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十七章 下山
    牛师兄正要说话,就听山门外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正朝这边走过来。

    众人惊讶之余,纷纷朝那边望了过去,沈落也不例外。

    只见一个身着春秋观服饰,头戴竹编斗笠的青年男子,正一步一步,极有规律地踩着石阶,缓缓走向山门。

    男子头发乌黑,身形有些削瘦,面容被斗笠遮掩大半,露出的半截轮廓,依然能够看出俊美不凡,隐约有一股不似凡俗的出尘之态。

    “这是谁呀?”旁边有人小声嘀咕道。

    “怎么穿着咱们春秋观的服饰,瞧着眼生啊……”另一人也犹疑道。

    “难道是他?”沈落心中倒是有个猜测,只是没有说出口。

    “那是古化灵,古师弟。”牛师兄看守山门多年,自然认得那人,脸色微变地给出了答案。

    “古化灵?”

    包括沈落在内的所有人,听闻这个名字全都惊讶了起来。

    这可是和丁华、白霄天齐名的三大内门弟子之一,也是有弟子中最为神秘的一个,据说其常年闭关修炼,极少在山上现身。

    其授业恩师,正是那位和罗道人风阳真人同辈的王师伯。

    沈落上山两年多,虽然一直没见过,但却没少听白霄天提起,至少在白霄天眼里,此人比丁华更值得重视。

    “先前传闻,说观里已经准许他独自下山降妖除魔,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一名年纪稍长的弟子,忍不住低声叹道。

    “独自……丁师兄都尚且没有独自下山过,他竟然……”另一名弟子说道。

    众人正小声嘀咕着,见那人已经走到了近前,纷纷止住了言语,恭谨施礼道:

    “见过古师兄……”

    “古师弟……”

    古化灵停下脚步,一掀头上斗笠,露出一张让女人都为之嫉妒的脸庞,对众人打了一个稽首。

    “诸位师兄弟齐聚山门,莫不是为了迎我,倒教我有些愧疚了。”他脸上笑意温和,仿佛在开玩笑。

    众人见他,既有敬畏艳羡,也有妒忌惭愧,竟一时间无人应答。

    “咳咳……古师弟第一次下山行走,收获如何?”牛师兄与他倒是略微熟悉一些,轻咳一声后,笑着问道。

    “斩了一头初蒙神智的黄耗子,不算什么收获。”古化灵拍了拍背上的背囊,笑道。

    其他人听闻此言,心中皆是一惊,第一次下山,竟然不是去对付什么阴煞之物,而是生了神智的精怪!

    沈落也忍不住多打量了他几眼。

    “古师弟果然神勇,佩服,佩服。”牛师兄由衷称赞道。

    其余人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跟着你一眼我一语地拍起马屁起来。

    “诸位师兄弟谬赞了,只要诸位勤勉修行,不管进境快慢,持之以恒,日后定然也能有所建树。这会儿还有回去师父那里汇报行程,就不与诸位多言了。”古化灵朝着众人略微拱了拱手,礼数十分周到得体。

    众人只觉得受宠若惊,连忙纷纷还礼。

    沈落也不得不觉得,同为三大内门弟子之一的古化灵,比起性格不羁的白霄天和眼高于顶的丁华,的确更能收获这些普通弟子的好感。

    哪怕其身影已经远去,众人仍是觉得如沐春风,可等他们回过神,沈落也已悄然离开了山门。

    两年多不曾离开春秋观,即便如沈落一般的心性,也难免有了些许脱身自由的感觉。

    到了土集镇上,他先是去鸿运楼点了一桌酒菜,饱餐了一顿后,又去集市上花了二十两银子,买了一匹体格健硕的黑鬃好马。

    备好了路上的水和干粮后,他才纵马出了土集镇,扬尘而去。

    ……

    登平郡下辖大大小小县城有十余个,其中要数春华县地势平坦,良田最多,故而相对比较富裕,其东临的天平县则受境内九梁山地形影响,土地较少,最为贫瘠。

    与春华县西接的松藩县,因为一条峦水河过境,占了水运之便,成为了往来水运的一个小小中转地,商贾贸易倒是比春华县更为兴盛一些。

    此刻,在松藩县城内颇为有名的秦阳酒楼内,身着一袭青色长衫的沈落,正坐在二楼一个临窗位置,身前摆了几样颇为精致的小菜,正腾腾冒着热气。

    只是他连续三日赶路,一路上颠簸不已,此刻却是没什么胃口,一手拿起筷子,又放了下去,最后抓起一旁的茶杯,轻啜了一口茶水。

    这时,一旁忙碌的店伙计正从桌边经过,被他一声“小二”叫住了。

    伙计一搭肩头毛巾,瞥见他桌上饭菜基本上没怎么动,眉头不经意间挑了一下。

    “客官,有何吩咐?”他一欠身来到跟前,脸上堆笑道。

    “劳驾,跟你打听个事?”沈落道。

    “客官只管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伙计一听不是挑刺儿的,顿时神色一松,笑道。

    “咱们松藩县境内的峦水河水段,可有无渡口?”沈落问道。

    伙计一听这话,神情微微一滞,随即笑道:“客官这话说的就外道了,咱们这松藩县境内光是水陆码头就有三座,渡口大大小小也得有十来个呢。”

    “这么多……”沈落闻言,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他此番以探亲为由离开春秋观,直奔这松藩县而来,所为的不是他物,而正是于蒙祖上在峦水河中发现的那部《无名天书》。

    若梦中一切全是真的,那按照时间推算,这部天书现如今多半还未被于蒙先祖发现,极有可能还安放在峦水河中的某个乱石滩下。

    沈落心从春秋观中得到《纯阳剑诀》的机率微乎其微,保命仙药更是可遇不可求,当下寻找这本记载仙家术法的天书,用其来寻找一线生机,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即使他同样无法学会上面法术功法,也可用这天书和春秋观换仙玉或其他弥补元气的丹药。

    “店家小哥,你可知在这些渡口做那渡船营生的,可有一户姓于的人家?”沈落想了想,又问道。