,便只能扶着那块又一点点爬升,回到了水上。

    沈落大口地吸着空气,胸口剧烈起伏着。

    等到气息稍微平缓了一些后,他又一头扎进水里,朝着河底沉了下去。

    这一次,为了争取在河底多待一会儿,他下沉的速度快了许多,一到了河底,就立马在水下摸索起来。

    只是水底昏暗,又有泥沙泛起,眼睛能够帮到的忙微乎其微,沈落就只能像是个没头的苍蝇,一顿乱摸。

    不一会儿,气息耗尽,他便只能再次返回。

    等到稍稍恢复之后,又忙一头扎进河底,在乱石滩下四处摸索起来。

    几个来回之后,沈落浮上水面换气时,整个人是又累又冷,嘴唇都泛起了几分青紫。

    他抱着那块河礁,略微仰头朝着西边的天空望去,发现太阳已经开始西斜了。

    “再试试……”

    沈落双目一凝,猛地又吸了一口气,整个人再次向下一沉,朝着河底潜了下去。

    河礁下的一个个泥窟石洞,几乎已经被他摸了个遍,他便绕过石头,朝着乱石滩南侧游了过去,手掌贴着河床往里面摸。

    这一次,当他的右手挤过一个不大的孔洞探向里面时,指尖忽然触摸到了一个与石头迥然不同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